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10章 有个黑袍人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我苦口婆心的给马春喜讲了一大堆的心灵鸡汤。

    眼瞅着她坚决的心有了一丝松动。

    没成想在这关键时刻,一道瓦碎的声音让她当即就炸毛了。

    在我们身后的祠堂屋脊上,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像蛤蟆一样趴着,黑袍将他包裹的很严实,只露两只眼睛。

    马春喜怒指他:“娘的,还我的尸体。”着马春喜在鹅卵石地抠下一块鹅卵石砸了上去。

    黑袍人站起来就跑,手脚相当的麻利。

    我:“这是个练家子啊,截住他。”

    我贴着墙边猛追。

    马春喜虽体重200斤,但到了这个时候体重已经阻挡不了她愤怒的灵魂了,跑起来不要命,边骂边追还边用鹅卵石扔着。

    我俩一前一后的追着这个黑袍人,在鬼庄转了一圈都没有抓住他,不知道他藏在哪栋房子里了。

    我喘着粗气:“春喜,咱俩别追了,这家伙肯定在套路咱俩。”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尸体。”马春喜环顾四周,低声:“难道你就不好奇吗?什么人敢这么大胆的住在**?”

    马春喜开始劝我留下来了。

    “实话,我真不好奇。”我汗颜道。

    “你还爱不爱我了?”

    马春喜又开始用爱情绑架我了。

    “爱!”

    我的很笃定。

    “爱就留下来跟我一起抓到那个人。”

    我无力反驳,只好硬着头皮留下来:“留是留下来,但是咱俩得准备好一个阵法,不然到了晚上不好过。”

    “行!我教你一个真正的茅山阵法,封魂阵。”

    我兴奋的搓着手:“总算可以学到点茅山的真本事了。”

    其实我对阵法也算颇有研究,熟知各类阵法,但我不会摆阵啊,封魂阵也有过研究。

    封魂阵是茅山派第一代掌教,邱同生真人发明的一种阵法,用十七枚明朝铜钱在地上伪造一个七关,让鬼魂游弋此阵中,永世难出去。

    十七枚铜钱经万人手,阳气很重,便能起到抑制阴气流动的效果,再用“真阳涎”浸泡。

    所谓真阳涎就是人吐出的血涎。

    马春喜多走我的道包,翻找了一阵子,欣喜道:“你还有五铢钱剑啊,你还是有点东西的。”着马春喜就将那一把五铢钱剑给掰断了,将一枚枚五铢钱捡起来。

    我喊道:“你这是暴残天物啊,这么好的五铢钱剑。”

    “你懂个鸡儿啊,五铢钱剑的效果不大,要一枚枚的用,那简直是妖魔鬼怪的克星啊。”

    马春喜咬破舌头,朝这些五铢钱吐了一口血,然后走一步放一枚五铢钱,每一枚五铢钱下放着一张封鬼符。

    马春喜拍拍手:“封鬼阵好了,这下子你放心了吧?”

    我仍然不放心,因为这里是鬼庄,现在大白天的都没信号,没阳光,到了晚上就更恐怖了。

    马春喜:“咱俩分头找,我就不信这家伙还能飞天遁地。”

    “那你要心啊。”

    鹅卵石场地有两条道,一条是我从那里上来的道路,另外一条在右边一直向下延伸。

    马春喜指着左边的这一条:“你走这条。”

    还没等我话呢,马春喜就一路跑去了右边的那一条黑漆漆的路,那条路的两边种植着一排排扭曲的树,茂密的树叶将整条路掩盖住,

    想要找到那个黑袍人就要挨家挨户的找,这些房子破旧又阴森,推开第一户门的时候就闻到了刺鼻的尸臭味,是院子里的一只腐烂的野鸡散发出来的尸臭味。

    堂屋摆放着一口空棺材,院内杂草丛生。

    检查了楼上楼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当我路过那口空棺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在棺材右侧的木板上有符纹。

    “怎么会有符文呢?”

    我探手摸了摸棺材里面冰凉无比。

    “卧槽?难道这棺材里以前有尸体?”

    我蹲下来仔细的观察右侧木板上的符纹,这是用血画上的符纹,这符纹很陌生。

    “不对啊,按理用血画符纹应该是封鬼才是啊,怎么把棺材盖给打开了?”

    我摸着符纹思考着这个问题。

    “血属阳,按理有封印的效果,鬼魂都惧怕,除非……”

    我想到了那只大黑猫,除非是猫血。

    猫血属阴,而且是鬼魂的最爱,一般在这事上能用到猫血的话,那就是炼魂尸!!

    我吓得站起来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马春喜!马春喜!危险啦!赶紧跑!”

    我跑到鹅卵石场地上向着马春喜的那条路跑去。

    跑着跑着突然出现了白色的雾气。

    这是下午,哪来的雾气?

    这时候也不管那么多了,冲进雾气喊着马春喜的名字。

    嗓子都快喊破了,马春喜都没有回应我。

    当我跑出迷雾的时候惊愕的发现我竟然回到了那一片鹅卵石场地。

    “鬼打墙!”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鬼打墙。

    破了这鬼打墙对道士来是最入门的课程了。

    原因就在那团白雾。

    我从背包掏出一张四方黄布,长宽2米,绣着八卦图案,往身上一披再次钻进你了白雾中。

    嗷呜。

    在白雾中突然一阵怪叫在我头顶处响起,那只大黑猫骤然扑下来。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当即抽出背后的桃木剑胡乱的挥砍了两下。

    大黑猫攀附在墙壁上,一双妖异的眼睛盯着我,嘴里发出“呜呜呜”的愤怒声。

    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这只大黑猫就是带着我去找马春喜的那只,不过这家伙的眼睛显然和刚才不一样了。

    看来是遇到道行深的了。

    嗷呜。

    大黑猫再次向我扑过来。

    我抽掉披着的四方黄布,张开了对准它。

    这家伙扑过来就被我用黄布给包裹住了,在黄布内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

    叫了有一会儿,黄布浸出了血,越来越多,把黄布染红了一大片,猩红的血液滴落在地上。

    我忙打开黄布,那只黑猫疯了一样撕抓着自己的脑袋,身体,用它锋利的爪子将身体撕裂出一道道血口,血液涌流出来。

    我吓得慌忙扔掉黄布,那只大黑猫也奄奄一息了。

    这时,白雾以肉眼看的速度散去,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那个黑袍人,一双阴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