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19章 我劝你善良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这位拜金女涵涵听到我的话时,神情慌张,转身就要跑。

    我一把拽住了她:“你跑了是事,但你撞死的那位老太太现在就趴在你的后背上啊。”

    “你神经病啊你。”

    涵涵极力的想要甩开我的手。

    我死拽着不放:“你听我。”

    “我不听我不听不听,来人啊,这里有人耍流氓。”

    围观的人群中有几个大爷大妈出面制止了我。

    “你这伙子怎么回事?放手!”

    “你放不放手?不放手我扎你了。”一大爷挥舞着他的宝剑在我面前比划着。

    涵涵趁机甩开我的手臂落荒而逃。

    我清楚的看到在涵涵背上趴在的那个鬼老太太冲我狡黠的笑了一下。

    嘭。

    突兀间,公园门口的马路上响起轿车的急刹声,轮胎摩擦着马路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接着我就看到一个人被撞飞三米多高,重重的摔在地上。

    “完蛋啦!那女孩撞死啦!”

    我拔腿跑过去看到了残忍的一幕,涵涵被装的面目全非,胸上的硅胶都撞出来了。

    叫何志的青年看到这一幕,当场就吐了,跪在地上边吐边哭,声泪俱下。

    我摇头感叹:“好好的一条性命啊。”我抬眼再次寻找那个鬼老太太,她已经消失的无踪影了,反而看到了涵涵的鬼魂一脸木讷的表情站在她的尸体前。

    涵涵抬眼看向我,满眼悔恨。

    我冲她摆摆手示意她跟我一起走。

    我回到摆摊的地方收拾东西装上电动车。

    涵涵坐在后座上,神情悲伤:“早知道我听你的话了。”

    我骑着我的电动车载着涵涵向郊区驶去。

    “阴曹地府在西南方向,等会儿我把你放在十字路口,你自己过去吧。”

    涵涵不甘心的哭泣:“我还很年轻,呜呜呜,我才花了三十万整的脸,还没有回本呢。”

    我翻了个白眼:“现在这个有卵用啊?去了阴曹地府好好的干活,争取到一个投胎转世的机会,下辈子好好的做人。”

    涵涵泪眼婆娑的问:“你对阴曹地府那么了解吗?为什么还要争取投胎的机会啊?”

    “时代变了,以前不用争取投胎转世的机会,现在经济压力那么大,谁还愿意多生孩子啊,甚至有些人愿意做丁克,所以鬼魂的投胎机会也变得少了,不过投胎牲畜的机会很多,你要不要?”

    如今生育率持续走低,阴曹地府的投胎人类名额也是有限的。

    抵达郊区的十字路口,我让涵涵下车。

    “一直往西南方向走。”

    涵涵犹豫了:“我能不能不去阴曹地府报道?我想做一只孤魂野鬼。”

    我厉喝道:“你以为做孤魂野鬼很好玩啊?如果再看到的你话,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涵涵依依不舍的望着阳间的一切,向西南方向的密林走去。

    叮铃铃……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流浪酒吧的老板,威哥给我打来的。

    “威哥,咋了?”

    “根弟,快来我店里,出大事了。”

    我挂了电话,将电动车的电门拧到低,向流浪酒吧驶去。

    我刚到流浪酒吧就看到一群社会上的青年在门口骂咧咧的叫嚣,他们一个个光着膀子,身上描龙画凤,脸上故作凶相。

    看到这个我也是吓了一跳,我只是个道士,我会的那点道术都是对付鬼魂的,也对付不了这些凶神恶煞的社会青年啊。

    更何况我一向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受着”的宗旨在雾都苟活着,从没有跟别人吵过架,打过架。

    我把电动车停到距离流浪酒吧三百米的地方,以免等会儿打起来波及到我唯一的财产。

    我靠近过去才发现这些流浪酒吧门口的社会青年都是对面ktv老板,胖玲找来的。

    我一想就知道胖玲肯定是发觉了威哥他们两口子用扎人了。

    胖玲一马当先,掐着腰在流浪酒吧狂骂。

    我挤进去笑道:“玲姐,还认识我吗?”

    胖玲看到我后,突然变得像一只发了疯的母老虎一样挥舞着双手就挠我。

    我后退几步:“玲姐,这事你做的就不对了,玄学的事就用玄学解决,你找一帮子社会人在这堵住门口不合规矩啊。”

    胖玲指着我吼道:“你这个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来路,敢得罪我胖玲的,我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我低声:“如果这事要是让道教协会知道的话,你觉得你还有好果子吃吗?那后果可是相当的严重哟。”

    胖玲听到我这话就不再叫嚣了,神情犹豫。

    我继续:“这件事我们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如果你要是闹大的话,我一定会向道教协会举报你。”

    胖玲转过身对这些社会青年摆手:“行了,你们都先散了吧。”

    社会青年们一个个骂咧咧的离开。

    威哥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感激的看着我。

    我对威哥:“用你的办公室聊点事。”

    在办公室内,胖玲和威哥的媳妇儿两人都怒视着对方。

    我敲了敲桌子:“把巫蛊娃娃拿出来吧。”

    当威哥把鼓舞娃娃拿出来后我都吓傻了,这也太歹毒了吧,不大的巫蛊娃娃扎满了针。

    胖玲:“你看看这一家人多歹毒,把我扎死了都快,每天晚上做恶梦,睡不着觉。”

    威哥的媳妇儿骂道:“你这个老娘们更歹毒,我和我老公生不出来孩子都是你搞的鬼。”

    我不耐烦的:“搞什么鬼,鬼是能随便搞的吗?正事,你俩以后谁也不准找谁的麻烦,这件事就此过去。”

    “嗯,这件事就过去了。”威哥对胖玲:“以后咱们两家井水不犯河水。”

    胖玲:“行!井水不犯河水。”胖玲忌惮的看了我一眼。

    我对胖玲很好奇,这女人怎么会黑巫术呢?这是道教协会严令禁止的。

    “玲姐,你出身哪里啊?”

    “出身姐啊。”

    “额,我不是问你职业,我是问你为什么会黑巫术?”

    “保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