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五百零七章 云忍的目的

时间:2018-09-09作者:观水楼

    来人穿着一(身shen)白色的无袖马甲,头和颈隐藏在屋檐下的(阴yin)影中,叫人看不清他的面目。

    但是那声音,(春chun)野樱却非常的熟悉。

    “是你……奇拉比。”

    (春chun)野樱的声音漠然而没有起伏。对人柱力出现在这里,(春chun)野樱即是惊讶和失望,又明白……这是(情qing)理之中的事(情qing)。奇拉比只是执行命令而已。

    她脑海中蓦然回想起,前两天与奇拉比对拳的画面。

    右手下意识在睡衣上使劲擦了擦。

    脏。

    奇拉比没有说话,缓缓走出长廊,走进庭院中。

    然后将抗在肩上的还在蠕动的那个女人提起来,扔到脚下。

    女人的状况极惨:她的手脚被强行掰断,折成诡异的形状,然后又被刀剑贯穿,串到一起,像是一根人(肉rou)串烧。云忍下手极有分寸,虽然重创了女人,却仍然给她留下了最后一口气,让她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依旧苟活着。

    而这份残忍的分寸,展现在(春chun)野樱面前时,她只感到通体发凉。

    女人意识还清醒着,被封印术式束缚,嘴里说不出话,只能呜呜地低鸣。

    就着月光,(春chun)野樱看清了地上的(身shen)影。

    她与那个只剩眼珠子还能转动的女人眼神对上,少女一直绷紧的小脸,突然垮了下来。

    “静音……”

    (春chun)野樱瞪大了眼睛,眼眶一下子变红了。

    眼前这个虚弱的可怜人,竟是她的师姐!

    她银牙紧咬,咬得牙关咯吱作响,晶莹的水珠却从眼里不可遏止地流了出来。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跟在奇拉比(身shen)后的其余云忍们,将剩余的木叶使者也一一带了过来。

    算上静音,一共十四个人,全都手脚掰断,长刀串成人串,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

    战斗组剩下的那个上忍也未能幸免,心脏被贯穿,失去生息的**被随意地丢到一边。

    除去(春chun)野樱,使节团剩下的十五个人,战斗组的佐井和上忍死亡,其余人等全部重伤被俘。

    被扔到庭院中,在少女面前排开。

    (春chun)野樱浑(身shen)冰冷,微微发颤。

    “云忍……你们惹怒我了。”

    少女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用力迸了出来。

    “今天晚上,不是我死,就是你们亡!”

    强烈的愤怒,混入(春chun)野樱的精神中,让她浑(身shen)上下散逸出来的查克拉,变得冰冷而充满危险的味道。

    杀气随着她的话语涌动流出,弥漫在空气中,浓郁得仿佛在半空中凝成了霜雪。

    “哈哈哈——!”

    雷影却无视了她的杀意,狂笑起来:“先别急着说这样的话……我可没有在这里将你们击杀的打算!”

    (春chun)野樱脸色不动,冰冷的视线转过头,瞥了雷影一眼。

    “你什么意思?”少女的气势凛然内敛,像是等待着爆发的火山,语气却极冷,漠然问道。

    “你该不会……”

    “有你们能生擒我的幼稚幻想吧!”

    (春chun)野樱嘴角露出一个鄙夷的冷笑。

    “不。”

    艾干脆利落地应道,脸上的神(情qing)不像(春chun)野樱印象中那么粗豪,反而显得狡诈起来。

    “我只是,想邀请你加入云忍村而已!”

    “很简单,只要你选择加入我们云忍村……我就放你们安全离开。”

    (春chun)野樱眸子微微眯起。

    这又是什么(阴yin)谋?忍村岂是这等儿戏就能加入的?忠诚度的问题不说,(春chun)野樱加入云忍,这又会激起什么样的村际争斗?反正,云忍的打算,她看不懂。

    但这并不妨碍(春chun)野樱突然来了一个主意:“想要我加入?可以!”

    她打断雷影的话,说道:“你先放他们离开,等我确认他们已经越过火之国边界,我就同意加入你们村子!”

    “呵呵!”艾冷笑两声,“(春chun)野樱,你别把我们当傻子啊!老老实实听老子说完!”

