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妃王腾达 第163章 密贵妃

时间:2017-11-19    小说作者:妃缱绻  章节目录   书页
    自小太子失踪,麒元帝重病之后,雍京的天气就越发的寒冷了,前几日还还下起了鹅毛大雪,仅仅是一夜之间就给雍京披上了一层白绒。

    皇宫的 御花园算得上是除了睿王府之外,整个雍京城最美的地方,一年四季不同种类的花儿都在此处竞相绽放,端的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模样。此时,御花园里寒梅正怒放着,那一片皑皑白雪中点缀着零星的淡粉,格外的赏心悦目。

    云书墨打御花园路过,见到这寒梅绽放的美景亦是被吸引了得停下了脚步。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竟有些分不清彼此来。

    不知为何,瞧着这寒冬里绽放的梅花,竟是让云书墨在这一瞬间想起了那远在靠山村的人儿。同样的美得不可方物,同样的坚韧清幽,花卿颜与这梅花,相似极了。

    就在云书墨驻足观望时,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银铃碰撞声,在这静谧中显得尤为引人注目。随着那银铃声,一道火红的身影翩然而至,给这白茫茫的一片,平添了几分妖娆的色彩。

    “哟,这不是睿王爷呢,好久不见呢!”

    人未见,语先到。那清脆如同银铃般的嗓音里带着几分调笑,那女子渐渐走近,藏在狐裘中的脸终于是显露出来,是麒元帝的宠妃密贵妃。

    这皇帝的后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如若苏妃是初夏枝头绽放的淡雅玉兰,那么这密贵妃便是妖娆又雍容的芍药;若苏妃是接天莲叶中那淡粉清幽的莲,那么这密贵妃便是那浓烈又妖艳的罂粟,让人欲罢不能。

    密贵妃那笑盈盈看着云书墨,上下将他打量了一遍,竟是露出几分心疼来。她解下自己的狐裘,略带责备的说:“这么冷的天王爷也不穿得厚实些,若是冻坏了,我可要心疼了!”

    密贵妃说着就要将狐裘披到云书墨身上,云书墨却是往后错开一步,原本还算愉悦的表情早在听到银铃声时,便已然收敛,此刻更是因为密贵妃这突兀的举动冷了几分。

    遭到了拒绝密贵妃也不恼,却是没有再将狐裘穿回去而是随意的搭在了手臂上。她转过身看向那绽放的腊梅,言笑晏晏的说:“这满园的梅花可是臣妾亲手照料的呢,王爷若是喜欢,臣妾也可以去睿王府帮王爷照料一番。”密贵妃偏头看着云书墨,眼里水波流转,媚态横生。

    云书墨冷眼看着她,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不傻,密贵妃这般**裸的挑逗他自然是清楚的明白,但,却是没有任何的兴趣。哪怕是现在,脱了狐裘的密贵妃只着一身轻薄的舞衣,那层薄纱之下娇嫩的肌肤若隐若现,伴着她扭动的身姿和时不时响起的清脆铃声……这些,在云书墨的眼里,都没有花卿颜那娇羞的脸让人神魂颠倒。

    久久等不到云书墨的回应,密贵妃有些恼,更何况,在这冬日的御花园里,这一层纱衣没有任何的暖意。她噘了噘嘴,望着云书墨被冻得泫然欲泣,那张妖艳的脸上也失去了血色,此时倒是真有几分楚楚可怜。

    只可惜睿王铁丝心肠,就算密贵妃今日冻死在这御花园里,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他心里早已经不耐,不走,只是想看看这密贵妃究竟想要做什么。没想到身为皇上的贵妃,自己的嫂嫂,居然在这公然的勾引他这个小叔。这事若是传出去,皇室的脸可就被她丢尽了。云书墨垂下眸子,眼底闪过冰冷的杀意。

    密贵妃莫名觉得更冷了,不是因为天气而觉得寒冷,而是好像被某种生物盯上,那一秒就要将她置之死地的那种,打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带着死亡的寒意。

    她看着云书墨冰冷却俊美非凡的脸,咬了咬牙,一狠心闭上眼朝着云书墨的怀里倒下去。

    “啊!”密贵妃感觉到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满心欢喜的伸出手搂住那人的脖子,凑上脸嘟着唇。她心想着,睿王冷漠无情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被她的美色所迷倒了,瞧瞧,这不就心疼自己,抱住自己了么!

    不过下一秒密贵妃便觉得有些奇怪,那抱着自己的人明显是将自己往后推,但又不好下手,而且那手也只是搭在她的肩上,甚至想要拿过狐裘给她披上。

    “呵。”密贵妃听到一声冷笑,随后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密贵妃的耳边炸开:“母妃,你没事吧?”

