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失败的嘴炮

时间:2018-09-30作者:观水楼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春野樱上辈子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个理想主义者,觉得人类如果能摒弃肤色、民族、国家、文化的差异,减少内耗,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大同社会,那无疑就是人类的终极理想了。

    所以她觉得这种刻意制造人群间隙的话语,简直是用心险恶,其心可诛。

    等她被现实打脸打多了之后,从理想主义者变成实用主义者之后,她渐渐觉得……这话说得真的很有道理,现实就是即真实又残酷的。

    你把别人当自己人友善对待,别人根本看不起你,甚至恨不得你去死。

    包括自诩文明程度很高的某些族群……呵呵。

    所以到了火影的世界里,她的观念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当然,以忍者的平均道德水平来看,春野樱已经算得上非常温柔善良了。

    歧视是软暴力,六十年间打了三次忍界大战的忍者和忍村并不流行这个,他们对非本村的忍者更多的是敌视,乃至赤裸裸的暴力厮杀。

    而歧视更多地发生在人柱力身上:因为愚昧或者恐惧,人柱力在村中总会受到异样的眼神甚至得到白眼看待。

    春野樱倒不是歧视鸣人。

    但是她对九尾充满了成见。

    木叶的历史,跟九尾沾上边的事件没一件好事,九尾带来的是充满毁灭与杀戮的灾难。

    春野樱现在也亲身接触过九尾了。从它的查克拉质感和它的话语中,樱看不出九尾有丝毫的善意。

    但是鸣人在提出与九尾交朋友的说法时,春野樱并没有阻止他。

    她自己在这个年龄段,也是满脑子都是天真想法的中二少年,想事情总会思考得太过理想、太过简单。

    少女没说什么,等着看桀骜不驯的九尾是怎么回应。

    ——九尾恶毒的话语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放弃吧,鸣人!”春野樱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一头有智慧,对人类却只剩下憎恨的野兽!”

    鸣人摇摇头。

    让春野樱很是意外的是,他释放的善意被九尾如此践踏,鸣人仍然面色沉稳,眼神坚定。

    能够如此冷静地接受挫折,鸣人的成长真是令她惊讶。

    “因为是人柱力的缘故,我也曾经是村子里的一个‘异类’。”鸣人摊开手,缓缓说道,“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我就是九尾,我就是在这种被人白眼甚至敌视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所以我很能理解九尾你的心情。”

    橙发少年抿着嘴,又苦笑了一声。

    春野樱微微皱眉,伸手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却也无话可说。

    她知道,鸣人并不需要同情和怜悯,他需要的是认可。

    “说实话……那时候我也有过报复村子的念头,想过将所有人杀死,屠光整个村子。”鸣人脸色肃然,沉声说着,将自己心底的秘密也掏了出来。

    无须讳言,即便是看起来总是一脸阳光的鸣人,心底里也产生过很多黑暗的念头。

    毕竟……他是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跟九尾你的想法差不多吧?”他自嘲一笑。

    妖狐瞪着浑黄的兽眸,冷眼望着鸣人。

    “哼。”对于鸣人的问题,它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回应。

    “我从自来也大叔和小樱那里了解过关于九尾你的历史……你两次袭击木叶,造成了很多人死亡。但这不是你的本意,你是被人操纵的。”鸣人也不以为意,声音平稳地继续说道。

    “所以九尾其实也是受害者,不分青红皂白就被当作加害者的受害者。”鸣人这句话是对春野樱说的。

    他看出了樱对九尾潜意识的敌意。

    少女抿了抿嘴唇,对鸣人的结论不置可否。

    乍一听,恶贯满盈的九尾好像被洗白了,但是细想一下,鸣人的说法其实也不无道理。

    九尾袭击村子的两起事件中,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宇智波斑和另一个暗中操纵九尾的神秘人,九尾只是从犯,甚至更正确的说法,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工具。

    但是,这样就能把九尾洗得干干净净的话,感情上春野樱完全没法接受。

    她忍住打断鸣人对话、与他辩论的冲动,安静地继续听他说话。

    “我也被误解过。”鸣人转过头,对着九尾说道,“你在我肚子里都看得到吧……你我都明白,那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是多么难受。”

    鸣人比九尾更可怜。

    九尾好歹也是实实在在对木叶造成了伤害。鸣人按理说是用自己的身体封印了九尾的英雄,至少也是英雄之子,结果却被如此对待。

    九尾仍然一声不吭,眼神阴鸷不变。

    “我比九尾你更幸运。”

    “因为我遇到了理解我、认可我的人。”说道这里,鸣人淡淡一笑,转头望了一眼春野樱以及不远处站着的佐助。

    后者还以他一个简单的微笑。

    鸣人继续回忆着,还有伊鲁卡、卡卡西、鹿丸、丁次、三代火影……许许多多的人。

    正是这些人的存在,温暖了鸣人的心灵,使得他不但没有陷入憎恨的深渊,反而产生了要得到所有人认同、成为火影的念头。

    或许这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吧。

    鸣人脸上温柔的笑容仿佛刺痛了九尾,它低吼一声,不耐烦地说道:“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它恶狠狠地望着鸣人,充满煞气的竖瞳看起来极为危险。

