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五百二十五章 各自的新术

时间:2018-09-19作者:观水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初代大人用的木遁!”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戴着眼睛的乌冬;他喜欢看书,知道很多有用没用的知识,所以第一个认了出来。

    那个缠在春野樱腿上、腰上和身上,如绳子般将其紧紧束缚住的藤蔓,显然是木遁的效果。

    “木遁?”

    木叶丸和鸣人同时说道。

    一个是惊讶,一个是疑惑。

    “鸣人哥哥,木遁是初代大人使用的忍术,传说中它的威力极强,柱间大人就是用它平定了乱世,建立了木叶隐村的。”木叶丸回忆着爷爷教授他的知识,快速解释道。

    提到初代火影的威名,哪怕是鸣人也霎时间明白了。

    “所以萌黄会成为下一个初代火影吗?”他有点诧异。

    “她还插得远着呢!”

    春野樱笑道。她的手脚稍微发力,便挣脱了看似坚韧粗壮的藤条,从萌黄的术中走了出来。

    “不过……我确实大吃了一惊。”

    她扯下一段藤蔓,揉了揉,放到眼前仔细观察了一番,口中啧啧称奇。

    这确实是活生生的植物。

    刚才春野樱感知到萌黄同时使出水遁和土遁性质变化,其后又生成了一股质感有点熟悉的查克拉,就猜到她是进行了血继限界的性质变化。

    水加上土,显然就是木遁。

    当然,萌黄的木遁,跟初代那种饱含生命力的木遁相比自然是差别巨大;前面已经说过,柱间的木遁本质上是水、土、阳融合成的血继淘汰。

    而萌黄这种强度的藤蔓,甚至连大和的木遁都远远比不上。

    ——大和好歹也是精英上忍,水和土性质变化都玩得很溜的忍术型忍者。

    不过,能在这个年纪自行开发出血继限界,已经相当惊人了。

    “居然是木遁,厉害!”春野樱点点头,由衷地感叹道,“在你这个年龄开发出自己的血继限界,这种天赋在忍界都算是凤毛麟角了!”

    春野樱一直觉得萌黄很有修习水遁的天分。

    但她也从未想过,萌黄竟会如此惊才绝艳!

    “我是听了老师您第一次修炼出冰遁时的经验之后,想着自己也可以尝试一下,就把木遁修炼出来了。”萌黄得意洋洋地笑道,“好像也不是很难的样子!”

    萌黄一副意满志得的模样。

    春野樱扬了扬眉毛。

    血继限界不难吗?整个火影世界一共才多少忍者有血继限界的?

    现役忍者五个村子加起来都不够二十万人。其中会用属性血继限界的忍者——尤其是不靠血统遗传自己开创血继的忍者——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哪怕是春野樱自己,当年开发出冰遁时,也不是轻松就完成的。

    “但是术的强度还有待提升。”樱老师决定给她泼一盘冷水,话锋一转便说道,“你对水遁的性质变化只能说是凑合,土遁性质变化可能连粗通都算不上。”

    “所以你费了这么大力气,结果施展出来的木遁效果还不如老老实实地用水遁的效果强。”

    “以你木遁现在的程度,顶多叫做草遁而已!”

    “啊?”萌黄嘟着嘴,大受打击地低下了头。

    “草遁……?好难听!”她喃喃地说道。

    看着女孩被她打击得一脸沮丧的表情,春野樱也有点无奈。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才明白;做了老师之后,少女才知道学生的骄矜自满情绪绝对不能放纵,适当的打击,虽然无奈,却也是必要的。而越是批评,就越能说明春野樱对萌黄的关注。

    “先把基础夯实,再讨论高级的属性融合才有意义。”春野樱对她告诫道。

    “不然的话,光凭你这手粗糙的水、土性质变化,施展出来的木遁再怎么修炼也不会有质的进步,永远只会停留在半桶水的程度!”

    一味地追求强大忍术,却不注重基础,是很多年轻人的通病。佐助曾经犯过这个毛病,现在已经纠正过来了;春野樱担心的是萌黄也会被木遁的强大所诱惑,而忽略了自己的根基,成为忍界版的伤仲永。

    樱甚至考虑过要求萌黄暂停木遁的修炼,先把她那惨不忍睹的土遁性质变化补回来再说。

    只不过春野樱暂且还不是萌黄的师父,只是带队老师而已,没有立场提出这等严厉的要求。

    说实话,萌黄的资质让她都有几分收徒的冲动了。

    春野樱淡淡一笑,摸了摸萌黄的脑袋。

    “好了,别难过啦……老师对你严厉一些,也是为你好嘛!”少女笑道,“只要你不好高骛远,脚踏实地地修炼,以你的天赋,早晚都会超越纲手大人,成为一位伟大的女忍者的!”

