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妃王腾达 第122章 凭什么

时间:2017-10-13作者:妃缱绻

    云书墨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是让柳迎风彻底沉了脸,这个男人居然说他没有资格,居然直接将他判出局了!这让才开始实施计划的柳迎风不能忍,更是让柳迎风的骄傲不能忍!

    “呵。”柳迎风同样回以冷笑,“我没资格,难道你就有么?可别忘了,你连名字都不敢告诉我。”

    不敢?!

    坐在一旁事不关己看热闹的卫啸下意识的睁大眼,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说他天不怕地不怕,连阎罗殿都敢闯的老大!这个柳迎风,真是好胆子啊!

    此刻花卿颜却是皱起了眉头,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她不明白,云书墨为何会说那样的话,她更想不通,柳迎风说出要护着她这样暧昧的话是有何用意,但她此刻却是知道,此刻,她觉得自己应该站在云书墨这边。无论是从哪方面想,都觉得,云书墨更加值得让人信赖一些。

    似乎察觉到了花卿颜的心思,云书墨捏了捏她的手,轻轻的犹如挑逗一般。花卿颜没有动静,任由着云书墨动作。

    不过,两人这般小动作却被一直紧紧盯着他们的柳迎风看得清清楚楚。他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怒火,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忍不住再次开口讽刺:“怎么,你无名无姓么,还是说你的身份见不得光?既然如此,你比我更没有资格站在花姑娘身边,跟没有资格说守护她!”

    柳迎风的挑衅实在是太明显了,卫啸忍不住为这个柳公子拘了把冷汗,再次觉得这个柳公子的胆子真的很大啊!居然敢撩睿王的胡须!

    不过云书墨却完全没有接茬,而是笑着摇头道:“告诉你一件事。”

    “何事?”柳迎风下意识的回答后有些懊恼,他居然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

    云书墨此刻身边依偎着两个孩子,又拉着花卿颜的手,脸上带着浅笑,像个人生赢家般的幸福。他抬眸瞥了眼柳迎风,慢悠悠的说:“卿颜最讨厌别人叫她花姑娘,而柳迎风你,每次都正好说了卿颜最厌恶的称呼。你看,你对卿颜如此不了解,还谈什么保护,还谈什么资格。此刻,我觉得跟你说这些,都是废话。“

    柳迎风完完全全的愣住了,听了云书墨的话,他脑海中自然闪过与花卿颜接触时的总总,难怪,花卿颜每次见到他都虽未露出厌恶,但也过于冷漠,原因竟是出在称呼上么!

    柳迎风看着垂眸温顺的站在男子身边的花卿颜,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更多的也是鲁莽。他居然没有调查清楚花卿颜的喜好便这样冒冒失失的上门了,还说了一堆暧昧又不着边际的话,花卿颜此刻对他必定更加的不待见了吧!想到这,柳迎风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同样错愕的还有花卿颜本人,她没想到,云书墨居然知晓她不满柳迎风对她的称呼!她可记得自己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云书墨难道还会读心术不成?

    看出了花卿颜的疑惑,云书墨又捏了捏她的手。

    “嗯?”花卿颜回头不解的看他。

    云书墨轻轻一笑,示意她低下头,凑近一些。

    花卿颜不知云书墨又卖什么关子,却还是将头凑了过去,花卿颜便听云书墨笑着说:“每次,他叫你花姑娘,你都会下意识的皱眉,这样的习惯不好,若是眉心皱出褶子来了,就不好看了。”

    花卿颜感觉到有一股湿润的热气落在她的耳边,她竟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异样而又酥麻的感觉一直从耳边传到了心里。

    自己这是怎么了?耳朵为什么那么烫?

    两人实在是凑得太近,以至于云书墨看到了花卿颜那只红彤彤充血的耳朵。他微愣了片刻便是笑了,眉眼舒展,竟是看得围观的人眼底满满的全是惊艳!

    柳迎风不得不承认,这男子的相貌比自己要好上许多,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花卿颜的了解不及这男子。但,柳迎风却坚信,自己有一样,是眼前这男子比不上的——家世和钱财!

    这男子身上穿得虽不简陋,但在从小便穿着绫罗绸缎的柳迎风来说,棉布就与那粗布没有两样!瞧着那男子这身行头,柳迎风便是断定,这男子没有多少钱财,给不了花卿颜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他呢,镇上首富柳家大少爷,不出意外的话,这往后柳家可就是他当家做主!花卿颜跟着他,哪怕只是个小妾,都能一辈子安好无忧,不必为了生计抛头露面!

