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7章 我的好友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我和老郭头目送阿瑶奶奶去阴曹地府报道。

    老郭头欲言又止,强颜欢笑着向阿瑶奶奶挥手。

    我:“再不就来不及了。”

    “唉,不了,其实一个人也挺好。”

    我翻了个白眼:“嘴硬。”

    阿瑶奶奶消失在黑夜中,夕阳红宾馆又剩下了我和老郭头,一人一鬼。

    …………

    我决定要去寻找马春喜,不得不把夕阳红宾馆暂时关门一段时间。

    挂上我的道包,装上所需要的抓鬼家伙什,登上寻找马春喜的路途。

    第一站我先去了马春喜的老家,四川。

    马春喜是祖传道士,她爸就她这么一个闺女,本以为祖传到了他这一辈就传承不下去了,没想到马春喜一出生就自带阴阳眼,不用培养,这一下子可高兴坏了马春喜的父亲,从就严格的培养马春喜。

    从而,马春喜在业内成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人过于高傲,各大教派邀请她入教,她藐视所有教派,从此也得罪了所有名门正派出身的道士。

    因为卡里有了千万,身板也硬气了,直接坐了飞机赶到四川。

    下了飞机直奔马春喜的老家。

    两个月前来做过客,所以熟知马春喜的家庭地址。

    这是一处还算高档的区,毕竟做道士这一行还是很吃香的,因为喜好风水的都是大富豪,无论是家里的布置和豪宅的位置,这都需要一位有着二十年以上道行的道士来看。

    我敲了一阵子门,无人应答。

    “你找谁啊?”

    对门大婶听到敲门声走了出来。

    “大婶,这家人呢?”

    “这家人没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啥意思?”

    “唉,姑娘挺可怜的,她父母在同一天跳楼死了,姑娘给父母办完丧事就走了,我再也没见过。”

    “跳楼?”

    情况有点超出我的想象了。

    我在区附近等到了深夜,撬开了马春喜家的门。

    门推开,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厉鬼?”

    房间的阴气应该是很早前留下来的,这么多天没有散去,可见阴气有多重。

    能散发出这么厚重阴气的,也只有厉鬼了。

    鬼的划分比较有趣:

    最低等的就是鬼魂,会飞,会控制人的行为。

    其次是厉鬼,会飞,会控制人的大脑,行为。

    再者就是恶鬼,会飞,会控制人的大脑,行为,下诅咒。

    对于这种三种鬼,以我目前的道行还是勉强能震摄,一旦超出恶鬼的级别,那我就不堪一击,恶鬼以上属于实体,恶鬼以下属于魂体。

    但即便是厉鬼,特使着实让人头疼,厉鬼恶毒不,还很狡猾,遇到打不过的道士,它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杀害道士的亲朋好友。

    在房间里翻了一下并没又找到有效的线索。

    我总算知道马春喜为啥要得罪阴司了。

    可是厉鬼为什么要害马春喜的家人呢?

    看来要去拜访一下青城山的老友了。

    我给青城山的老友,巨鸡子打了一通电话。

    “在哪呢?”

    “盘根?”

    “是我。”

    “我在道观里呢,怎么了?”

    “我现在就在cd,有事找你。”

    “你来cd干嘛?”

    “因为马春喜的事情。”

    “额……这样吧,你先找个酒店住下,然后告诉我酒店的名字,我去找你。”

    “好。”

    我找了个五星级酒店住下,给巨鸡子发过去酒店位置。

    大概过了一个时,巨鸡子就敲门了。

    许久未见的青城山道士,巨鸡子,如今愈发的雄壮,180的身高,200斤的体重,魁梧如斯,脸色黢黑,孔武有力。

    以前就跟巨鸡子并肩作战杀掉了一只恶鬼,这家伙的强悍是业内公认的。

    巨鸡子调侃道:“盘根,最近赚大钱了吧,这么奢侈住五星级酒店。”

    我拉住他的手,欲哭无泪:“鸡哥,救我。”

    “坐下吧。”

    我俩沙发上,我给巨鸡子倒了一杯茶水。

    “鸡哥,你肯定知道马春喜一家人的情况,你怎么回事?”

    巨鸡子:“这件事大也大,也,就看马春喜的态度是什么样子了。”

    “噢?不是得罪阴司了吗?还能是事?”

    “马春喜太过分了,她爸妈被厉鬼控制了行为和思维,从楼顶跳下去死了,她一个人杀了厉鬼不,还将这方圆一百里的鬼魂全都屠杀了!”

    这句话让我直冒冷汗,怪不得阴司会找她。

    巨鸡子接着:“当时我们青城派的来阻止她,反而被她伤了四名道士,现在各大教派都再找她。”

    我两手一摊:“确实过分,不过还好你没出手。”

    “唉,我也被掌门数落了一大堆,我没有团结意识,没有团队意识,放纵歪门邪道。”

    我掏出一条软中递给巨鸡子:“鸡哥,这次什么你也要帮帮我。”

    巨鸡子拆掉那条软中,抽出一根吸了起来:“啧啧啧,好烟就是好抽。”

    “你别光顾着抽啊,先啊。”

    “马春喜肯定在四处虐杀鬼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下一步肯定会帮她父母借尸还魂。”

    “卧槽!这妮子是要逆天啊。”

    在业内,借尸还魂不是不可以,但那是禁术,施展禁术,起步价折寿5年!

    我问:“在哪能找到马春喜啊?”

    巨鸡子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急傻了啊?问鬼去啊。”

    我一拍脑门:“妈蛋,差点把这个给忘了,急得我焦头烂额的。”

    巨鸡子又:“别在这块地方招鬼了,全都被马春喜给屠杀了,换个附近的城市。”

    “行!多谢鸡哥,不过等我找到了马春喜,你要帮我一起劝她。”

    “嗯,行,这个帮我还是会帮你的。”

    巨鸡子离开酒店,我也没有在这个五星级酒店住,当晚就包了一辆出租车去了附近的城市。

    两个时抵达附近的城市。

    我特意去了附近的大山里,因为有些老油鬼喜欢待在深山内。

    我找了一块空地,用朱砂画上一个圈,撒一些冥币在圈里。

    右手持符,左手掐诀,脚踢罡步。

    黄符自燃,周遭的空气开始变得冷了。

    几个老鬼蹲在圈外,垂涎的看着圈内的冥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