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8章 小鬼庄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这寥寥的四只老油鬼很不对劲,这深山老林中没有上百只老油鬼都是不对劲的。

    我问:“怎么回事?怎么就你们四个啊?”

    一精壮的鬼:“半个月前有个女道士招我们,我们大家都想着要冥钱,没想到那个女道士竟然出手要杀我们,好多鬼都被杀掉了。”

    起这个,这四只鬼仍然心有余悸,苍白的脸上浮现出骇然的神色。

    果然还是马春喜。

    “那个女道士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半个月前就来此地了,马春喜不知道现在跑什么地方去了呢。

    “她去鬼庄了。”

    听到这句话,我顿感头皮发麻,鬼庄是个村庄,民国时期,一场瘟疫害死了整个村庄的人,这些村民的尸体经过火烧,防止瘟疫扩散全都掩埋在村庄里了。

    鬼庄是后来人们给它重新起的名字。

    即便是我和巨鸡子这样的道士都不敢轻易去鬼庄,那里煞气极重,但它又是借尸还魂最佳的选地,成功率高达80

    马春喜要为她父母借尸还魂的话,去那里就对了。

    此去凶多吉少,我得往道士群里发个消息,高价招聘各路道士前来相助。也希望名门正派能来几个道士帮助一下。

    但是信息发出去半个时都没有人愿意来,都在群里风凉话,他们深知鬼庄是禁地,我出的价格再高,没命花也是白费。

    我只能一个人前往鬼庄了。

    …………

    鬼庄距离此处有300里地,等我雇车赶到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尽管天色渐亮,但鬼庄方圆十里不会有阳光,它地处峡谷之中,风水属阴,水龙盘踞,遮天蔽日,属于大凶之地。

    就是这般凶地才成就了今日的禁地,鬼庄。

    鬼庄在峡谷中,四周曾经还有一条山路,由于常年无人进出,道路也长满了杂草。

    我顺着这条山路往下走,随处可见冥币,香火。

    这些东西明显就是马春喜撒的,为了诱惑出鬼魂。

    让我的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马春喜去哪搞两具尸体呢?

    借尸还魂对尸体要求相当考究,死亡时间不超过十天,更佳的时间为第八天,第九天,十天这三天的时间内。

    没有过头七的尸体不能要,因为一旦鬼魂头七回来会看它的尸体,一旦发现尸体不在了,必然会闹出幺蛾子,在闹市中吓唬孩,制造车祸等等。

    必须要让死者安心的离开。

    沿着山路走向鬼庄,当我看到鬼庄的村口牌坊时,周遭的气温就开始变得冷了,鸡皮疙瘩开始冒出来。

    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向前跨一步,气温在15度,向后退一步,气温是30度。

    当我跨进牌坊时,阵阵阴风吹起,脚下枯叶打着转的掠上空中。

    抬眼看去,一座座古朴厚重的青砖绿瓦的房子映入眼帘,屋脊,墙壁上长满了苔藓与“爬山虎”。

    一扇扇黑漆漆的窗户都面朝我这边,大老远就能闻到房间内散发出来的霉气味。

    再走二十步就到了石块铺成的道路,沿着石板路向上走,左右两边就是房子了。

    石板路上有撒的冥币,石缝中插着香火,抬眼看去,一排排香火还冒着丝丝烟雾,一直向上延伸。

    我继续朝上走,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以前听过关于鬼庄的传闻,没有来过,难免有些惊慌。

    人的恐惧来于未知。

    走了一段路程发现这村庄的房子格局布置很杂乱,传统的房子讲究坐北朝南,鬼庄的房子往哪个方向朝的都有,非常的乱。

    走到尽头就是一片空旷的场地,场地用鹅卵石铺成,有一个四方石台,宽约2米,高约1米,光滑锃亮。

    石台的右侧是一个老宅子,貌似宗祠堂的建筑,年代久远,破败不堪。

    石台上摆着一张桌案,桌案上有香炉,有八卦图,有三株高香,看这场面应该是马春喜做法了。

    场地上的东南西北四个角都有一堆燃烧成灰烬的篝火,现在还冒着白烟,到处都是散落的黄纸与冥币。

    我走进祠堂,想要喊一声马春喜,转念又一想,不要打草惊蛇,马春喜肯定不会见我。

    祠堂是个四进四出的大院子,内部是杂草丛生,蛇鼠出没,而且这座祠堂很多房间已经塌陷。

    “咦?怎么回事?”

    忽然觉得这祠堂比外面还要冷一些,越是靠近北边就越冷。

    我捋起袖子,用肌肤感受这股冷,向北边走了几步,更是觉得寒冷,要知道现在也才7月而已,并不是那么寒冷。

    当我走到一间屋子前时,更加寒冷。

    我推开了门,眼前的一切使我窒息。

    房间内堆满了大冰块,用这些冰块垒成一个高两米的圈,在圈内摆放着两具尸体。

    两具尸体,一男一女,岁数都在40岁左右,没有一点伤势。

    我都惊住了,马春喜是从哪里找到的这两具尸体啊,简直是借尸还魂的好坯子啊。

    我的脑海中瞬间就想到了两个阻止马春喜施展禁术的办法,其中一个是报警,但马春喜也会被抓起来。

    第二个就是将这两具尸体火化了。

    显然,第二个办法是可行的。

    但是马春喜去哪了呢?她到现在还没有施展禁术,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我走出这个房间,向后院走去。

    在第三进的院子里看到了一些打斗的痕迹,马春喜的道包丢弃在一旁,她的道包比较容易认出来,道包上挂着猪佩奇等公仔的佩饰。

    桃木剑也断了,黄符散落一地,还有一滩血迹。

    看到这些,我更加确定马春喜出事了。

    而后我找遍了祠堂里所有的房间都没有找到马春喜。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马春喜可能遇害了,要知道这里虽然称之为“鬼庄”其实这里大多都是厉鬼,极为强悍,马春喜想要凭一人之力屠杀掉鬼庄所有的鬼,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喵!

    一只黑色的猫在破旧的屋脊上冲我叫了两声,然后轻盈的跳到另外一栋房的屋脊上。

    它似乎是在暗示我跟着它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