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3章 两百斤的女神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所有看热闹的住户纷纷回了家,原本热闹的区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对着空无一人的区怒吼道:“黄怡樱,黄毛,我给你们十个数的时间,不出来的话,我将你们打的魂飞魄散。”

    “1,2,3,4,5,6,7,8,9,91,92,93……”

    黄怡樱和黄毛都没有出现,看来我的震摄还是不够,不拿出点真本事,他们是不把我当成豫东第一道士的。

    我用朱砂笔在地上画了个圈,在圈里撒了一些冥钱,点燃烧了。

    右手掐诀,左手持符,口念招鬼咒。

    “天长水,地长水,金长水,三水并一水,叫大鬼,请二鬼,四个鬼把磨推,正推正转,倒推倒转,如若不转,压在阴山下面,寄骨千年不许出世,南斗六郎,北斗七星,太上老君急急敕令!敕!敕!敕!”

    咒语念完,左手黄符自燃。

    我低头一看,十多个男女老少鬼蹲在我刚从画圈的地方,眼巴巴的看着圈里的冥钱。

    我问:“这附近有没有一个姑娘还有一个黄毛的鬼?”

    一老妪抬手指了指一栋房的房顶:“在上面。”

    我抬眼一瞧,黄怡樱和黄毛正站在房顶监视我。

    我指着他俩怒喝道:“你俩真以为老子不敢动你们是吧?”

    黄怡樱哭喊道:“道长,你就随了我的心愿吧,我只想让我男朋友跟我一起走哦,我离不开他。”

    “两个初入阴间的鬼敢跟豫东第一道长叫嚣,很好,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我转而对那十几只鬼:“给我抓到他俩,我让你们在阴间过的舒坦一些。”

    我又从道包里掏出了几千亿冥钱扔进圈里。

    呼呼呼。

    这十几只鬼犹如饿狼一样飞身而去,他们可都是混迹在阴间几十年的老油鬼了,阴间和阳间一个道理,没钱都难生存。

    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黄怡樱和黄毛哪见过这阵势啊,吓得想要飞身逃走。

    十几只鬼把他俩包围在半空中,想要逃走是不可能了,他俩险些被这些老油鬼给撕碎了。

    这些老油鬼把他俩带到我面前,我掏出乾坤袋将他俩装进了袋子里。

    “谢谢诸位了。”

    我用脚把圈踩出一个缺口,他们就可以拿到圈里的冥钱了。

    我骑上的电动车返回夕阳红宾馆。

    直接将大厅墙壁上的超大八卦图案给放了下来,平时我都是卷起来,遇到那些厉鬼,恶鬼就会放下来,防止它们进来。

    我掏出乾坤袋将他俩放出来,抽出柳条在他们身上抽打起来。

    “妈的!给你们脸了是吧?咋不上天呢?”

    边抽打着边喊着。

    黄毛和黄怡樱在地上痛苦的翻滚,每抽打一柳条,他们的魂体就会淡化一些,如果持续抽打的话,会将他们魂飞魄散,化成尘世间的一缕青烟。

    黄怡樱哭喊着:“道长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我放过黄怡樱,又狠狠抽打了一下黄毛:“你这个b崽子,活着的时候不当好人,死了不当好鬼。”

    黄毛跪在我面前不停的磕头:“再也不敢了,求求道长别打了,我发誓再也不敢了。”

    “你给我滚出去。”

    我打开门让黄毛滚蛋,住在这里不交房租还带坏其他的鬼。

    黄毛还想什么,被我又抽了一柳条,撒腿就跑了。

    我转身用柳条指着黄怡樱:“过了头七就赶紧去阴曹地府报道!”

    不过我还是能看出黄怡樱脸上的那种不甘心。

    我坐在大厅沙发苦口婆心的:“你即使不甘心,你也不能把你男朋友害死吧?你这事了就违反阴阳平衡,大了你就是犯了三界规律,我要是不及时找到你,你肯定会被阴司秒杀的。”

    黄怡樱抽噎道:“可,可是我不想离开他,即便我成为鬼,我也想每天看到他,永不投胎。”

    我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投胎就那么容易啊?现在阳间生育率降低,阴间投胎的机会就变少了,倒是牲畜的投胎机会很多。”

    “啊?”黄怡樱错愕道:“还有这么一啊。”

    “当然了,如果你在阴间好好表现的话,或许还能争取到投胎人类的名额呢。”我尽量把阴间描述的好一些,让她对阴曹地府产生向往。

    “道长,为什么别人看不到我们,你能看到我们呢?”

    我指着自己的眼睛:“时候就经过千锤百炼,打就用牛眼泪抹,逐渐的阴阳二眼就开窍了,左阴右阳。”

    我们这一行都是从开始培训,阴阳眼也是如此,有条件就请道行深的道长来开阴阳眼,没条件的就自家从培养,用牛眼泪一天三抹,连续抹十年就能有阴阳眼,就能看见鬼魂了。

    当然,命不硬,五行短缺,身体虚弱的这些人也能看到。

    我给黄怡樱讲了一大堆关于阴间的好事,讲述了两个时,她总算是开窍了,答应我过了头七就去阴曹地府报道。

    …………

    清晨,我还在大厅沙发睡得正酣,突然一阵砸门声将我惊醒。

    我忙不迭的跑去开门,只见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帘。

    她声音细腻,娃娃音:“盘根,借我20万。”

    “春喜?”这独特的声音是多么的熟悉,我激动的险些尿了:“春喜,你去哪了啊?你消失整整两个月啊。”

    马春喜,我暗恋的对象,人称道教一枝花,她有天使一般的面孔,精致的五官,一颦一笑都令人魂牵梦绕。

    但她也有八戒一样的身体,体重200斤,虽然她有170的身高,但看起来膀大腰圆的着实魁梧。

    马春喜是名门正派出身,正儿八经的茅山派,其父亲过早的死亡,导致她现在在茅山派没了地位,不过她一身高深莫测的道行却令人佩服。

    我仔细的打量起马春喜,她神情憔悴,手臂有伤,双眼有血丝,显然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我问:“你遇到啥事了?能跟我一下吗?”

    马春喜:“没什么事,就是缺钱了,借我20万。”

    20万对我来不算数目,我接管夕阳红宾馆确实赚了一些,这些年也有点积蓄,本打算先买个房子付首付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