    “加油吧,萌黄!”

    “是,樱老师!”

    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萌黄就又恢复了元气了。

    最后是乌冬上来展示了他的新术。

    如果说木叶丸给她省心的惊喜,萌黄给她的是劳心的惊喜与惊吓兼有,那么乌冬带给春野樱的,就是纯粹累心的惊吓了——

    “等等,乌冬……你的新术就是这个吗?”

    春野樱看着眼前看起来晶莹透亮、宛如纯净冰块般的胶体,打心底升起了一股恶寒。

    这个术看起来很漂亮,但问题是……

    它是用鼻涕来完成的啊!

    春野樱真是被乌冬的创意惊吓到了。

    偏偏乌冬还很引以为豪的样子:“我用鼻涕和水融合起来,然后用查克拉将它凝固,就形成了我的新术,鼻水之术!”

    “噔噔噔噔~怎么样,很厉害吧?”他面带得色地转过头。

    “厉害个毛线啊……”春野樱都快吐槽不过来了,这个术的最大杀伤力是能恶心死对手吧?

    “这种恶心又没用的忍术,禁止掉啊!”她赶紧用水遁将乌冬的忍术从眼前清洗掉,叹了一口气说道,“乌冬你的天赋在于幻术,认认真真地把我的那招幻术修炼好了!踏踏实实地前进,你也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幻术忍者的。”

    “为什么要把精力花在开发这些花俏而不实用的秘术上面呢?”

    春野樱谆谆教导道。

    乌冬的资质在三人中属于最平庸的一档,而且他的天赋还是在幻术上,这正好是春野樱最不擅长的领域,所以她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去指导他。

    乌冬最好的师父,应该是宇智波止水,其次是鼬,再次才是村中的其他擅长幻术的忍者,

    然而自从宇智波被灭族后,整个木叶的幻术水平就蹭蹭地下降了几个档次。

    以至于连夕日红这样只有一手幻术能看的忍者都升上了上忍。

    倒不是春野樱对雏田的带队老师有什么意见。

    她只是客观评价红的幻术水平而已——矮子里拔将军,红的水平确实相比其他忍者高许多,但是跟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春野樱相比,红又算不了什么了。

    春野樱班的三个学生,各自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忍者道路和前程。

    木叶丸有三代照看无需她操心;萌黄有木遁傍身,一定会被村子高度重视的,也不劳她费心了;就连乌冬,也有适合他自己使用和深入修炼的幻术,虽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师父,但他也不必着急,暂时无需春野樱太过操心。

    所以春野樱能做的,便只剩下指导一下他们的忍术修炼了。

    而木叶忍者在阳光明媚的训练场上挥洒汗水的时候,忍界的另一边,却有一处地方一片昏沉、不见一丝阳光。

    水之国。

    大洋上。

    长九郎兄弟正带着一众雾忍暗部们站在海面上。

    他们所站之处,还算是阳光灿烂、波澜不惊;但是隔着上千米外的距离,却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的场景,往上望去,只见厚重而压抑的云层遮天蔽日,牢牢遮蔽住阳光,将风雨中的海面渲染得更加凝重。

    乌云下是密如水帘的狂风骤雨,惊涛骇浪阵阵涌起。

    长九郎身上背着鲆鲽双刀,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整整十五天了,这场奇怪的风暴还未停止,甚至可以是越演越烈了!”他望着眼前的景象,沉声说道。

    “一般而言,进入十月之后,海面上就不会有范围这么大、持续这么久的风暴了……除非,三尾就在风暴里面!”他皱起眉头,缓缓说道。

    “那么,它到底在哪呢?”一个暗部问道。

    “如果这是一个台风或者热带气旋的话,它应当有一个风暴中心或者台风眼,三尾很可能就在那里面。”长九郎断然说道。

    “哥哥,热带气旋需要有阳光加热海面,将海水蒸发到天上,形成一个低压中心。”长十郎走上前来,小声说道,“冬天的阳光和温度是满足不了这个条件的!所以,这不可能是台风。”

    长九郎只是摇头。

    “我愚蠢的弟弟啊……根据经验,冬天的风暴也不会持续这么久、表现成这样,所以这表明有什么东西造成了违背经验的反常!你用常识来衡量反常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他缓缓说道。

    他挥挥手,招呼着暗部们跟上。

    “走了,我们进去!”

    “从外围到风暴中心,我们要进行拉网式的搜补……大家要打起精神来,一定要先于晓之前找到三尾!虽然捕捉三尾的任务拜托了木叶的忍者来帮忙,但是我们也得表现出雾忍的志气来才行!”

    长九郎稳重的声音从前头传来。

    雾忍们披着雨衣,从海面上跑过去,鱼贯走入那一片黑暗的风暴区域。

    呼啸的暴风中,雨越下越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