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妃王腾达 第426章 吃醋

时间:2017-11-19    小说作者:妃缱绻  章节目录   书页
    商悠扬此人,雍京城人曰,青年才俊,相貌堂堂是也。

    不过这最后还要填上一句薄情寡义。

    当初商家一介商人与大元帅家订了娃娃亲可是羡煞了不少人,瞧着一表人才的商悠扬和容貌昳丽的花卿颜,众人也道一句好一对金童玉女。以至于商家退婚让整个雍京都为之沸腾。

    而商悠扬在花家出事之后,转身就去追乐大人家的二千金,雍京城谁不知晓,乐家和花家是姻亲,花卿颜的大嫂可就是乐家的大小姐,这二小姐与花卿颜也是好姐妹。

    惊愕过后便是回过味儿来,商悠扬这举动实在是太让人觉得恶心了!以至于,雍京城上至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对商家,商悠扬的感观都不太好。

    云书墨对商家并不熟悉,商家的琼花酿于睿亲王来说并不算是多珍贵的东西。云书墨好口腹之欲,常年吃的也各地搜罗的好东西,在饕餮云书墨的眼里,这琼花酿并不算是最好的酒,无非就是多了些花香罢了。

    云书墨对商家不屑,对商悠扬自是看不上的,以至于,商家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商,扎根雍京城这么多年,云书墨还是第一次正眼瞧他。

    没有他高,眼睛没有他的大,眼型也没他的好看。鼻子不够挺,唇更是有些厚,气质更是一塌糊涂,还未靠近都能闻到一股铜臭味儿,当然人渣味儿更浓一些。

    睿亲王把眼前这位前情敌在心底贬低得一文不值,更是用上了从花卿颜哪儿学来的词汇。

    他看了一眼之后便是失去了兴趣收回目光。

    商悠扬自然不知道自己被人从头到尾批评了一遍,他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花卿瑢,“你真的没死?”

    这话可真是让人膈应,花卿瑢斜睨着他冷笑一声:“呵。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商悠扬此刻也明白自己言辞中的不妥,他勾唇讪讪一笑:“卿瑢大哥抱歉,我这嘴不会说话。”

    “谁是你大哥?我花卿瑢就只有卿颜一个妹妹,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就凑上来攀亲戚。”对商悠扬,花卿瑢说话可一点都不客气,怎么损怎么来,目的就是为了膈应商悠扬。瞧着商悠扬那略显僵硬的脸色,花卿瑢觉得心里痛快了不少。

    商悠扬此刻也确实不少受。不久之前才被花家的人驾着直接赶出了靠山村,不过即使是这样商悠扬也没有离开,在镇上挑了个客栈住下来,然后每日都来花家点心铺子坐一坐,就盼着能再见花卿颜一面。可今日已经五天了,花卿颜这个东家却是从未踏进过铺子。

    商悠扬在花卿瑢和云书墨到铺子门口的时候便注意到了两人,不过因为距离的缘故并未看清两人的面貌,只觉得花卿颜这生意做得果然大,瞧瞧这气度定是官家的少爷,而且应该不是这种小地方来的。

    待走近了一瞧,才赫然发现是花卿瑢。

    商悠扬当然知晓花卿瑢为何不待见自己,只是没想到这位将曾经的大舅哥变得如此的尖酸刻薄。

    相比起花耀宗,商悠扬与花卿瑢是接触得比较多的,毕竟年龄相仿,相处起来又容易。花卿瑢虽然年纪轻轻便做了将军,但却是平易近人是个爱说笑的,几乎跟所有人都聊得来。

    商悠扬完全没想到花卿瑢会变成这样,一字一句都无比的扎心。

    商悠扬叹了口气道:“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

    “朋友?”花卿瑢觉得这是近年来他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他面容不屑,“商悠扬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或许之前我们两家的婚约还在时,我还能对你另眼相待,但现在,你们商家,你商悠扬对我妹妹做出那样羞辱的事情,你觉得我还会容你?商悠扬你有多大脸?”

    商悠扬脸色又青又白好一阵才恢复了原本的神色,不过却也暗淡了许多。他下意识的想要为自己辩解,却是发现这段时间他实在是解释得太多了,但那又如何呢,根本就没人听他说什么。花家的人已经认定了自己的过错,给他判了死刑。

    商悠扬叹了口气,暗淡不语。

    花卿瑢勾唇又讽刺一笑,也没打算再跟这人废话,直接略过商悠扬上楼。

    商悠扬回头望了眼花卿瑢的背影,无声的叹气。他知道,如今花家虽已经不是统率三军的那个花家,却是更加的高不可攀了,无论是并肩王府还是太皇太后,都是身份尊贵之人。商家虽是皇商,但也只是名头好听而已。以前的花家不在乎什么名当户对,可现在却是不确定了。

    商悠扬收回思绪,刚想下楼却又是被人抢先了一步。

    花家铺子的楼梯其实不窄,完全能容纳三个人同时上下楼。但有些人讲究,非得等上楼下楼的人走完之后再走,商悠扬便是这样的人。

    商悠扬站着没动,礼貌的朝着云书墨点点头。云书墨与他擦肩而过,以至于商悠扬并没有看到云书墨的正脸,不过仅仅是一个侧脸就让商悠扬惊艳不已。

    商悠扬之前的注意力都在花卿瑢身上,但也没有忽略他身边的公子,但因为花卿瑢那刻薄的话语歇了想要探究的心思,这会儿见了云书墨的侧脸,觉得惊为天人,但不知为何又有了一股强力额的危机感!