    密贵妃赫然睁开眼,一张俊逸带着浅笑的脸在她眼前放大——竟是三皇子云绥焱!密贵妃转眼一看,果真见云书墨至始至终站在原地,此刻脸上挂着讽刺的笑容。

    想到自己刚刚的动作,密贵妃的脸色瞬间由白变青,又由青变白,最后又羞愤又懊恼。她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怨气,朝着三皇子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焱儿怎么来了,平日里你都不爱陪母妃逛着御花园呢。”

    三皇子笑嘻嘻的仿佛适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儿子陪母亲是天经地义的。我想着母妃近来该无聊了,所以来陪陪母妃,这不,正好能一起赏赏这梅花。”三皇子说着拾起都已经跌落在地上的狐裘给密贵妃披上,仔仔细细的帮她掖好领口,又道,“母妃就算是为了国宴,为了逗父皇笑一笑,您也要顾好自己的身子,别练舞练着把自己的身体练垮了,这可得不偿失。”

    密贵妃又怎会听不出三皇子这是帮她解围,她瞥了瞥云书墨,见他瞧着自己时依旧是那副冷漠嘲讽的眼神,心中虽然不甘,但还是顺着三皇子给的台阶走了下去,“行了,我知道了,你如今是越发的出息了,还教训起母妃来了!得得,你陪着你皇叔吧,母妃先回去换衣服了。”

    密贵妃挥了挥手做出一副嫌弃三皇子的模样,又朝云书墨施了施礼,便扭着腰离开了。

    直到密贵妃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三皇子才收回目光松了口气。他掸了掸自己的衣服,仿佛是想要将从密贵妃身上沾染上的脂粉都掸掉。那股浓郁的气味实在是太刺鼻了!不过就算是如此,他还有心调侃自己的皇叔:“皇叔,今日真是艳福不浅啊。我母妃虽然比不过那些官家小姐年轻,但这容貌却是一等一的,伺候人的本事也不是那些千金小姐们能比的,怎么,皇叔有没有心动?”

    三皇子凑到云书墨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见他冷着一张脸,但眼神却是愈发的冷戾,便知道这话是不能再说了。他是个识时务的,懂得见好就收。嘻嘻笑了笑又摆出一副正经八百的表情:“皇叔,大皇子三日后出京,以寻找太子的名义。他曾在父皇面前发过誓,若是一日不找到太子,他便一日不踏入雍京。皇叔,他的话,你可信?”

    “为何不信?”云书墨反问道。

    三皇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张了张嘴,随即又笑了:“是啊,为何不信?明面上不回京,但是暗地里又有谁知道呢?他这一出,是在给他自己创造机会啊。大哥就是大哥,这心眼,是我这个做弟弟拍马逗赶不上的。”

    听了三皇子的话,云书墨冷哼了一声,嘴角挂着一丝不置可否的嘲讽。麒元帝三个有能力争夺这储君之位的皇子,最有心眼的怕是他眼前的这位,而最没心眼的,就是被三皇子说成心眼多的大皇子云绥旸。

    云绥旸的想法已然是非常明显了,一方面表达自己对太子失踪的愧疚,还有对弟弟的爱护,一方面为自己接下来的计划铺路。就算是出了什么岔子,他人不在雍京,那么雍京发生了所有事情都与他没关系,这一招是要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往后还能正大光明的回来。更何况还能把脏水泼到二皇子和三皇子身上,一举三得的事情,云绥旸自然是非常乐意干。

    虽然不高明,但不得不说,云绥旸聪明了一回。太子失踪,麒元帝重病,整个大麒的朝堂一片混乱,拉帮结派结党营私的纷纷转到了明面上,似乎下一刻就会有大事要发生,整个雍京的气氛都紧张无比。

    三皇子自然也是想到了其中的道理,他啧啧两声,又凑到云书墨跟前说:“皇叔,难道你就这么瞧着这小子逃走么?我敢打赌,小太子的失踪必定跟他有关。皇叔,我建议还是由你出马,将他抓起来审问一番的好。”

    云书墨轻轻瞥了三皇子一眼,见他满脸的兴奋和跃跃欲试,冷哼一声:“为何要抓?他既然有胆子回来说此事,那必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太子能不能回来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三皇子睁大眼睛看着一脸淡定的云书墨:“那皇叔你还不着急?不去将太子救回来?”

    云书墨又是轻瞥一眼,反问:“为何要救?欲戴其冠,必承其重,若是太子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么,这储君的位置就由你来坐好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都市之无敌仙王〕〔因缘之异劫修仙〕〔无限之从写轮眼到〕〔真科技无双〕〔掠夺诸天〕〔不当小明星〕〔大洪荒秘语之战士〕〔洪荒神尊〕〔亲爱的弗洛伊德〕〔火影海贼异界行〕〔婚然心动:老公太〕〔末日乐园〕〔网游之神王法则〕〔科技图书馆〕〔情路向南〕〔网游之无敌掠夺系〕〔星空之轮回天机〕〔网游之龙战群雄〕〔重生八零有点甜〕〔天命神相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八零驭夫有道〕〔七次总裁,爱上我〕〔突然有了个未婚妻〕〔直死无限〕〔禁爱暴君:皇后有〕〔生死狙杀〕〔大神附身系统〕〔领主之征服系统〕〔绝美女神的贴身小〕〔悲情画扇〕〔橘猫主神的铲屎日〕〔缚手成婚〕〔超凡小农民〕〔精灵纪元:黑暗缝〕〔凤唳九天,女王万
顺兴佳益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