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一百章 道歉的时候露出胸部……是个屁的常识啊!

时间:2017-10-13作者:观水楼

    第一百章道歉的时候露出胸部……是个屁的常识啊!

    “血继限界分身,我们都很久没见过喽!”三代的语气带着几分期待。

    “遵命,火影大人。”春野樱点头说道,走到一旁空旷点的地方。

    双手飞快地结印:未--巳--寅--午--戌,“冰遁-冰分身!”

    另一个春野樱随着一团烟雾的冒出,伫立在办公室里。

    她活动着腕关节,一双不带感情的碧色眸子从左到右,淡漠地扫视过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在团藏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分身摇曳着腰肢,向前探了一步,走到樱身前,手中悄然生出两把冰苦无,一手护在胸前,一手停在腰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即便是身处绝对安全的火影办公室,冰分身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在场的人看在眼里,都是心中一动,三个影级强者都是身经百战的忍者,自然不会看不出冰分身的奥妙。

    她探出的那精准的一步,正好将本尊小樱护在身后,隐隐封住了三人可能的进攻方向。

    看似曼妙娇柔的扭腰,其实是高明的体术动作。大腿摆动的同时,自下而上的臀、腰、肋、肩以及头部,脊柱上的整条线都在随着少女摇曳生姿的步伐而轻轻摇摆,身体重心微微晃动,不但能避免被敌人锁定,更是时刻在调整发力的姿态,似乎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便能立刻暴起杀敌!

    浓郁的柔拳味道。

    三代知道樱从雏田身上学了一些柔拳的知识,体术上粘上几分柔拳的气息并不出奇。但是分身也能使出如此精妙体术动作吗……他吸了一口水烟,吧唧着嘴,朝窗外呼了一口烟雾,似乎已经沉浸在烟草美妙的味道之中。

    另一旁,纲手双手交握拄在桌子上,慵懒地托住下巴,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

    而刚刚从三代手里接过卷轴扫了几眼的团藏,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冰分身,眯着眼睛,右手一答一答地敲着拐杖,默默无语,似乎没发现冰分身对他若隐若现的敌意和警惕似的,一贯阴沉的脸色叫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用余光看了一眼三人的反应,樱朗声说道:“她是战斗型的冰分身。”

    接着是侦察型。樱放慢了结印速度:未--巳--寅--巳--戌,“冰遁-冰分身!”

    烟雾缭绕中,另一位与樱外表一模一样的少女出现在场上。

    她微微向本尊以及在场的其余三人颔首致意,淡淡地说道:“我是侦察型冰分身。”接着便仔细地观察起办公室的环境来。同为冰分身,外貌毫无二致,这一位却能与战斗分身明显地区别开来——战斗分身给人一种冰山般冰冷坚硬的感觉,而侦察分身的气质却是如同清泉一般的冷冽。

    最后是医用型。这次樱的结印更慢更仔细:未--巳--寅--午--巳--戌,“冰遁-冰——咳咳,咳咳!”

    烟雾刚刚冒出,冰分身还没开始显形,樱突然猛地停止施术,连连假咳几声掩饰尴尬:“咳,抱歉,我失误了。”

    其实她没有失误,只是差点把实验室的那种分身在这里召唤出来了……

    不得不说,樱无意间又拯救了三代一次。

    不然,在之后的追悼会上,提到三代死因时,“因鼻血不止失血过量而死”,那该有多尴尬啊……追悼会真的开不下去好吗……

    嗯,命运的齿轮不知不觉间被少女拨到另一个方向!

    以上都是胡扯……闲话且止住。

    三人当然不知道樱犯下的是什么失误,也没有在意这个,所以他们还能淡定地看着樱重新结印,将最后一种冰分身召唤出来——

    她是一个更精致的分身。不,应该说,她是……鲜活的一个人。

    她脸上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下淡紫色的血管隐约可见,她小巧的鼻翼在一呼一吸之间微微抽动,她胸口在随着呼吸轻微起伏,甚至她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潮湿的温热。

    她眨着眼睛,绿宝石一样的眸子如同真人般灵动;她贴着樱的身子栩栩如生地站着,做着和樱一样的结印手势,仿佛只要一眨眼,再睁开时就无法分得清两人谁是本尊,谁是分身。

    ——不不不,其实还是分得出来的,更漂亮的更像真人的那个是分身。

    从战斗的角度上看,医用型冰分身毫无疑问是不适合出现在战场上的垃圾忍术;但是在场三人却同时意识到了她的作用。

    “这就是三种冰分身了吗?”沉默了一会,最先说话的却是团藏,“我记得之前村子还收留了另一位开启了冰遁血继限界的水无月,看来,水无月和春野要以冰遁家族的名号在木叶传承下去了……”

    “呵呵,”火影世界并没有歪用“呵呵”的梗,三代这是真心的笑容,这个曾经站立在权力巅峰许多年的男人,此刻笑得像一个看到子孙满堂的老人,“木叶枝繁叶茂啊!”

