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受欢迎的五代风影

时间:2017-11-03作者:观水楼

    “砂忍村子变化很大呢。”春野樱淡淡一笑,对我爱罗说道。

    她说出这句话也不只是恭维。

    至少就她看来,木叶与沙忍一战之后,经历两年的休养生息和学习木叶,砂忍村的元气已经有所恢复了。

    去年来这里的时候,还感觉有些萧条;如今已经大有起色,走在街上的忍者和行人都多了不少,连商店也新开了好几家。

    如果还是风影状态的我爱罗,对于樱的赞叹,大概会接上几句“都是大家努力的功劳”这样的官面话语。

    不过他只是浅笑一声,点点头,却说道:“还不到晚饭时间,我们不如去那里坐一下吧。”

    脱下风影白袍的我爱罗也放下了他风影的地位,以朋友的身份与两人说话,截然不同的语气转变在他身上却显得很自然。

    春野樱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这是春野樱第一次有一个作为影的朋友,我爱罗前后天壤之别的态度让她感到新鲜又有点古怪。从他近乎自白的上任演讲当中,樱听出了我爱罗心底的很多东西。他想彻底和不堪的过去割裂,成为一个全新的人。童年的磨难没有摧毁他,反而成就了今天这个刚毅的少年风影。

    有过残酷的童年,见识过冷漠如冰的现实,又被鸣人打醒,所以现在的我爱罗心底同时存在着最冷酷和最柔软的一面,这是一个政治家而不是政客的最重要素质。他不会因为自己是樱的朋友而对木叶退让,也不会因为自己风影的身份而对朋友们高高在上。

    不得不说现在的我爱罗活得很纯粹。或许他会是一个伟大的风影。

    樱不知道原著中我爱罗有没有当上风影。

    但是如此低的年龄和人柱力的身份却能当上五大村的影,在忍界中属于非常罕见的事情。除了穷则思变以外,砂忍村显然也是感觉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急忙为自己找了一把伞。

    当然,不得不提,人柱力带来的实力保障以及我爱罗父亲的风影身份,也是我爱罗能打破先例成为新一代风影的重要原因之一。这边的世界,对于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的观念比较信服,血继限界的存在也为这样落后的血统论提供了背书。

    四代风影虽然对自己儿子狠,但是客观上来说,他的存在还是令我爱罗登上了砂忍的最高宝座。

    如果我爱罗这段传奇经历没有这个唯一的遗憾之处,按前世的电视剧套路,我爱罗应该可以说一句,他登上今天这个地位,依仗的全是自己的努力。

    能力以外的资本等于零。

    话说回来,这种话哪怕春野樱自己也没有资格说吧?

    想到这里,春野樱也是有几分感概,眼下的状况,如若四代风影泉下有知,不知是何种感想?反正我爱罗的心情应该很复杂。

    我爱罗说话的时候,指着的正是一家冷饮店。

    店子的外观学习了木叶的风格,玻璃门和霓虹灯与砂忍村传统的样式显得有点不搭,像是火之国的冷饮店在这边开了连锁店。

    不过据樱所知,目前砂忍村还不允许这样的冷饮店开到村子中间;店铺的名字“沙冰”也很有砂忍的特色,想来应该是本地人开的。

    “上次我们来的时候,”佐助拉开玻璃门走了进去,从崭新的装饰看得出这是一家新开的店,“好像还没有这家店吧?”

    “前几个月新开的。”我爱罗点点头说道。

    三个人寻了个位置坐下。

    亮色调的装饰风格与沙忍偏向阴暗的传统有点格格不入,店里的顾客也以砂忍村的年轻人居多,很多是沙忍的新一代忍者,见到我爱罗进来,都纷纷转过头来,点头或行注目礼,脸上大多流露出友善的笑容乃至崇敬的目光。

    甚至有几个女孩子,包括女忍者,脸上都露出了可疑的红晕。

    我爱罗五官分明,外貌清秀,加之气质清朗,器宇轩昂,看起来是一个很干净很帅气的年轻男人,又有权势加成,得到一众女生的青睐也无可厚非。

    至于我爱罗曾经嗜血凶残的个性,则被忽略过去了;或者说,他当年的烟暗历史反而激发了她们的同情心和泛滥的母爱,若不是碍于上下级的身份以及女生的矜持,说不得一群小迷妹们便要围上来了。以我爱罗现在的形象,霸道总裁、帅气偶像的标签恐怕会在他身上停留很长时间。