    没错,从一开始,柳迎风便没有想过让花卿颜做他的正妻,他想要的是花卿颜手里的菜谱,不过花卿颜的容貌亦是绝色,男人好色是本性,所以他也想要占有这绝世的容颜。

    老花家,花溪在柜子里找了许久才找出一件勉强满意的衣裳。换好衣裳,花溪又给自己化了个淡淡的妆容,重新挽了个美美的发髻。 她从首饰匣里拿出柳迎风送给她的发簪戴在头上,左右瞧了瞧觉得自己完美无缺了之后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钱氏还在老花家的院子里没走,而且手里还多了一捧瓜子,钱氏正吃得正香。见花溪走出来,钱氏一愣,忙把抓着瓜子的手往身后缩了缩,“诶,溪儿你终于出来了,这一身可真漂亮啊!尤其是那发簪!”钱氏的视线落在花溪头上那掐丝的金簪上,眼里满满全是羡慕。

    花溪看到了她的小动作,也知晓那瓜子是从何而来,可她却没有拆穿,而是笑了笑把自己的凳子院子门口挪了挪,好让柳公子能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然后坐下来继续绣花,她想把自己温婉贤淑的一面展现给柳公子看!那时,柳公子一定会更爱自己!

    钱氏搬了个板凳坐在花溪身边,跟她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不过眼睛一直往花溪的头上看,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花溪现在哪里还有心思绣花,她不过是想借着那绣架做做样子罢了。可惜左等右等,眼瞅着另一只鸳鸯都绣了一半了,那柳迎风竟然还未出现!

    花溪皱紧眉头问钱氏:“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柳公子马上就到了么,怎么现在还没见到人影!”别说人影了,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钱氏此刻有些心虚,因为她根本就没听那柳公子说要来找花溪,之前跟花溪说的那些话都是她主观臆想出来的,想要在花溪和柳迎风面前博博好感,想让花溪嫁进柳家当了少奶奶之后不忘提拔自己一下。不过,现在,似乎出了些问题,若是她没有处理好,只怕好处没有,还要挨一顿骂。

    钱氏眼珠子飞快的转了转,站起身边跑边说:“我去帮你看一看,那柳公子一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溪儿你也知道,咱们靠山村的人热情!定是没见过那般华丽的马车,都去涨见识了!“

    这话倒是说得没错,靠山村的人就是一群土包子!花溪在心里冷哼一声,又重新拿起绣架,目光时不时落在院门外,满满全是期待!

    不一会儿钱氏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隔着大老远花溪就能听到她的声音。花溪原本以为是柳公子来了,钱氏才这般激动,可当钱氏越来越近,声音越发清晰,花溪才听清楚内容。

    “不好了不好了,溪儿,那柳公子居然往村北花卿颜去了!”

    “你说什么?”花溪瞪大眼,对于自己听到的事情有些不敢置信!

    “千真万确啊!有人亲眼看到柳公子去了村北,那马车还在花卿颜家门口停着呢!不少人瞧见花卿颜将柳公子引进了屋!”

    花溪从来没有想过柳迎风会去花卿颜的家,亦没有想过,柳迎风既然到了靠山村却不是先来看自己!

    一定是花卿颜勾引了柳公子,不然那般守礼的柳公子怎么跟着一个女子进屋呢!花溪觉得自己此刻非常的愤怒,恨不得将弄坏花卿颜的那张脸!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花溪越想越怒,扔了绣架就往花卿颜家跑去,“绝对不能让花卿颜占了柳公子的便宜!”

    一路狂奔到了花卿颜家,果然柳迎风的那辆马车正停在小河对岸,小厮正坐在车辕上凭凭朝着花卿颜院子里张望。花溪认得这小厮,有好几次花溪约柳迎风出来,就是让这小厮传的信。这小厮是柳迎风最器重的,所以常常把他带在身边。

    那小厮正无聊呢,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东西快速的穿了出去!

    那快速穿进花卿颜家的人自然就是花溪,她还为站稳呢,就听柳迎风说:“就算我现在对卿颜姑娘不了解,但不代表以后也不了解,我相信,我能给卿颜姑娘的,你一定给不了!”

    柳迎风这话是何意?

    花溪有些懵,似乎,柳迎风是在向花卿颜告白?

    这样的认知让花溪瞪大了眼,心里亦是一阵揪痛!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可以让柳迎风喜欢花卿颜!柳公子是她花溪的!谁也别想把柳公子从她身边抢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