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妃王腾达 第187章 甜枣大棒

时间:2017-11-19    小说作者:妃缱绻  章节目录   书页
    ,!

    花卿颜从县衙出来依旧沉着一张脸,心里一阵阵的恶心。

    虽然有靳南书在,花卿颜病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花溪的所作所为让她恶心不已。她当真是没想到,花溪居然会为了自己把她给卖了!这若是没有靳南书,今日她怕是就折在这县衙了。

    花卿颜深吸了口气,朝着靳南书深深的鞠了个躬:‘靳南书,谢谢你。’

    靳南书赶紧错开了一步,这一躬他可不能受着,不然的话,可是要折煞他了。他伸手将花卿颜扶起来,一脸惶恐的说:“我说卿颜,你可别跟我这么客气,就算没有云书墨的关系,我也把你当朋友。朋友有难,我自然是要帮的。”

    花卿颜苦笑道:“这不一样,今日的事情若是没有你,我怕是就出不了这县衙了。”

    靳南书歪头看着她,反问道:“花卿颜,难道你会这么容易就范么?”

    花卿颜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范,但是绝对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绝对是花卿颜不想要的结果。花卿颜知道靳南书不爱客气,也就不再说感谢的话,只是将这份情牢记在心里。

    天未亮,睿王府的书房的烛火就已经亮了,睿王披着白色的狐裘坐在书桌后,清隽面容上的表情被烛火照得更加的令人捉摸不透。

    獠星从烟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恭敬的奉上一只信鸽:“主子,一刻钟前截获的。”

    “哪里来得信鸽?”云书墨捧着那只鸽子,左右看了看。这只信鸽与寻常的并没有不同,只是额头雪白的羽毛上多了一个朱红色的印记。

    “是直接飞到王府的。”獠星说,“这信鸽怕是有人特意送来的。”

    云书墨点点头,从信鸽的腿上取下信筒,将其中的小纸条展开。看清楚上面的字,云书墨平直的嘴角竟是有了一丝淡淡的弧度。让一旁的獠星有些惊讶。

    “獠星,你看看。”云书墨将纸条递给獠星。

    “是,主子。”獠星接过字条,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是露出了惊讶来,“主子,这……”

    那字条上的内容赫然是——

    “太子在我手上。”

    “主子,这人是谁?太子会不会有危险?”獠星问。他知晓睿王对太子的重视,所以心里难免有些着急,这字条明显带着威胁的意思,就是不知,对方究竟是谁,究竟想要做什么。

    云书墨捏着袖子竟是研起磨来,修长而白皙的手与漆烟的磨条形成鲜明的对比。他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让獠星也渐渐的冷静下来。

    两人都不再开口,书房里瞬间沉寂下来。云书墨提笔在宣纸上挥毫,不一会儿一个名字便是跃然纸上。不过獠星并未看到云书墨写的内容,他低眉顺目的站在原地,呼吸静谧得如同整个人都不存在般。

    半晌之后,云书墨这才说:“让刹月去靠山村。”

    獠星顿了顿,领命:“是。”

    睿王身边有三个亲信,明面上的大将军卫啸,还有暗地里的獠星和刹月。这两人隐在暗处一个负责睿王的安全,一个负责情报。獠星没想到睿王会将负责安全的刹月派出去,派去靠山村的目的可想而知。

    ——保护花卿颜。

    獠星虽在雍京般睿王监视着朝廷众位大臣,但也从卫啸那里听闻了自家主子和花卿颜之间的事情。獠星心底里虽有些不赞同,但他从不干涉主子的决定,更不会对主子的事情有任何的不满和阻止。

    不过獠星还是说:“主子,属下留下保护您。”

    云书墨微微一笑:“不用,忙你自己的。”

    獠星抿了抿唇,神色略微有些阴沉。可他却没有再说什么,朝着云书墨鞠了鞠躬便是转身离开了书房,心里却想着让刹月离开之后多派些人守在主子身边。

    獠星走后,云书墨从一旁的书架上抽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取出一小块羊脂白玉的玉佩挂在那信鸽的脖子上。他抚摸着信鸽的羽毛,或许是感受到了云书墨的善意,那信鸽伸出小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感觉到指腹下传来的柔软,云书墨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温柔。

    “去吧,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你主人身边。”云书墨轻声说,将信鸽往空中一抛,那信鸽振翅一挥很快便消失在烟夜里。

    靠山村村北花家的大宅里,一阵哒哒哒的跑步声响起,小无忧推开花卿颜的房门左右望了望没发现花卿颜的身影,又自己攀着楼梯扶手爬上二楼。

    花卿颜正在写菜谱,和点心方子,听到动静抬头说:“无忧宝贝外面冷不冷,快来让娘亲看看。”

    “不冷!”无忧脆生生的回答,因为烧起了地龙的缘故,整个院子都是暖融融的,就算不进屋都不会觉得冷。无忧跑到花卿颜身边拉住她的 衣角,仰着脸说,“娘亲娘亲,那个小哥哥醒了!”

