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2章 请不要盲目殉情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从电动车上卸下来道包,背上桃木剑走进灵棚。

    明来意后,老许的家人对我还很客气,又是递烟又是倒水。

    我:“先摆上桌子吧,我给许叔先做一场法事。”

    在老许家人的帮助下,摆上桌子,摆上贡品。

    我从道包里掏出香炉摆在桌子上,点燃三柱清香。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我单手掐诀,脚踢罡步,捏起一张往生符掷向空中。

    轰。

    黄符自燃。

    我收剑鞠躬,刚直起腰就看到老许的鬼魂站在我面前,瞪着一双怨恨的眼睛看着我。

    我吓得打了个激灵,低声问:“许叔,你怎么还在这啊?”

    “我不在这我去哪?你给我我能去哪?”

    老许暴跳如雷。

    其实我很能理解他,他有些怨恨我家老爷子,当时是我家老爷子邀请老许喝酒,没成想把命喝没了。

    我:“你先去夕阳红宾馆,等我回去,我再跟你细。”

    “赔钱!”老许指着灵棚里的俩姑娘:“我这俩姑娘都还没出嫁呢,两个都还在上大学。你娶一个。”

    “啊?!”我汗颜道:“许叔,没这么玩的吧,我赔给您家点钱,你看行吗?”

    实话,老许家的这俩姑娘长得是模样俊俏,身材高挑,但我已经有了暗恋的人,我是一个比较专一的男人,尽管她俩很漂亮,我是不会动心的。

    老许伸出一根手指头:“你要是不娶我家姑娘,那你必须赔偿一百万。”

    “额,这也太狠了吧?便宜点。”

    “这样吧,我也不让你赔偿了,我家姑娘的全部学费,生活费以及俩姑娘未来出嫁的嫁妆,你给我出了。”

    我想了想,这要求确实不过分,满口答应下来了。

    我走到灵棚前,掏出了一万块钱:“许婶,这是我家的一点心意,我许叔去世,家里没了经济来源,以后缺钱尽管来我家拿。”

    “这怎么能行呢,孩子,你赚钱也不容易啊。”

    许婶坚决不要。

    我把这一万块钱当成份子钱交给了管事儿的。

    我骑着电动车回到夕阳红宾馆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泡了一碗方便面正准备吃,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

    我撂下饭碗跑上了五楼。

    果然,555套房里的那个黄怡樱不在了,而她对面的那个社会鬼也不在了。

    我敲响了旁边的房间:“开门。”

    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头,拄着拐杖走出来:“老郭,你隔壁的那个姑娘呢?还有对门的黄毛。”

    老郭想了想:“我隐约听到黄毛跟那姑娘什么报仇之类的话,那个该死的黄毛估计没按什么好心,怂恿那姑娘干坏事去了吧。”

    我突然想到了黄怡樱的死因,难道黄怡樱想让黄毛出头帮着去害她男朋友了?

    我看过黄怡樱的身份证,知道她的家庭住址,当即跑下楼,背上我的桃木剑,挎上道包赶往黄怡樱家。

    黄怡樱家是一片高档区,这里的房价极高,每平一万五左右,家境这么优越,怪不得黄怡樱的父母不愿意自己的闺女嫁给穷子呢。

    我敲响门,一个憔悴的中年妇女开开门。

    “你找谁?”

    妇女见我挎着道包,背着桃木剑,狐疑的看着我。

    我随便编了个瞎话:“我路过此地,见这里阴气极重,想必你家有人去世吧?”

    “你看错了。”着,她就要关门。

    我用手推住门:“你女儿是被你们逼死的吧?”

    我这话更是让她惶恐不安:“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没有逼她,只是为她好。”

    我沉声道:“明天就是你闺女的头七了,她死后可能怨气极重,现在你要告诉我,你女儿的男朋友住在什么地方?”

    妇女惊愕道:“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道士,这些掐指一算就知道了。”我故作高深。

    “在,在西城区北苑区14号楼1单元302”

    不等她话,我转身进了电梯。

    抵达西城区北苑区时,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一声声怪异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我跑到人群前看到一个青年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嘴里嚎叫着,不断的抓住自己的脸。

    我左右环顾,并未看见黄怡樱和黄毛这两只鬼。

    我推开人群:“都让让!”

    “哎呀,道长来啦。”

    “都快让让。”

    大家给我让开一条道。

    我蹲下来抓住青年的手腕,用脚踩住:“来个年轻力壮的抓住他那只手。”

    然而,没一个站出来帮忙的,大家脸上都扬着恐惧的神情。

    “我来。”

    青年的父亲亲自帮忙按住儿子的手。

    我掏出一张驱鬼符,咬破手指,将血抹在驱鬼符上贴在他的胸口。

    呼。

    驱鬼符瞬间黑了。

    我惊了,这尼玛煞气也太重了吧?

    一张驱鬼符没有完全驱除他体内的煞气,我急声问:“有没有公鸡?谁家有公鸡?”

    大家都摇摇头。

    “区里不让养鸡。”

    我不经意间看到一个抱孩子的媳妇儿,就问:“男孩女孩?”

    媳妇儿被我突如其来的询问吓到了,哆哆嗦嗦的:“男孩。”

    我一把抢过来男孩,掰开他的双腿,吹起了口哨。

    “乖,尿一泡。”

    我扒拉了一下男孩的鸡儿。

    男孩吓得哇哇大哭。

    但确实管用,男孩尿了一大泡在那青年的身上。

    只见青年全身“滋滋滋”的冒着白色雾气。

    青年的情绪也逐渐的稳定了下来。

    我把孩子还给媳妇儿,捏着鼻子问青年:“你女朋友是不是叫黄怡樱啊?”

    青年神情惶恐,嘴巴发紫,猛地点头。

    我又从道包里掏出五张黄符递给青年:“这是驱鬼符,贴在你家门口,窗户上,晚上不要出门。”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青年的父亲讪讪问道:“能多给点吗?我花钱买。”

    “我也没多少了,要是觉得还不安全的话,就去邻居家要点童子尿。”完,我拔出后背的三尺桃木剑对所有人:“现在都回家,关上门,不管听到啥都不要在窗户前看!”

    一个自认为胆子很大的壮汉问:“为啥?”

    “因为黄怡樱要把他带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