    对于追星族的狂热,春野樱是再清楚不过了。

    两世不同的性别,让她对男女都挺了解的。

    若是我爱罗长得丑,只怕在场的女人对我爱罗的态度就是憎恨和厌恶了,要么就是无视;能稍微投过来一点同情的目光,那绝对是万中无一的百分百善良妹子。

    男人也是一样。

    好看的女人做了什么坏事,都是可以洗白的。只要肤白颜好,胸大腿长,哪怕她是灭世魔头,都自有一群人去舔。

    享受这种特殊注目礼的不仅是我爱罗,连身旁的佐助也有份。

    两个风格各异的帅哥惊起了少女们的一股小小的呱噪。

    论颜值,佐助要更胜一筹。论气质,成为风影,而且眼神更有深度、内涵的我爱罗却是扳回一城;说起来,佐助看起来还是稍显浅薄了一点,说到底,这个过去天天把报仇挂在嘴边的少年还没有完全脱离中二期。即便是现在,他也有点抗拒太过深入的思考——因为一旦深思下去,他就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家族曾经密谋反抗木叶、挑起战争的可能性,而被春野樱耳濡目染地影响之后,佐助也是很清楚,这种叛国行为到哪里都是没有道理的。

    家族还是村子,亲人还是同伴?以证据不足为理由,佐助心里正下意识地来逃避这些对立的尖锐问题。

    只是,他早晚也有一天需要面对的。

    相比起来,女生普遍喜欢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男人,儒雅温淳的我爱罗更和她们胃口。

    看着那些兴奋起来的妹子们开始掩着嘴悄悄地讨论哪个更帅、哪个更适合当男朋友,春野樱只觉得莫名想笑;不论男女、不论哪个世界,人类都有很多共同的劣根性,比如喜欢做这种根本不存在可能性的意淫。以她对佐助和我爱罗的了解,他们两个能看上这些叽叽喳喳的女孩们才怪。

    不过不过她很快就笑不出来出来了,因为作为跟在两个帅哥身后的女孩,樱也接受到了瞩目的视线。男生和女生投在她身上的目光都很刺眼,她能理解前者的心态,女生们对她齐齐的羡慕嫉妒恨则是樱第一次感受到。

    仿佛在说“那个狐狸精怎么可以呆在他们两个帅哥身边!”

    微妙的感觉让春野樱有点哭笑不得。

    若是在木叶,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几个忍者不认识她,顾忌到她的身份和实力,自然不会也不敢做出如此失礼的动作。沙忍们不认识她,所以眼神便有些赤裸裸起来。

    我爱罗和佐助已经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件,练出了无视迷妹们、安之若素的本事,反而是樱自己有点不习惯。坐在椅子上,感受到周遭妹子恨不得取而代之的想法,总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闲聊了一阵,便扯到了鸣人身上——这是三个人都很关心的话题。

    “鸣人还在跟着自来也刻苦修炼吗?”我爱罗问道。

    “嗯,还没回来。”春野樱微笑着说道,“我们也只能几个月跟他书信联系一次,不太清楚他的近况,不过应该是一切顺利吧?”

    “小樱,你不止是书信吧?”佐助按捺住翻白眼的冲动说道,“你还给他寄衣服……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春野樱撇撇嘴:“这不比你寄卷轴高明?反正他也不会看。衣服好歹他会穿,而且我和雏田的眼光,总比自来也这个不修边幅的老男人强吧!”

    上次寄了那些多资料,鸣人只看了第一页就睡着了,听说那件事之后,樱也是很无语。

    佐助偏偏还不信,从家族书库里整理了不少他觉得鸣人能用到的风遁资料寄了过去……相比之下,几件新衣服应该是更合适的选择——这是上次鸣人回村后雏田提醒她的,这个细心的妹子发现他的衣角有补丁,想来在野外修炼难免会损坏衣服,两个大男人还要做针线活也是够为难他们的。

    说起来,针线活这种神奇的技术她自己都不懂呢。

    春野樱振振有词的反驳让我爱罗哑然失笑;平静的笑容背后,是他隐藏在心底的一丝羨艳,毕竟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能够这样关怀自己的同伴。

    人总是轻易得不到的东西才会格外珍惜。我爱罗一直渴望着像鸣人这样有正常的人际关系、有同伴也有朋友。

    只是随着我爱罗成为风影,开始把村子的责任抗在自己尚有些稚嫩的肩膀上,在村子里,他身边的人只会与他形成上下级关系,有资格作为同伴来关怀他的人会越来越少……

    (1/2。懒癌仍未治愈!!欠下的更新都会补上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