    “醒了?”花卿颜愣了愣,见无忧脸上带着难得的兴奋,那人就应该是醒了没错。花卿颜牵起无忧的手,“走,我们去看看。”

    被救回来的那个少年,被安置在西厢房里,目前孩子们还跟花卿颜住在一起,所以西厢房空着,正好能安顿伤者,还能方便照顾。花卿颜带着无忧过去的时候,兮儿正趴在床头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少年,两只小手撑着肉嘟嘟的下巴,样子格外的可爱。

    花碧落拿着纱布站在床边,脸色有些烟。

    这孩子被花卿颜她们救回来两天了,胡轻给他看过伤,也弄了药,更是将他的断腿用石板给固定住了。不过这孩子整整两日都没有舒醒的迹象,若不是还能感受得到呼吸,几人怕是都要认为这孩子已经死了。

    今日花碧落照常给孩子换药,他身上的伤口多,整个身子都被纱布裹了一层,胡轻交代每天都要换一次药。虽然是个孩子,但那也是男人,所以花碧落不让花卿颜动手,自己揽下了换药的差事。

    花碧落的手刚碰上他身上的纱布,就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腕,按力道大得花碧落觉得自己手腕都快被捏断了。

    花碧落疼得往后一缩,但奈何那只手的力道实在是大,让她根本无法动弹!“疼疼疼@!”花碧落的脸色已经疼得一片惨白。

    一直跟在花碧落身边的两个孩子顿时啊的一声:“小哥哥醒了!”

    花碧落低头一看,正对上一双漆烟如墨的眸子。而那双眸子的主人正使劲的抓着她的手腕,疼得她龇牙咧嘴。花碧落皱着眉,脸色更加的不爽:“你醒了,醒了就放手,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么!”

    “救命恩人?”床上的少年眨了眨眼,有些疑惑。

    “嗯。”无忧点头,小脸异常严肃,“你躺在后山,是我们救了你,你放开碧落姐姐。”

    少年的目光落在无忧的身上,又看了看一旁小兔子般的兮儿,原本警惕又紧绷的表情渐渐的放松下来。他的身体虽然不能动,但也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状况,那纱布不是假的,腿上的木板也不是假的。少年松了口气,也松了手,朝着花碧落歉意的笑了笑:“抱歉,我还以为……”少年说着又止了声,似乎有些事情难以启齿。

    花碧落可不管这些,她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边翻白眼,“醒了就好,你若再不醒,我们都快以为你死了。照顾你也挺累的。”

    “谢谢你们救了我,还给我疗伤。”少年的语气非常真诚,让不爽的花花碧落对这孩子顿时有了不少的好感。

    花卿颜领着无忧进来的时候,花碧落正跟一边跟少年聊天,一边给他上药。少年非常的配合,让抬手就抬手,让抬腿就抬腿。花卿颜往前凑了凑,正好花碧落收拾完结束。

    “哟,真醒了啊!”

    “对呀,刚醒酒袭击我了。”花碧落笑着抱怨,还伸出手腕给花卿颜看。

    花碧落的手腕已经青紫一片了,可见这孩子当时用了多大的力道。瞧着这痕迹,花卿颜光是想象都觉得疼,她连忙说:“辛苦碧落了,赶快去上药。”

    少年有些局促,他躺在床上,只能偏头看着花卿颜几人,他的视线从两个孩子慢慢的转移到花卿颜身上,顿时便移不开眼。花卿颜今日穿的是白绿相间的夹袄和袄裙,上面还绣着朵朵的莲花,头发也被花碧落挽成了精致的发髻,头饰并不多,但每一个都恰到好处,让原本就昳丽的花卿颜更加的清丽可人。

    少年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对上花卿颜的眸子时,又飞快的低下头,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颊渐渐染上了红晕。

    “你叫什么名字?”花卿颜状似随意的问。

    原本还有些羞涩的少年表情一滞,半晌没有说话。花卿颜见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原本想换一个,但少年又突然开口了,“我叫隋月。”

    “隋月?”

    花卿颜觉得这名字有些奇怪,太过于文气,反倒像是女孩子的名字。不过,花卿颜没有提出质疑,因为她知道,名字这东西,并不是你说了就是真的,有可能他只是编了一个名字来应付自己罢了。

    “你怎么会满身伤痕的晕倒在后山?”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都市之无敌仙王〕〔因缘之异劫修仙〕〔无限之从写轮眼到〕〔真科技无双〕〔掠夺诸天〕〔不当小明星〕〔大洪荒秘语之战士〕〔洪荒神尊〕〔亲爱的弗洛伊德〕〔火影海贼异界行〕〔婚然心动:老公太〕〔末日乐园〕〔网游之神王法则〕〔科技图书馆〕〔情路向南〕〔网游之无敌掠夺系〕〔星空之轮回天机〕〔网游之龙战群雄〕〔重生八零有点甜〕〔天命神相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八零驭夫有道〕〔七次总裁,爱上我〕〔突然有了个未婚妻〕〔直死无限〕〔禁爱暴君:皇后有〕〔生死狙杀〕〔大神附身系统〕〔领主之征服系统〕〔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悲情画扇〕〔橘猫主神的铲屎日〕〔缚手成婚〕〔超凡小农民〕〔精灵纪元:黑暗缝〕〔凤唳九天,女王万
顺兴佳益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