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六十章 水性质变化之争

时间:2017-10-13作者:观水楼

    自来也说的并非没有道理,甚至若非少女心中已有了自己的答案,或许会直接被自来也说服也说不定。正是如此,这个答案才具有冲击力,不是因为讲述者是自来也,而是因为它确实能说明一些问题。

    不过,小樱对自己的答案更加充满信心。

    ——在自己的错误没有被检验出来之前。

    自来也的说法可以说有它的道理,但并没能证明小樱的理解就是错的。

    即使面对自来也,她仍然下意识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即使这可能是忍界流行的答案,她也打心底地支持自己的观点,并认为其他所有人都是错的。

    她很清楚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这是一种毫无道理的高傲。

    当然,这并不会妨碍她重新检视自己和他人的观点。

    事实上,小樱自创的两大忍术,就完全表现出了这两种想法的分歧。

    超水枪术,需要水性质查克拉来制造超高压力。

    极纯水的应用,需要水性质查克拉来使之变形流动。

    这两个忍术,小樱用得越多,就越了解这两种思想的分歧。

    水属性查克拉的性质变化,到底是流动还是压力?

    最初她认为,分歧源于对水属性性质变化的认识不全面。

    大家都在盲人摸象。

    然后有人摸到了腿,就说大象是四个粗壮的柱子——可以说这是压力派;有人摸到了鼻子,就说大象是能灵活卷动的粗绳——于是这是流动派。

    因为流动说和压力说都各有它的道理,所以盲人摸象的比喻,也有很多人赞同。

    也就是两者都是对的,但又各有其局限。

    不少压力派的忍者也同意这样的观点。更进一步的,他们认为水性质变化主要表现为压力,正如把大象的形象说成粗壮的四腿动物,这样的描述至少把大象的绝大部分身躯概括进去了。

    至于流动,则只是次要性质。

    无疑,自来也赞同的就是这个说法。

    这一派的人很多都是浸**遁多年的经验丰富的忍者,对于水遁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其中又有自来也、三代目火影这样的顶梁柱,因此几乎代表了主流的意见。

    自来也在听到小樱的回答时,并没有急着反驳她,而是不急不躁地向她解释他们的观念,正是因为他认为流动说也是正确的。

    只是,不够正确而已。

    但是,小樱不认同。

    从五岁开始接触水遁。只要是醒着,大部分时间都在用查克拉操纵着水团。水遁已经被她玩得登峰造极。

    何况,她身负两个世界的知识体系,不但能从火影世界的经验中提取出理论,更能借助地球世界的思考模式来构造理论。

    她自认在水遁的理解上不比任何人差。

    甚至在某些领域,比如她自创的水遁上,要比所有人加起来都厉害才对。

    小樱很理解前辈们为什么这么看重水性质变化的压力属性。

    这是因为水遁的杀伤力主要靠压力来表现。

    而流动,则更多地应用在辅助方面。

    注重实战的忍者们当然会因此而特别看重压力这一属性,把它认为是主要的属性。

    但是,事物的本质不是以杀伤力来判定的。

    若是一味地追求杀伤力,人类的武器发展应该是只管把火炮口径造得越来越大,而不会有核武器的发明。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时,可没想过要用它来制造出能毁灭人类的武器。结果在理论提出之后才几十年,人类就根据它制造出了远比大炮还要强千万倍的东西。

    水遁的杀伤力表现在压力上,与水遁性质变化是压力,根本没有因果关系。

    小樱认为看似次要的流动才是水性质变化的本质,而压力,则是流动性导致的表象。

    学过高中乃至初中物理的人都知道水压是怎么回事。

    假若有一个山字形的连通器,下面是连通的,注入水之后,由于水压,山字型连通器的各个竖管上的水面是持平的。而水压则源于水的流动性。反之,如果注入的是流动性不强的沙子,各竖管的沙面就不会持平。

    地球上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有一万一千多米深。那里的海水有着极高的压力,寻常的潜水器潜到那个深度会被高压压成一堆废铁。这就是因为水的流动性,能把一万一千米高度的水的压力层层传递下来,到达底部时已经积累得非常惊人。

