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13章 给网红抓鬼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我等了一夜,马春喜都没有回来。

    这些厉鬼愤怒的要将我撕碎。

    我吓得举起黄符喊道:“大不了同归于尽!”

    **长怨毒的盯着我:“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们也要将你撕了。”

    “大爷,这事不能怪我啊,你们也看到了我亲手把我的钱给了她啊。”我欲哭无泪,马春喜可是把我给害惨了,竟然这么对我:“大爷,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啊?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出去给你们买。”

    “鬼才信你呢!”

    “你不就是鬼嘛。”

    我抬眼看了看天空,此时天色逐渐亮了起来,这些鬼也该离开了,能熬到天亮而不被它们给杀了,我就算是挺过去了。

    “村长,天快亮了,咱们不能让这子离开啊。”

    “杀了它吧。”

    “对啊!别犹豫了。”

    这些厉鬼义愤填膺的喊起来。

    “盘根!跑!”

    突然一道呐喊响起,我抬眼看去,只见巨鸡子身穿道袍,手持桃木剑在后方挥杀。

    我当即掷出手中的黄符。

    嗡嗡嗡……

    黄符散落在这些厉鬼身上燃烧了起来。

    我一边掷出黄符一边向巨鸡子走去。

    这些厉鬼愤怒的惨叫着想要扑上,每次都被我的黄符轰飞出去。

    巨鸡子不愧是名门正派,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一只只厉鬼灰飞烟灭。

    此时,天亮了。

    这些厉鬼不得不暂避锋芒,四处逃走。

    劫后余生的我抱住巨鸡子:“鸡哥,来的太及时了,我他妈被马春喜给坑了。”

    “先离开这里再。”巨鸡子嫌弃的推开我。

    我俩一前一后的离开鬼庄。

    …………

    此次鬼庄之行,我不仅差点丧命,还被马春喜坑了一千万。

    我又穷了。

    我跟巨鸡子分开后回到了夕阳红宾馆。

    然而,现实又给了我狠狠的一记重拳,夕阳红宾馆的住户都走了。

    连老郭头也走了。

    坐在空荡荡的大厅沙发上,冷清的让我有些不习惯,平时还能跟鬼聊聊天,现在只能摆弄着手机。

    我给马春喜打过去电话,她的手机永远都是关机,微信也不回我,我给她在微信上发信息,言辞诚恳,语气低下,求她能还给我点钱。

    但是,始终没有回我。

    夕阳红宾馆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客户上门,我的生活也变得拮据了。

    这天我蹲在门口吃泡面,好些天没有响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慌忙接通手机:“喂?哪位?”

    “你是张盘根吗?豫东第一道士。”

    “是我,什么事?”

    我心中大喜,总算是来活了。

    “你来彩虹路47号,帮我抓个鬼。”

    “哎!好嘞。”

    挂了电话,我激动的挥舞着双手,妈妈的,终于可以不用吃泡面啦!

    我把吃了一半的泡面直接扔进垃圾桶,从柜台拿出道包,装上黄符,背上桃木剑,骑着我的鸟牌电动车向彩虹路出发。

    彩虹路47号,这里是著名的富人区,一栋栋风格不一的豪华别墅。

    我数着门牌,总算是找到了47号别墅,这是一栋欧式风格的四层花园别墅。

    按响门铃。

    别墅里走出一个白净帅气的少年,锅盖头,紧身裤,豆豆鞋,大花臂,脖子上挂着一串粗金链子,与他这瘦弱的身板完全不搭配。

    我在手机直播见过他,拥有粉丝几百万的社会摇创始人,嘉嘉。

    他狐疑的打量着我:“你就是号称豫东第一道士的张盘根?”

    “是我,是您下的单吧?”我一脸羡慕的:“在直播平台上我也关注了你,你那个社会摇跳的真好。”

    实则跳的真鸡儿垃圾,甩着两条手臂,左扭右扭,还没广场上大妈大爷们跳的有观赏性呢,我最是厌恶社会摇,其实他视频下的那些骂他的评论,也有我的一份。

    嘉嘉脸色淡漠的打开门:“你进来吧。”

    进了别墅的大客厅看到沙发上还坐着两个社会气息浓郁的女孩。

    其中一个女孩我也认识,她是嘉嘉的女友,经常和嘉嘉一起直播社会摇,她是个富家千金,一开始给嘉嘉打赏上百万,成功的引起了嘉嘉的注意,慢慢的成为了恋人。

    嘉嘉坐下来翘起二郎腿,问:“你都会什么?”

    我愣了愣,:“这个应该是我问你,你下的单,是要我做什么?算姻缘?算事业?还是免灾祛病啊?”

    嘉嘉的千金女友指着嘉嘉:“他有怪病。”

    “怪病?在哪?”

    我盯着嘉嘉的眼睛,发现他双眼布满血丝,印堂发黑,这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嘉嘉难为情的脱掉上衣t恤。

    在他后背上竟然有四个黑手印,后背上到处都是抓痕。

    我问:“这些抓痕是你自己抓的吗?”

    嘉嘉点点头。

    我又问:“很痒?”

    嘉嘉不耐烦的放下t恤:“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治啊?问那么多干嘛”

    我看了一眼嘉嘉的女友,她泪眼婆娑的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吴迪迪,你打过胎吗?”

    嘉嘉背后的四个黑手印很,像婴儿的手印,这种症状是怨灵缠身,皮肤上的黑手印里有戾气,进入体内则会感到奇痒无比,如果不及时治疗,不出十天就会把皮肤抓烂,随着伤口感染至全身。

    吴迪迪猛地摇头,坚决的:“我没有打过胎。”

    嘉嘉喝叱道:“这怎么能跟打胎扯上关系啊?你能不能治?不能治滚蛋,我给你差评。”

    妈蛋,怨灵缠身还敢这么叫嚣,老子要不是没钱交房租,才懒得管你呢,出不了一个月你就受不了折磨就会崩溃成神经病。

    “能治是能治啊,不过太麻烦了,你这是怨灵缠身。”既然你这么横,老子要好好让你破点财了。

    吴迪迪惊呼道:“我就吧,肯定是鬼魂!”

    嘉嘉似有心事,不耐烦的:“那你赶紧怎么治吧。”

    我耸了耸肩:“这不是病,需要做一场超度法事,而且你也要跟我实话。”

    吴迪迪疑惑的问我:“道长,你知道缠着嘉嘉的那只鬼魂是谁吗?”

    “一个婴儿,应该是堕胎而致,如果不是你堕胎,那就另有其人。”完我看向另外一个女孩,她神色慌张,见我正盯着她,局促不安的低下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