    鸣人却不为所动,只是平静地回望过去。

    “从来没有人愿意理解过九尾的想法吧……”

    “我想成为第一个这样做的人。”

    他诚恳地说道。

    如果说这话的是旁边那两个拥有写轮眼的少年少女,九尾绝对是嗤之以鼻。

    宇智波一族的人,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但是,可能是平时傻乎乎的人更容易表现得很真挚吧,至少九尾在鸣人眼中看不出虚假的成分。

    ——他是真的这么认为,并且也打算这样去做的人!

    从少年那双湛蓝的眼眸中,九尾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从未有人——哪怕仅仅是一次,愿意从九尾的角度去理解它的感受和想法。

    九尾也一直认为,哪怕是被人类以人柱力的形式囚禁住,无法得到自由,它也是骄傲的最强尾兽,并不需要得到别人的理解和认可。

    有那么一瞬间,九尾确实动摇了。

    那一刻它的眼神柔和了。

    接着九尾就脸色一变,狂怒起来。

    愤怒于自己的软弱,愤怒于鸣人的话语居然触动了它的心!

    它怒吼一声,爪子狠狠地抓到封印术式上,顿时被封印自动反击的力量打得肉绽皮开、鲜血淋漓!

    “你以为说几句好话,就能骗过了我吗?!”九尾完全不理会手上的伤口,随意地甩着手,高声呼喊道。

    “说得再好听,你也不过是想得到我的力量而已!”

    它恶狠狠地瞪着鸣人,厉声怒喝。

    被木叶囚禁六十年,被写轮眼两度控制、成为他人玩物的深仇大恨,岂是鸣人空口白牙地说几句话就能一笔勾销的?

    它的愤怒、它的憎恨,又岂是这么简单就被化解的?

    嘴炮,并不是万能的。

    “你等着瞧吧……鸣人,”它狞笑起来,杀意赤裸裸地横溢出来,“早晚有一天,我会趁你不小心的时候进行完全尾兽化,将你的身体完全吞噬掉!”

    春野樱听得眉头大皱。

    刚刚才被她暴打过的九尾,凭什么敢当着她的面威胁鸣人?

    “好了伤疤忘了痛吗,九尾?”她上前两步,冷着一张小脸说道,“你在逼我用别天神——”

    话音说到一半时,鸣人打断了她的话。

    “算了,小樱。”他摆摆手说道,“九尾的事情,就让我来解决吧。”

    用别天神来强行让九尾低头,如此强按牛头喝水足够简单粗暴,可能当时很快就会产生明显的效果,但却会留下无穷的后患。

    “至少让我给它下一个保险!”春野樱眉头皱着更紧,沉声说道,“让我用别天神将它对你的杀意抹消掉才行。”

    这是她的底线了——至少要确保鸣人的生命安全。

    鸣人仍是摇头。

    “朋友之间的感情是不需要别天神来维持的。”他简单地解释道。

    “九尾可没把你当成朋友!”少女秀眉一挑,感觉鸣人的坚持真是叫人又好气又好笑。

    “如果你对它使用别天神的话,那么它就永远也不会再认可人类了。”鸣人坚定地说道,“何况,九尾也没那么容易进入完全尾兽化,将我杀死,从我身上复活……”

    “因为,我有你们两个同伴在帮助我啊!”

    这倒是一个重要原因:实在不行,她再用别天神也可以力挽狂澜。

    但是……

    春野樱咬咬嘴唇,想再说些什么,地面突然晃动了一下。

    鸣人的身体快要苏醒过来了。

    春野樱知道是离开的时候了。

    少女看了看鸣人,又望了一眼满脸凶恶的九尾,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正如鸣人所说的,这是他和九尾之间的事情,她作为局外人,不好介入进去。

    虽然事实上她早已经深深介入了。

    被春野樱狠狠收拾了一顿,又得知她拥有别天神如此强大的幻术,那只狐狸无论想对鸣人做什么,都必须考虑到春野樱的存在。

    是时候离开了。

    春野樱最后把目光投向封印空间的一个隐蔽角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这里出现了一点查克拉的波动……有人在这里留下了他的查克拉!”

    但是再看时,已经完全察觉不出异样了。

    “是谁呢?”

    封印空间又剧烈晃了一下。

    好一阵天摇地晃,紧接着,三人眼前一亮,已经从鸣人体内的封印空间中脱离开来,出现在阳光明媚的现实世界里。

    “我们回来了……”

    “休息一下吧。”春野樱望着微微喘气、兴致不高的两人,提议道,“一会休息好了之后,再来模拟演练对战时的合作方式……”

    ……

    ……

    第七班的修行之后一直正常地进行了下去。

    几日后,纲手收到了雾忍方面发来的急函。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