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之水遁最强 第三百七十章 秒杀

时间:2017-11-23作者:观水楼

    根据阿凯的说法,对抗写轮眼幻术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不与他们直接对视。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句不可能实现的废话。人的视野极大,不能与写轮眼发生视线的接触就意味着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敌人的动作,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根本做不到这一点。除非把眼睛闭上,不然总会下意识地与鼬的目光对上。

    何况,据樱所知,宇智波的幻术练习到高深之处后,甚至可以只用一个动作、一根手指就能施展出幻术,叫人防不胜防,阿凯的战术根本没有意义!

    说白了,阿凯是根据与卡卡西对战的经验想出的这套战术,而卡卡西的幻术造诣嘛……emmmm……最多就是略高于夕日红那种程度吧。

    反正她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总之,对于这种战术,春野樱表示不予置评。

    避免目光对视的更大问题在于,鼬的写轮眼秘术中还有一招无物不烧的天照,施展时会在视线聚焦处释放出烟色火焰,能将一切目标都烧成灰烬之后才熄灭。比之幻术,这才是樱最为忌惮的忍术,对抗幻术她还有几分自信,但是被天照烧上,那可是伤筋动骨的事情。

    天照施展速度极快,但还是有迹可循的一个忍术,只要紧盯着鼬的眼睛,留意他的查克拉动向,加上足够快的反应,是能躲掉这一招的。不过这就要求她必须始终时刻留意写轮眼的动向,而不是避开鼬的视线。

    总之,到了影这一层次,许多惯常使用的套路和战术就已经不怎么有效了。

    感应到鼬身上的查克拉突然运转到眼部,施展出万花筒写轮眼的秘术,春野樱下意识地抬手护在胸前,冰之铠甲凝聚在身上,想要像上次拦住鼬的天照那样故技重施。

    但是,她猜错了。

    鼬施展出来的并不是天照,施术的对象也不是站在最前面的她。

    身旁扑通一声,春野樱惊讶地回身望去,芙两眼失神,已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七尾人柱力竟扛不住鼬的一个眼神!

    春野樱的心猛地一沉。

    “她中幻术了……”樱一个箭步迈过去,扶住了人柱力小姐软绵绵的身躯,食指在她鼻下一探,芙的气息微弱,呼吸若隐若现,意识已经丧失,昏迷了过去,显然是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短时间内很难恢复过来。

    开场就被秒杀一员大将吗……这还怎么打?虽然早有意料芙的实际战斗力不高,但是这么干脆就被秒掉,也有点出乎樱的意料。

    春野樱小心地把她放到一边,面沉如水,转头对佐助说道:“恐怕短时间内不会清醒过来了。”

    “不是说尾兽人柱力免疫幻术吗?”佐助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反问道。

    “或许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例外。”粉发少女眼神凝重,沉声说道,“因为他施展的是……”

    “月读。”

    樱顿了一下,冷冷地说道。

    也只有这一招,能无声无息一招秒掉一个影级忍者了!

    “月读吗……”

    佐助的目光死死地钉在宇智波鼬身上,嘴里呢喃重复了一遍这个术的名字。

    春野樱回头望过去,烟发少年虽然脸色阴沉,但一直保持着冷静和克制,至少没有一见到宇智波鼬就大喊大叫什么的;这大概是芙被鼬一招秒掉以外唯一的好消息了。

    经历过在暗部这么久的锻炼,以及少女交给他的情报,佐助至少找回了一些脑子,表现也比原著的自己沉稳了许多。

    “现在,你还有把握战胜我们吗?”鼬的话语远远地传来,声音冷漠无情,有一股叫人心底生寒的凉意。

    “把七尾人柱力交出来吧。泷忍的事情与你们木叶无关,我们没有必须战斗的理由。”

    鼬。

    以晓的一员的角度看来,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无论是晓的两个人还是春野樱,双方都是战绩彪炳的高手,可不像芙那样空有力量而缺乏经验,被鼬一个眼神就能秒杀。真打起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鼬开场就用大招秒杀了七尾人柱力,局势对木叶方大大不利,但是真要生死相搏,鼬和鬼鲛也不敢保证能不付出代价就把樱和佐助击败。

    双方都没有必须生死相搏的理由,谨慎起见,自然没必要展开战斗。

    更何况,三代火影并没有死,所以鼬作为木叶间谍的身份还保留着,此时此刻自然不会对木叶的新生代希望和他的亲弟弟下死手——即便是原著里中忍考试之后三代死去,鼬和鬼鲛袭击木叶时,也没有真正对卡卡西他们下死手。那场战斗充满了各种有意无意的放水,不然的话,至少夕日红是肯定会死的。

    当场反水,联合春野樱把鬼鲛干掉,就此回归木叶也不现实;鼬进入晓的一个重要目的是监视并对付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人,其次是死在佐助手下,以叛忍的身份成就佐助的荣耀,两个目的都没达到,他自然不会轻易就脱离晓组织。

    所以这种场合中,先对七尾人柱力用大招,秒掉一个重要战力,然后劝退春野樱和佐助,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既不会引起晓其他人的怀疑,又不会伤害到木叶。

    春野樱沉默着,左右瞥了两眼。

    七尾人柱力倒地,泷忍的人已经撤离此地,能与她并肩作战的只有佐助一人,但是考虑他的战斗力……真打起来跟她以一敌二没什么区别。

    看起来,如果真的发生战斗,她们这一方确实处于极大的劣势当中。为了泷忍的事情而和晓的人不顾生死地展开战斗,这不是很傻的行为吗?