    这人显然是跟花卿瑢一起的,而且很熟,最起码是知晓花家的事情,不然花卿瑢也不会当着这人的面说出会那些话来,那些有关于花卿颜的话来的!

    商悠扬不由想,这人会不会也是冲着花卿颜来的?

    这人的气势很强,此刻更是完全没有收敛,商悠扬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凌厉,直冲着他而来。

    那些凌厉的气势就像是突如其来的浓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缠绕在他的身上,绑住他的双手,让他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商悠扬张大嘴,想要大喊两句,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云书墨停下了步子,在比商悠扬高二个台阶。云书墨偏头用余光看着商悠扬,商悠扬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轻蔑和不屑。

    “你就是商悠扬?”

    商悠扬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声音,第一直觉便是沉迷,第二便是这声音有些耳熟。但此刻他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人是谁,他全身都被这人的气势所禁锢着,让他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听说,以前有人称你和花卿颜是一对金童玉女?”

    商悠扬听出了那人语气中的轻讽,他刚想反驳就听这人继续道,“卿颜是玉女没错,可你却不是金童,充其量不过就是金童身边的狗罢了。”

    商悠扬瞪大眼睛,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受到这般的侮辱!这人居然说他是狗!居然说他是狗!

    他堂堂商家的大少爷,所说没有那些达官贵人的身份尊贵,但也凌驾于那些平民百姓之上!怎么可以说他是狗!那么低贱的狗怎么能与他相提并论!

    商悠扬脸色铁青,心中的愤怒也是升腾到了极点!商悠扬憋着一口气刚想发泄出来,却是发现压制着他的那股气势却是突然小三殆尽,商悠扬一愣,心中那口气不上不下的堵得慌。

    花卿瑢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俩,瞧着被云书墨压制得都说不出话来商悠扬不厚道的叫了:“云书墨,你这醋劲不小啊,瞧瞧人家脸色都青了。”

    云书墨抬头瞥他一眼,冷哼一声施施然的往上走。

    云书墨!

    商悠扬一惊望着云书墨的背影,这人竟是睿亲王!

    商悠扬震惊过后却是有些庆幸,好在刚刚那口气堵在了胸口,若是发泄出来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

    同时商悠扬又联想着云书墨和花卿瑢的话,心中更是骇然!

    云书墨这是在给花卿颜出头,因为他退婚的事情给花卿颜的名誉造成了严重的损害,云书墨这般做俨然就是在告诉他,是他只是条狗,根本就配不上身份高贵的花卿颜!

    同时,商悠扬还猜到了云书墨的想法!

    大麒的战神,大麒的摄政王心悦花卿颜!

    商悠扬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出花家铺子的,来时茫然,此刻更加茫然。站在街市上的商悠扬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花家和皇室的关系,虽然尴尬,但这份亲情却永远是在的,太皇太后亲近自己的亲姐姐,对找回花耀宗这个侄子也是高兴的,自然是好好的照顾着。花家通敌叛国案子也已经在彻查,有睿亲王在,定是能翻案。到时候,花家可就不能同往日而语了。

    而他们商家呢,虽然没有做出其他的事情,但光是退婚这一点,花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毕竟他们商家退婚的行为着实是不太……好。

    商悠扬无法去判定自家父亲的行为,但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们对花卿颜的伤害。

    商悠扬回头忘了眼花家铺子光秃秃的牌匾,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回去了。花家一旦得势,定是会对商家动手,无论他对花卿颜又多少感情,但经过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也清楚的明白了,花卿颜与自己再无可能。他需要回去好好的准备。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都市之无敌仙王〕〔因缘之异劫修仙〕〔无限之从写轮眼到〕〔真科技无双〕〔掠夺诸天〕〔不当小明星〕〔大洪荒秘语之战士〕〔洪荒神尊〕〔亲爱的弗洛伊德〕〔火影海贼异界行〕〔婚然心动:老公太〕〔末日乐园〕〔网游之神王法则〕〔科技图书馆〕〔情路向南〕〔网游之无敌掠夺系〕〔星空之轮回天机〕〔网游之龙战群雄〕〔重生八零有点甜〕〔天命神相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八零驭夫有道〕〔七次总裁,爱上我〕〔突然有了个未婚妻〕〔直死无限〕〔禁爱暴君:皇后有〕〔生死狙杀〕〔大神附身系统〕〔领主之征服系统〕〔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悲情画扇〕〔橘猫主神的铲屎日〕〔缚手成婚〕〔超凡小农民〕〔精灵纪元:黑暗缝〕〔凤唳九天,女王万
顺兴佳益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