    说着,他给奇拉比使了个眼色。

    人柱力会意地点头。

    他一把抓起四肢俱断、体无完肤的静音,脸上突然间露出了一个令人生厌的恶心(淫yin)笑。

    一个(春chun)野樱完全想象不出会在奇拉比这种不近女色的人脸上出现的(淫yin)笑。

    他把粗大的手掌覆在女人的胯部上,火(热re)的气息贴住了女孩子最(娇jiao)嫩敏感的位置。

    然后——

    雷光爆闪!

    已经虚弱得连闷哼都发不出来的静音,突然全(身shen)猛地一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耀眼的蓝光,贯穿了静音的下(身shen)。

    鲜血、泪水和唾液混在一起,从女人脸上流了下来。

    “住手!”

    (春chun)野樱目呲(欲yu)裂,狂吼一声!

    少女下意识想要冲过去,然而理智却将她牢牢束缚在原地,告诉她必须保持冷静,不能被他们激怒。

    强大的意志力,生生将她滔天的愤怒压制住。

    她的脚竟像是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奇拉比……在她印象中明明是个女色不沾的钢铁直男……为什么?

    “杀人不过头点地……为什么要这样做,混账!”她咬着牙,沉声问道。

    (春chun)野樱从未想过,她在资料中看过的那些女忍者被敌人俘获之后的惨痛经历,会如此发生在自己面前!

    “嘿嘿。”奇拉比露出了满足、舒爽的笑容,意犹未尽地将他的手从女人焦黑一片的下体处拿开。

    他没有回答樱的问题,但那个变态的笑容,已经给了她答案。

    他就是喜欢这样做。

    “这个女人已经彻底废了。”

    奇拉比看了看静音不住上翻的白眼,粗大的手指伸入她的嘴里,拨弄了一下无力的舌头,又在她柔软的(胸xiong)上擦了擦指间的唾液,无趣地说道。

    说着,他随手解开静音的封印,女人的呻吟声便不再是模糊的低声呜叫,而是清晰的、没有意义的低声惨叫。

    “听听,多美妙的声音!”

    人柱力随手把女人扔到一边,用脚踩了踩女人被烤焦碳化的部分,听着静音有气无力的痛呼声加大了几分,咧嘴一笑。

    “可惜,不经玩。”男人遗憾地说道。

    说着,他还尤为满足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女俘虏。

    “看到了吗,(春chun)野樱?”雷影瞥了(春chun)野樱,脸上的表(情qing)愈发显得(阴yin)险狡诈,“别再想着耍滑头了。不然,下一次遭这个罪的,就不止是静音了!”

    “你没有多少时间考虑!”他冷笑一声,“这些人的伤势,坚持不了太久!尤其是静音,再不接受治疗,她很快就要死了……”

    “说实话,哪怕是现在就让她接受治疗,这个女人可能也再也做不了忍者了。”

    艾撇了撇直翻白眼的女人,不屑地说道。

    (春chun)野樱脸色(阴yin)沉,沉默不语。

    坚韧的意志强行将汹涌的(情qing)绪压制住,脑子疯狂转动,想要理清今晚发生的事(情qing)的真相。

    雷影艾和八尾人柱力奇拉比(性xing)(情qing)大变,一个突然从粗豪直爽变成狡诈(阴yin)险,一个从对女人不感冒变成凌魔,这还可以用认识不久、知面不知心解释。

    但是提出如此荒诞的要求,又怎么说?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就这样加入云忍村的。”(春chun)野樱冷冷地说道。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加入你们村子,你们这样破坏合盟,导致五村联盟破灭,到时整个忍界被晓颠覆,你们又能苟存到什么时候?”

    “除非……你们跟晓联合了?”

    “很好!”雷影大笑,“你总算提出了有诚意的问题!”

    “你放心。与晓联合,那是与虎谋皮。就算得一时之利,等晓的大业完成,云忍也会被良弓藏走狗烹……我们没这么愚蠢!”

    “五村联盟我们不会破坏,但是你仍然会加入云忍村当中!”

    (春chun)野樱更加不解。

    “凭什么?”

    她冷声问道。

    雷影傲然站立,豪迈一笑:“就凭我们云忍村独有的秘术——”

    “虚假瀑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