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6章 冒死请了一回阴司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普通的铜钱剑是用清朝各皇帝的发行的铜钱串连在一起的。

    而这把铜钱剑则是汉代五铢钱串连成的一把铜钱剑,其震摄妖魔鬼怪的威力远比清朝时期的铜钱强大。

    “李昭,这把铜钱剑在哪收的啊?”

    我拿起这把五铢钱的铜钱剑,厚重质朴,由于年代久远,上面锈迹斑斑。

    “一个老道卖给我的,当时花了两万块钱。”

    “我要了。”我把阿瑶奶奶的那个翡翠手镯给了李昭:“这个翡翠手镯就当给你的钱,多的也不用找了,就当是这次你帮我卖耳坠给你的好处费。”

    李昭眼睛一亮,接过玉镯:“啧啧,盘根,你那里每天都能收到好东西啊,可惜我的道行不深,不然的话,我也去开个阴阳宾馆了。”

    “吓都吓死你了,你还敢开啊。”

    李昭以前做道士的时候,用牛眼泪看过一次鬼,吓得当场羊癫疯就犯了。

    道士怕鬼,这是在行业里会遭到嘲笑的。

    约半个时,一辆黑色的奥迪q7停在门口。

    一个头发花白的清瘦男人走进店内。

    李昭为我介绍道:“盘根,这位就是我跟你的收藏家,傅祥,祥爷。”

    “你好,我叫张盘根。”我与傅祥握了握手。

    傅祥一看就是正儿八经的玩主儿,地道的四九城人,手腕上有两串已然包浆成功的蜜蜡金刚,价值不菲。

    傅祥笑道:“我听李昭提起过你,人称豫东第一道士。”

    “不敢当。”

    李昭把那一对耳坠递给傅祥:“祥爷,您上眼。”

    傅祥眼睛微眯,心翼翼的接在手中打量起。

    良久,傅祥抬眼看着我:“你想卖多少钱?”

    “1500万。”

    傅祥愣怔了一下,转脸看向李昭:“这个价格有点高啊。”

    李昭笑道:“祥爷,这东西如果放到拍卖行的话,少要两千万。”

    傅祥伸出一根手指头:“1000万。”

    李昭看向我:“盘根,一千万你觉得怎么样?”

    “1100万。”我想多赚那一百万,给李昭当做好处费。

    傅祥犹豫了有十几秒:“怎么付钱?”

    轮到我愣了,这笔交易就这么成功了吗?

    我把我的银行账号给傅祥写了下来。

    傅祥:“以后要是有什么好东西,随时可以来找我。”

    “一定一定。”

    傅祥打了一通电话,了我的银行账号,在一个时内,我的账户里多了一千一百万。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整个人都飘的忘乎所以了,尽管有一千万在这座城市也只能算是刚刚脱贫而已。

    我激动的与傅祥握了握手:“感谢。”

    “我应该感谢你,你的这对耳坠是我见到过最好的耳坠了。”

    与傅祥寒暄了几句,他驾车离开。

    我用手机给李昭转了一百万:“这一百万是我给你的好处费。”

    李昭晃了晃手的里翡翠手镯:“你已经给过我了,怎么还给啊?”

    “多要这一百万就是给你的。”

    李昭笑问道:“现在有了一千万,是不是该跟马春喜求婚了?”

    “她消失的无影无踪,找也找不到啊,先首付个房子再吧。”

    李昭勾住我的肩膀:“盘根,做哥的给你一句忠告,马春喜你驾驭不了,还是换个吧,我一远房表妹就不错。”

    “拉倒吧,前几天有个鬼要给我介绍他两个闺女,我都没同意。”我叹气道:“不过最近马春喜似乎是遇到了困难。”

    李昭:“据可靠消息,我以前的同门师哥跟我,马春喜得罪了一位阴司。”

    我吓得打了个激灵:“得罪阴司?这妮子不想活了啊!她做什么事了?”

    我想到那天马春喜急匆匆的来找我,借了二十万就离开,就觉得事情不简单,毕竟马春喜家庭背景很雄厚,一般的妖魔鬼怪她都能应付。

    李昭:“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你也知道马春喜都是独来独往,业内也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得罪的阴司,总之,她想要活命的话,那就要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阴司不同于妖魔鬼怪,它们掌管着阴间各个部门,一般都很少出现在阳间。

    每一位阴司都非常强大,得罪它们无疑是在找死。

    看来得管管马春喜了。

    从古玩市场离开,我去了香火店,把两家店的香火,冥币全都买光,让他们送到夕阳红宾馆。

    为了帮助阿瑶奶奶争取到一个名额,必须要贿赂一下各路阴司。

    仅仅是冥币,我都买了一吨多,各种高档香火应有尽有。

    到了晚上,万事俱备,只欠一场请鬼法事了。

    我摆好台案,摆上各种符箓,一把跟随我多年的桃木剑,法场四周插满了香火,袅袅升起。

    我右手持符,左手掐诀,脚走罡步。

    “豫东第一道士,张盘根恭请各路阴司,备下金钱千千万,备下香火万万千。”

    右手黄符自燃而起。

    我猛地睁开眼,左右环顾,只见瘴气四起,阴风阵阵,所有鬼魂都跑的远远的瑟瑟发抖。

    白色的瘴气荡起涟漪,一位手持绿色灯笼的阴司出现了。

    我旋即闭上眼睛。

    这一刻是最忌讳的,不能跟阴司有目光接触,将委托的事情写在黄纸上,它们如果愿意帮忙,就会拿走黄纸和冥币,香火。

    如果不愿意,那它们会转一圈离开。

    良久,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冥币,香火以及桌子上的那张黄纸都不见了。

    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一抹脸,尽是冷汗。

    其实我还想询问一下关于马春喜的事情,不过我担心因此会激怒这位阴司,还是先联系到马春喜再吧。

    请阴司对每个道士来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回到夕阳红宾馆,老郭头,阿瑶奶奶吓得都快魂飞魄散了。

    阿瑶奶奶激动的握住我的手:“道长,真是太感谢你了。”

    我心有余悸的笑了笑:“我也是命大,为了钱也是豁出去一次了。”

    老郭头很不舍的阿瑶奶奶去投胎,阿瑶奶奶的出现让老郭头不再那么寂寞了,想让阿瑶奶奶留下来陪他。

    不过,老郭头没有出挽留的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