    最好的做法,正如鼬所说的,是将人柱力交出来,双方都避免战斗。

    但是……

    “没有胜算吗?”她冷冷地说道,“这种事情,没打过怎么知道呢?”

    仅仅是因为看上去对方实力更强就放弃战斗,这可不是第七班的风格。要她眼睁睁地看着晓从自己手里将人柱力夺走,而不做任何反抗,春野樱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而且,现在不做抗争,难道等晓把剩下八只尾兽的力量全部收集,最后用无上的武力打上木叶家门口夺走鸣人时再做反抗吗?

    “徒劳无功的决定。”鼬冷冷地说道。

    “实力和容貌都是绝佳,可惜缺点却是过度自信到自大的程度。”鬼鲛哂然一笑,露出了某口尖牙,把鲛肌拔出来抗在肩上说道,“就让我来帮你清醒清醒脑子吧!”

    他俯视着山下的两人,深不见底的查克拉蠢蠢欲动,滔天的气势疯狂涌出,压向春野樱。

    春野樱不为所动。

    面对鬼鲛汹涌冲来的杀意,少女不退反进,迈前一步,烟色凉鞋重重踩在地上,灰尘溅起,落在精巧的鞋带和纤细的脚踝上。

    “自信过头的,到底是谁呢?”

    鼻翼微微扇动,少女冷哼一声。

    一个人对上两个晓中的精英忍者,她确实有点吃力,但却并非完全没有胜算!

    鬼鲛唯一让她感到棘手的地方,就只是鲛肌的吸收查克拉能力而已。论体术,她的忍体术配合瞬身和樱冲足以抗衡鬼鲛的刀术;论查克拉量,她的阴封印储存量比鬼鲛还要充足;论忍术,樱更是不怵与任何一个忍者比拼水遁!

    鼬同样如此。她最忌惮他的地方无非是万花筒写轮眼的两个秘术:天照和月读而已。但是,这两招对鼬的消耗很大,不是说用就能用出来的。

    若不论这些超规格的忍术,光看寻常的忍体幻三项,日益成熟的春野樱毫无疑问已经走到了通常意义上的巅峰。

    从春野樱的眼神中鬼鲛看出了她强烈的自信,眼前的少女似乎真的想要一个人拦住他们两个!“把她交给我吧,鼬,”鬼鲛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语气中暗含着被人蔑视的怒意,“我来给她一个教训。”

    “不,我们一起上。速战速决,鬼鲛。”宇智波鼬冷冷地说道。

    他把手从烟袍中伸出来,眼里的万花筒风车徐徐转动,查克拉悄然涌起。

    与鬼鲛不同,鼬的作战风格更倾向于精准有效的进攻,而不是鬼鲛那样肆无忌惮地挥霍查克拉展开范围攻击。

    自从与鬼鲛组队,两人其实很少会遇上需要两人合力对付的敌人——事实上,忍界单挑能打赢这两个人之一的忍者用一只手差不多就能数得过来,显然春野樱就在此列——因而配合算不上特别的默契,但至少做了多年同伴,对彼此还算了解。

    春野樱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阴封印中提取出来的巨量查克拉在她体内汹涌转动,激起了阵阵旋风,将她及肩的粉色秀发纷扬吹起。

    “佐助,你退后一点。”

    她头也不回地说道,得到的却不是肯定的回答。

    “不,让我来对付他。”佐助也上前两步,走到与樱并肩的位置,声音冰冷而坚定地说道。

    樱霎时间有些惊讶,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佐助没有说要对付谁,但春野樱知道他说的是鼬。

    他的表情仍然冷静,没有原著中那种恨极的癫狂,也没有被愤怒冲昏了脑袋。

    确定了佐助不是中二病复发,也不是被复仇的怒火蒙蔽了自己,春野樱更加诧异:“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连七尾人柱力都被鼬一招秒杀,佐助更加没有实力对抗他。从看到鼬以来,佐助一直很冷静,能认清自己与他的实力差距,没有像无头苍野般见到鼬就冲上去,光这一点上他确实成长了许多。

    所以,樱更加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来拖住宇智波鼬。”佐助没有看她,只是死死地盯着鼬说道,“你先解决掉鬼鲛,然后来支援我。”

    原来如此。

    或许也有复仇的思绪在内,但是佐助心里考虑的,更多的还是自己做出牺牲来帮春野樱承受战斗的压力。

    “我已经说过,不会再躲在后面看你的背影了。”

    春野樱心绪涌动,堵在胸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你打不过他的。”

    “那你就在我被他打倒之前,先把鬼鲛打倒吧!”烟发少年侧过头,扯动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淡得看不清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