    所以,水的压力源于流动。

    与其他水遁忍者不同,小樱对水性质变化的流动性应用得更多。

    极纯水本身是极其极其坚韧的液体,反过来说,这样的东西让它变形就特别特别困难。

    因此,它对物理攻击的防御力非常高。

    可是,这也造就了应用上的困难——每次将极纯水变形成需要的形状都是一个难题。

    只有将水性质变化的流动性加持在极纯水上,才能比较轻松地改变它的形状,形成诸如盾牌、蟒蛇乃至忍体术中贴紧关节和身体,帮助发力的助推器。

    正是在流动性与压力性两方面都有深刻了解,又借助于地球上的物理原理,小樱才敢断言——

    水遁的性质变化是流动。

    而压力,是流动带来的结果。

    “……这就是我的看法。”

    小樱淡然说道。

    即使是面对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小樱也没有任何胆怯地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在场的鸣人已经被两人的讨论绕晕了。

    而自来也却是一脸肃然地望着小樱。

    他几乎要被小樱说服了。

    被少女展现的逻辑性和对水性质变化两种方向的探索所折服。

    几十年来的经验让他更相信水遁性质变化的压力性,但是他的逻辑和思考却表明流动似乎才是本质。

    火影世界当然也有对物理的研究,力学分析跟忍者其实息息相关。忍校的文化课,很多内容都是这些,只不过没人会在战斗里计算忍具的抛射曲线罢了。

    只不过,没人想过物理知识能用在忍术这里罢了。

    毕竟,忍界文盲或者半文盲而实力强大的忍者多得是,文化水平高地对忍者来说根本不重要。

    实力和权威性远胜于眼前的少女,自来也却反而觉得少女站在了更高的角度。

    到底谁是对的?感情上他无法接受,这么多人相信了这么久的事情是错的。

    但是身为强者的器量不能容忍他凭感情去判断一件客观事物的真假。正确的就是正确的,错误的就是错误的,跟你坚持了多少年没有任何关系。

    坚信一万年的一加一等零,也不会让一加一真的等于零。

    “好吧,我们换一个话题吧。”自来也最终还是不置可否地结束了话题,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小樱的观点。

    或许,他还需要时间去验证一番。

    不过,自来也眼下的重点,还是给少女一点指导。

    “对于其他遁术,你有想研究的吗?”

    自来也掌握的遁术,可不只是水遁而已。

    “嗯,风遁和冰遁的性质变化,我都还在学习中……”少女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说道。

    在波之国任务的时候,卡卡西建议她用忍术的方法来解决极纯水的制造问题,她也认为这是个好思路,便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了下去。

    结果,副产品倒是很多。

    学会了冰遁,弥补了极纯水对忍术防御力的不足。

    开发了不少攻击手段,避免了动不动就要靠王牌忍术来解决战斗的尴尬。

    但是,极纯水的问题还是没有一丝进展。

    少女最近也为此而感到苦恼。

    极纯水制造不易,一旦被污染或者蒸发掉就根本没法挽回,最近又是连番大战,存货已经不多。

    接下来还有很多战斗,就算是省着用,也有点抓襟见肘。

    更何况,她还有很多想法,是要以大量极纯水为基础才能开发出来的呢!

    唉,地主家也没余粮了啊。

    自来也没太搞懂所谓的极纯水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也不需要搞懂这个。

    只要知道小樱在风遁性质变化的练习上遇到了瓶颈就行。

    “冰遁说实话,我也不太懂。但是风遁的话,我还是自认有资格多少教你一招的!”

    自来也豪迈地笑着说道。

    风遁,他的得意弟子波风水门也是这个属性。教水门的时候他还特意深入研究过风遁。

    因此,自来也教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检查过小樱的进度之后,自来也发现小樱对风遁的熟练程度比这个年纪的水门差了一截,毕竟风遁不是她的主属性。

    “风遁的性质变化是切割。”他盯着少女的嘴唇说道,见少女没有出声反驳,心中竟然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总算遇到一个不会被后辈的后辈啪啪啪打脸的话题了!

    “进行到你这个境界的风性质变化,已经有不错的杀伤力了。从割裂脆弱的树叶到切割坚硬的铁片,你知道风遁性质变化的更高境界是什么吗?”

    “……不知道。是要切割什么呢?”少女眨着她秋水般明媚的眼睛问道。

    “分子。”

    自来也严肃地说道。

    “风性质变化的更高境界,是切割分子。”

    ps.

    ps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