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四百五十七章 团藏VS春野樱!

时间:2018-08-13作者:观水楼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另一边。

    战场边缘的两侧,还未恢复元气的佐助和躲在一旁看戏的面具男,都没有掺和进场中两人战斗的打算。

    将自身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宇智波带土,唯一裸露在外的那只写轮眼眼神盯在春野樱身上,渐渐变得冰冷起来。

    如果说一开始冰遁少女的进场,只是让他有点意外的话;现在的春野樱,已经让带土感觉到了事态出现脱离掌控的苗头。

    当然,也仅仅是苗头而已……离真正的失控,还差得远。

    带土双手怀抱,迎着风高高站着,默默地观察着场下的战斗。

    站立在河水上,魔镜冰晶之术被破解得干干净净的少女,表情仍然泰然自若。

    “哼……虚张声势!”团藏冷哼一声。

    他微微喘着气,多年未曾施展过如此高强度的忍术轰炸,使得团藏体内的经脉在沸腾的查克拉冲击下,隐隐刺痛。然而凭着磐石般的意志力,团藏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强行无视了疼痛。

    “我倒要看看……”老人说着,一边又抬起右手,望了一眼手臂上的眼睛,冷冷地说道,“没了那一招,你要怎么战斗!”

    春野樱看得很清楚,团藏那只镶嵌着写轮眼的丑陋右臂上,已经有四只眼睛,永远地闭上了。

    粉发少女心中如明镜般透亮。

    那是团藏死而复生的术……

    伊邪那美。

    以写轮眼的永久性失明为代价,将自己恢复到发动术的瞬间的那个状态,能够扭转死亡的一个术。

    当然,还有其他的限制,例如对查克拉的消耗极高、持续时间不长等等。

    闭上了四只眼睛,也就意味着团藏已经死了四次:她没赶到之前一次,被须作捏死一次,被她的冰遁和冰瞬身杀死两次。

    团藏还有六次机会。

    这些情报,是在审问过团藏、查阅过根部资料库之后,木叶才得知的;穿越过来之前,春野樱向纲手询问佐助闹别扭的事情经过时,正巧详细了解过它的内容。

    团藏以为他已经破解了春野樱的底牌……

    其实,正相反,是他的底牌早就被春野樱识破了!

    “是不是故弄玄虚,你攻过来就知道了。”少女浅笑一声,轻蔑之意洋溢在脸上,“还是说……你不敢?”

    团藏浑浊的左眼眯缝了起来。

    “老夫本以为你会和我这个火影并肩作战,一起对付这两个宇智波匪类,”他的声音干冷死硬,缓缓地从口中吐出,“没想到你居然因为一些个人的恩怨执意攻击我,不顾大敌只为小仇,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闭嘴吧,老不死的东西……”春野樱笑容敛下,碧色双眸中的眼神变得冰冷如霜,“你就是木叶最大的毒瘤!先把你清理掉,再去对付他们两个,对我来说也是绰绰有余!”

    凌厉的杀意从少女的唇齿间流溢而出。

    团藏不再言语,神情一肃,双手合在身前,查克拉猛地提起。

    结印的速度快得仿佛手上出现了残影!

    “风遁-真空大玉!”

    霎时间,数道波纹般的凌厉气刃,从老人口中疾速喷吐而出!

    春野樱的应对,从容而简洁。

    她的结印速度谈不上快,甚至可以说是慢悠悠,只是简单地合在胸前。

    小腿微微抬起,黑色凉鞋脱离水面,然后——猛地踩下去!

    唰唰!

    仅仅是两个简单的动作,樱便牵扯起巨量的清水,霎时间化作厚重的水龙,悍然迎上团藏的风遁环刃!

    轰轰轰!

    强力风遁与水遁毫无花巧的一记正面对抗,在战场上化作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接着,无数水花从空中落下,水龙利齿咬碎了风刃,狂躁的强风顿时四散而去,而余劲犹能在地上划出深深的裂痕!

    春野樱的忍术胜了一筹。

    强吞真空玉之后,水流的余劲未消,犹然张牙舞爪地咬向老人!

    这水遁……好强!团藏心中凛然,猛地伏低身子。

    然后,身形暴起!

    如疾风狂雷,撕裂强弩之末的水流,一个箭步便冲到了春野樱身前。

    近身战!

    这是与忍术型忍者作战时,最好的应对。

    老人手中的苦无,不知何时已经灌注满风遁性质变化的查克拉,精粹而锋锐的查克拉黏在钢铁上,将苦无延展成半米长的利剑。

    冲锋的瞬间,团藏手腕翻转,倒持苦无,风遁查克拉凝聚出的利剑以一个刁钻犀利的角度,刺向似乎仍未反应过来的少女的胸口!

    得手了……!

    看着查克拉剑刃迅速逼近春野樱,而少女呆立着,像是被吓到似的仍未做出应对的情形,团藏心中大定。

    他甚至想象得出,下一秒,利剑划破织物,刺穿娇嫩肌肤,剖开柔软脂肪,在鲜红的心脏上捅出一个大洞的场景……

    可惜,如果他是那个世界的团藏的话,就绝不会产生如此幻觉——

    不……那个团藏根本不会考虑跟春野樱贴身近战的事情!

