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4章 想着法赚死人钱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虽然心里有百般不舍把20万借给马春喜,但每每看到她惊为天人的容颜,我毫无抵抗力。

    我当面用手机给她转过去。

    她收到钱后,拍着我的肩膀:“盘根,你最近要心点,可能要出大事。”

    我拽住她柔软的手掌:“春喜,你能告诉我啥事吗?让我好有个准备啊。”

    马春喜:“具体我的也不清楚,总之你要做好准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生了,不跟你了,我得走了。”

    马春喜风风火火的开着她的吉普车飞驰而去。

    我望着扬起的尘土失落了,马春喜是个神秘的人,做事都是单独行动,消失起来更是离谱,消失几个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回到大厅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黄怡樱下了楼。

    “道长,刚才那女的是谁啊?”

    “朋友。”我狐疑的问:“你怎么不睡觉啊?跑下来干嘛?”

    鬼魂都是白天躲起来休息,只会出现在比较阴暗且没有阳光的地方。

    黄怡樱多愁善感了起来:“道长,我一直都没有休息,心里惦记着男朋友,舍不得阳间。”

    “去阴曹地府的时候,喝孟婆汤后你就适应了,喝了孟婆汤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实在困得不行,就随便打发了黄怡樱再继续问下去,躺在沙发上就睡了。

    …………

    晚上的时候,黄怡樱出发了。

    今天是她的头七,她要去见见她舍不得的人,尽管白天我给她做了很多的心理辅导,不过这姑娘仍然心有牵挂。

    我担心她会做出不明智的冲动就骑着电动车跟在她身后。

    到了黄怡樱家的高档区,我没有跟着进去,就站在门口起到一个震摄的作用。

    黄怡樱回了家,我坐在电动车上点了一根烟抽起来。

    时间不长,大概半个时,黄怡樱就下来了,泪眼婆娑,眼神绝望。

    我叹了口气:“上车吧,我再送你最后一程。”

    黄怡樱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搂住了我的腰不住的抽噎着。

    我载着黄怡樱一路向西南方向走去,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把她放下来。

    我抬手指着西南方向:“一直往西南方向走,一直走。”

    黄怡樱一步三回头的向西南走去。

    我目送她离开。

    送鬼去阴曹地府这事,我做过很多次,夕阳红宾馆就像阴阳两界的中转站一样,死后成鬼魂就会来夕阳红宾馆住上七天,头七过后则会去阴曹地府报道。

    但是有些鬼魂留恋阳间则会晚些时间再去阴曹地府报道,甚至有些比较有钱的鬼魂会在夕阳红宾馆住下来。

    比如,夕阳红宾馆长住客人,老郭。

    他在夕阳红宾馆住了大半年了,是国内某集团创始人,资产百亿,死后想要看看他的集团会走向什么程度,所以就一直住在夕阳红宾馆的总统套间。

    当然了,他托梦给他的孩子们,让他们每月给我送房租,一月两万块钱,管香火。

    虽然这样做是犯了阴间的律例,但是这么赚钱的生意,我也会偶尔犯一下。

    回到夕阳红宾馆已经是深夜了,看到一个人影在宾馆门口徘徊。

    为什么人影呢?因为鬼没影子。

    “谁啊?”我喊了一声。

    “你是叫张盘根吗?”

    我凑近一瞧,竟然是个女孩,而且这女孩很面熟,我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是?”

    “我叫许悠悠。”

    我猛地想了起来,这是我家老爷子的酒友,老许的女儿。

    我诧异道:“你怎么大半夜的来了?有事?”

    许悠悠这姑娘长得着实水灵,曼妙的身材,圆润的脸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很是灵动。

    许悠悠神情有些惶恐:“我最近老是梦见我爸,连着好几天都做同样的梦。”

    我问:“啥样的梦?”

    许悠悠:“我爸让我来找你。”

    “找我?”我心想不会是老许让他姑娘嫁给我吧?

    许悠悠点点头:“好几天都是这样的梦,让我来找你,我也不知道啥事,刚才做梦吓醒了,我爸在梦里生气,非要我来找你。”

    我掐指一算,哎呀!现在是开学季,老许给他闺女托梦,恐怕是来要学费的吧。

    “我知道你爸的意思了。”

    我回宾馆的柜台上拿出晋升的两万块钱的现金。

    许悠悠见我给她钱,忙推开:“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钱啊,你爸的意思就是让我帮你们出学费以及生活费。”

    许悠悠“噗嗤”笑了:“哪有你这样的啊,凭着一个梦你就给我钱啊。”

    我汗颜,毕竟这事跟她也不通,即使了,她也不一定信。

    我把两万块钱塞给她:“这钱你务必要拿着。”

    “我不拿。”许悠悠很坚决,转身就要走。

    我拦住她,郑重的:“你先把这钱拿回去,你爸就不会出现在你梦里了。”

    “真的?”

    “绝对是真的,你拿回去试试就知道了。”

    许悠悠半信半疑的接过我的钱:“这,这算怎么回事啊?”

    我拍拍她的肩膀:“回去吧,以后只要你爸在你梦里让你找我,那你就来拿钱。”

    许悠悠哭笑不得,又跟我推辞了一番。

    好不容易服许悠悠回去,我也松了口气。

    看许悠悠离开的背影,我也是欲哭无泪,被马春喜借走了20万,又给许悠悠一家人一些,现在我银行卡里就剩下一些零钱了,得想办法赚钱啊。

    于是,我把夕阳红宾馆的两扇门都打开,把八卦图案卷起来,开门迎客。

    看了看墙上的挂表,深夜11点正是好时候,这时候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们都该出来散步觅食了,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见谁家死人,他们就去蹲点看能不能捡点冥钱和吃点香火啥的。

    我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迎客,鬼来鬼往的都往我这瞥一眼,但都是望而兴叹。

    这些老油鬼们四处流浪,家人只是每逢过清明节的时候烧点钱给他们,哪有什么贵重物品来住宾馆啊。

    这时,一位穿着雍容华贵的老太太迈着健步走过来,苍白的脸上扬着笑容。

    我忙起身相迎:“住店?”

    老太太点点头:“住店,你们这店收冥币还是收人民币啊?”

    一听这话就知道才死没多久。

    “收人民币或者金银首饰都可以。”

    老太太摘下手腕上的翡翠玉镯:“这个能住多久?”

    我上眼一瞧,好家伙,这翡翠玉镯不仅纯粹,而且还有些年头了。

    “能住一个月,总统套房,管香火,24时热水,送阴间指南一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