    樱现在还无法对这种情绪产生共鸣,她心里吐槽道:水无月要传承下去,那白岂不是要招一个上门女婿?又或者是未婚生子?

    怎么有点给母猪配种的感觉?樱感觉自己额头上冒出了烟线。

    至于她自己……这丫现在还是单身派,嗯,暂时不考虑这些!

    是的,嫁人的话是心理上的搞基,百合的话又是生理的搞姬,这种问题,简直是一团乱麻、无从下手啊!所以暂且还是先做一条高贵的单身狗吧。

    对了,听说网络上变文还有一种自嫁的流派……噫,那不是变态吗!

    严格说来,自我恋虽然罕见,但也是人类性向之一:异/同/双性恋以外的第四种性取向。只是人们通常还是把自我恋当成一种疾病,嗯,也就是心理变态。

    离开火影办公室的一路上她都在胡思乱想。

    次日清晨,阳光熹微,虫鸣鸟语中夹杂着几声不和谐的叫声。

    睡眼惺忪的春野樱被一脸不善的黄毛、红眼两人堵在家中。

    “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她揉着眼睛,穿着睡衣和短裤,站在门口说道。

    “找你有什么事……?”烟发帅气少年嘴角抽动了一下,“你该不会把你昨天干的好事给忘了吧?”

    “哈呀~~”樱小姐仰着头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深吸了一口气,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部,将她的睡意驱散了不少,“昨天我干的好事?”

    她向后弯腰,柔软地伸展着身段,脸蛋正对着头顶洁白的天花板,还带着几分睡意的脑子使劲回忆她昨天干了什么事情。

    “昨天干了啥来着?昨天,我一直在实验室啊……”

    她望着天花板喃喃说道,一边出神地望着门梁上的装饰花纹。

    “去实验室之前呢?”佐助循循善诱地说道,脸色越发不善。

    “之前?”樱小姐扭着头,活动了一下颈骨,晃了晃脑袋,站直了身子,顿时清醒了许多,“噢,我和你们在训练场……”

    “是用一个分身假装是自己来和我们训练吧!”黄毛小狐狸不满地插话道。

    “诶?!!“少女脸色一变,“你们怎么知……啊呸,不是,你们怎么这样说,昨天当然是本尊去的啦!”

    咦,冰分身应该不会被他们看穿的吧?切磋的话应付两三场应该没问题啊!

    “还骗人!我们亲眼看到她变成冰块了的!”鸣人挥舞着手,忿忿地嚷道。

    “哼,居然用一个分身糊弄我们!”佐助双手抱臂,冷笑一声,“而且还躲在我们不知道的实验室里,我们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

    啊哈~少女尴尬地笑了一下,当然不能被你们找到了,昨天实验用的分身……只能给雏田看,可没法给你们看……

    “咳咳,分身解除了吗?不应该啊,冰分身可是战斗力很高,也很耐……咳……揍的呀!”她连忙施展转移话题大法。

    “没有,她一直在旁边坐着,然后突然就变成冰块了!”鸣人还是太连清,中了某人的奸计。

    但是佐助就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才不会轻易被带歪话题:“哼~别想扯开话题!”

    “说吧!用分身敷衍我们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烟发少年寒着小脸呛声说道。

    按照忍者们不成文的规则,没有事先说明就用分身和别人切磋其实是挺不尊重人的行为,有点看不起人的意味,特别是平级之间的忍者——反过来说,存在师生关系的卡卡西就可以用影分身和她们战斗。

    樱刚刚升为中忍,比佐助和鸣人两个下忍高一级,按这个潜规则的说法,她不打个招呼就用分身和两人切磋没有问题。不过春野樱要是真的对并肩作战的同伴这样干,那就是情商爆炸,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佐助才有点生气;反倒是鸣人没说什么,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可没这么敏感,他只是昨天没找着小樱,今天才过来看一下的。

    “啊啊……那个,我赔礼道歉!”

    樱也觉察到了佐助的小情绪,这事错在她身上,所以她干净利落地道歉了,鞠了一个非常正式的、九十度的躬。

    不过,好像有个说法叫做“道歉的时候把胸部露出来是一种常识”……?她弯腰时手按在睡衣宽松露光的领口上,突然想起网上流传的一句话。

    呸呸呸,才没有这个常识!

    (ps,有人说到一代的木遁是混了阳性质查克拉才这么猛的,也有道理,不过我觉得主因还是因为他是那谁转世)

    (ps2,变百和变嫁我都喜欢,不过现在主角走单身狗路线,感情线应该是在结局卷或者番外篇写明,在那之前,我会提前说明的。话说,破鞋流是什么梗?!!)

    (继续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