    就在少女的要害与查克拉利刃近在咫尺的瞬间,春野樱动了。

    沉肩侧身,左手迅速抬起,素手并指如刀,精准地打在老人右手手腕上,格开苦无,避过老人势在必得的一击。

    左肩沉下的同时右肩顺势前递,少女右手纤指虚握,曲折成爪,突然探出!这动作迅捷如虎,电光火石之间,便按在了团藏左手手腕上,将其蠢蠢欲动的左手强行镇压了下来!

    好快的动作……!

    团藏心中猛地一惊。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春野樱先前的迟钝应对,原来不是反应不及,而是对于反制他胸有成竹!

    他又错了。

    春野樱的应对,又岂止是轻描淡写的反制而已?

    “怪力术-咏春暗腿!”

    双手将团藏制住的瞬间,春野樱腰上发力,倏地抬起右腿,纤直的小腿向后高摆,一脚踢出!

    这是一记足以开山裂石、地崩山摧的踢击。

    光是听着空气被小腿撕开的裂帛声、尖啸声,就足以叫旁观者都毛骨悚然了!

    被这一脚正面踢中的团藏,瞳孔猛地暴缩,只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从胸口涌了上来,与那白皙足弓接触的血肉,登时像是豆腐般被层层碾碎,糊成肉糜……

    团藏干瘦的身体如同一个被撕裂的布娃娃般,高速倒飞出去,撞到桥身上。

    轰!

    大桥终于承受不住接连的打击,轰然倒塌。

    啪哒!

    带土从倒塌的石台上跳出来,落到边上。

    眼中的目光,终于开始正视起场中孑然伫立的少女来。

    木叶何时出了如此一个高手?

    甚至说,掌控冰遁的水无月一族早以被他完全剿灭,忍界又是从哪里冒出来了这么一个冰遁如此娴熟的强者?

    他完全没有头绪。

    但是带土并不着急。

    长期以来作为幕后boss暗中操纵一切,制造了无数悲欢离合的他,对于任何意外都有百分百的把握去控制住事态,将其完全铲除干净。

    正如佐助说的。

    冰遁……

    一种低劣下等的血继限界而已。

    带土当年屠灭水无月一族如屠狗!

    春野樱何来在写轮眼面前放肆的资本!

    正是握着如此的自信,带土此刻看着场中两人的战斗,更多的是摆着一种饶有兴致、居高临下的姿态。

    仿佛在看猴戏。

    团藏……在他看来不过是蝼蚁,用来刺激佐助的道具而已。

    春野樱……也就那招冰瞬身稍微有点看头。

    那瞬身的速度,那战斗的姿态,竟让他隐约想起了自己的老师,想起了这么多年他唯一一次败迹,想起了那场超高速战斗中,他被波风水门一招重创的场景!

    可惜,被香磷识破了需要借助冰块作为媒介才能施展的弱点。

    没有冰块,她就没法再施展那招近乎无解的瞬身术。带土还以为这就是春野樱的极限了,没想到……

    春野樱那手随手施展的、精妙绝伦的水遁和凶悍得不讲道理的怪力术,让他相当的意外。

    而最值得他重视的,还是在近身战中,少女表现出来的极快的反应速度……

    “不愧是能使出如此瞬身术的忍者……”带土意识到,团藏把她当作专精忍术的偏科忍者,实在是太想当然了。

    没有足够快的反应速度和敏捷动作,她会怎敢随意地穿梭时空,贴到敌人脸上进攻?

    正如波风水门,他最可怕的,不是那无解的飞雷神,而是其驾驭飞雷神的超快反应速度和敏捷动作!

    “有意思。”

    面具男在心中自言自语着。

    “如果你比团藏还强……那就用你来做佐助的磨刀石好了!”

    “同伴的厮杀,亲手抹去羁绊和回忆,比起复仇,这才是更快地滋长憎恨、堕入黑暗的方法啊……”

    带土面具下的嘴角,挂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

    场下,桥梁倒塌后,砖石碎裂、土砂崩出、灰尘弥漫。

    等浓尘散开。

    团藏的身形立在废墟顶上,影影倬倬地显现出来。

    “只剩五颗眼睛了……”

    老人习惯性地瞥了一眼手臂,心中暗暗想着。

    “纲手的怪力术吗?很强的体术……”他左手虚按在胸口,仿佛那里仍在隐隐作痛,“不过,你也到此为止了,春野樱。”

    团藏伸出右手,手指着春野樱,声音低沉而残忍。

    随着老人的话音落下。

    黑色的咒文从少女右手皓腕上的一个黑点中延展开来,迅速地在她的皮肤上爬行,转眼间,便布满了樱的全身上下,连脸上都露出了黑色的斑纹!

    “咒印?”

    在一旁默默观战的香磷讶异地喊道。

    “没错,是定身术咒印……效力相当强大的术式。”带土冷笑一声,说道。

    “现在……你已经动弹不得了。”团藏好整以暇地从废墟上走下来,取出长刀。

    “你败了,春野樱。”

    粉发少女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转动,她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手上的黑色印记,又望了一眼团藏。

    轻笑出来——

    “哦?”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