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至尊问道 蛮山隐秘 第九章:任尔烧香无点益

时间:2019-09-11作者:青衫也如故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宁道天,蛮山宗内的天枢院中,只见摇光院主与天枢院主二人正在商议着什么,神情极为的严肃。

    摇光院主方才刚刚出关,就接到了天枢院主的传音,让他速来天枢院议事。摇光院主心知定然是无比重要之事,不然天枢师兄也不会特意分神,来留意自己是否出关。

    此时只见摇光院主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看了看脸上同样有些严肃模样的天枢师兄道:

    “天枢师兄,当初你为何没有将冬至的事,对宗内明?若是‘清净道天’派遣之人看出些什么,你拿什么交代?”

    摇光院主脸上的神情十分沉重,他是真心不知晓天枢师兄为何要对宗内隐瞒如此重要的讯息。不‘明灵钟’的钟声响彻‘清宁道天’的五域四海时的骇人景象,便是冬至入宗不过月余,就以不过束发之龄的年纪步入‘众山’之境的惊人修行速度,也是决然瞒不过‘清净道天’的那些恐怖存在的。

    天枢院主听闻此言,也并没有出言解释,反而更加沉默,这样的沉默就像山雨欲来之前的压抑,令人摇光院主心中极其的不安,甚至有些恐慌。以摇光院主这个‘玉宇’巅境修为的心境来,也是忍不住的心中泛起寒意。

    摇光院主见天枢师兄还是一副默然不语的样子,只好再次开口问道:

    “这其中的因由还望师兄莫要瞒我,当日冬至入宗之后就已然跟我明,三生石内有一神魂,也正是那神魂指引冬至来我蛮山宗。那神魂应该就是紫薇仙门指定的那名‘归元之子’,为何师兄要将如此重要之事隐瞒,不向宗内明?这数万年内,宗门内在‘清宁道天’的一切事物都由师兄打理,师兄如此行事可是有何深意?”

    天枢院主叹了口气道:

    “摇光师弟!知道的越多,责任就越重,责任重了,修行就慢了。师弟真的还想要我给个答案吗?”

    只见摇光院主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与天枢院主相识数万年,也是第一次见天枢院主如此模样,但是想了想自己院落中那名青衫少年,慌乱的眼神再次坚定起来。

    “天枢师兄但无妨,我与师兄相识数万年,除却‘清净道天’的第七山海主,天枢师兄便是与我最亲近之人,哪里有什么不能的。”

    天枢院主见摇光院主如此坚定,也不好再隐瞒,只好道:

    “唉!摇光师弟啊!我蛮山宗真正的隐秘,只有宗内跨过了仙境的弟子才能知晓,若不是关系到你院中的那名少年,我也不会将这等密辛透露与你,你且仔细听好,不要与旁人便是。”

    听到天枢院主的话,摇光院主瞳孔一缩。心中暗道,方才这天枢师兄的话意分明便是他如今的境界已然跨过了‘不胜寒’,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想来也是,自己是在这一‘元’过了近半的时候才被送入‘清宁道天’的蛮山宗来。自己刚来时,不过是跟冬至一般年岁的孩子罢了,如今这一‘元’的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已然就剩下不过八百载的光景,以天枢师兄的天资,修行至‘道境’,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不等摇光院主开口道喜,天枢院主还是叹了口气,道:

    “这一‘元’共计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每‘会’一万零八百年。我是在第十‘会’的时候才跨过仙境,成为‘道境’的修士。只是不等我欢喜片刻,‘清净道天’的师尊就通过秘法传来玉简,将蛮山宗的诸多密辛与我讲明。”

    看到摇光院主有些疑惑,天枢院主解释到:

    “摇光师弟,我蛮山宗的隐秘,并非‘紫微斗数’、‘道阵’这些修行法门,也并非是‘颛顼帝藏’这等藏有秘宝的须弥界。我蛮山宗真正的隐秘始终是‘蛮山宗’自己!师弟眼中的那些隐秘不过是‘三清道界’的一些隐秘,我蛮山宗还真就未曾放在眼中。师弟你可曾想过为何这‘三清道界’内的诸多无上宗门,偏偏只有我们蛮山宗的新弟子只读‘道藏’,不修神通?”

    听到这里,摇光院主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这数万载里,他也有很多疑惑的地方。为何宗内的诸多弟子,绝大多数都是‘清净道天’中人?就连他自己也是求道在‘清净道天’的蛮山宗,结果却被宗内送入了‘清宁道天’的蛮山宗里。而且这蛮山宗内除去天枢分院的其余分院的院主,凡是到了‘不胜寒’的上品巅境,就会被宗内的传送阵传走,不再驻留在‘清宁道天’之中。

    这些都证明着蛮山宗的与众不同,蛮山宗与其他宗门最大的不同便是修行的法门。蛮山宗的弟子初期修行时,一切以心境为主,追求的是对‘道’的领悟和理解,而不是那些掌握了口诀,运转对了灵气便可以移山倒海、呼风唤雨的神通。

    看着眼前的摇光师弟仿若有些明悟,又有些困惑的苦恼样子,天枢院主开口解释道:

    “摇光师弟,等你成了‘道境’修士,宗内也会将真正的‘蛮山宗’展露给你看的。你在这方道天也已经数万年,以你的细腻心思,多半也有所发现。我蛮山宗的确不愿与此方道天牵扯上因果。你院内那名青衫少年进宗时撞碎的那口‘明灵钟’,便是我宗的门槛。若是能让‘明灵钟’响,那便有了进入我蛮山宗的资格,我蛮山宗也愿意为有这样无上天资的天道宠儿,抗下此界的因果。”

    见摇光院主想要开口,天枢院主挥了挥手打断了摇光院主,继而出的话,更是让哪怕已经修行了数万年的摇光院主听后也感到无比的震惊:

    “《道藏》中记载‘道祖’曾言:‘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句话的意思想必师弟也是知晓的,可今日我还是要跟师弟一这句话,究竟何为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你我修士都是知晓的,这句话阐释的道理无非就是平衡二字罢了。若是山高,它就会倒塌。若是深谷,它会被填平。若是沧海,也会变成桑田。若是水流向高处,时间一久,低处也会变成高处。这道理便如同天地归元一般,这一方道天的一切事物,包括凡人、修士、山河、大地、日月等等,都是由‘道’所化。”

    “可是‘道’呢?我们从未见过,‘道祖’曾言,‘道’是规则、能量、本源。可‘道’是恒定的,‘道’创造了万物,可每多一样事物,‘道’的能量或是本源也会变少一些。当‘道’真的虚弱的极致的时候,那‘道’会怎么做呢?师弟你可曾想过?”

    听到这里摇光院主的神魂仿若被九霄天雷洗礼,摇光院主忽然想起了自己院内的那名青衫少年,在入宗之时向他所问的问题。当日的少年,与今日的天枢师兄何其的相似,对待‘道’有着如此独特的看法。可天枢师兄是何等人物?修行了多少年,才得以进入‘道境’。可那少年如今不过是个‘灵境’巅峰的修士,想到这里摇光院主更是有些心旌摇曳,难以定心。

    天枢院主见摇光院主震惊的模样心中暗道,他自己成为‘负阴’境界修士时,才得到这般秘闻,自己当初不也是如此模样。过了片刻,见摇光院主神情有些恢复了,天枢院主才开口道:

    “若是‘道’真正虚弱到极致的时候,那天地之间就会产生一个变化,‘天地归元’!元,即为首、始之意。在‘道’虚弱到极致之时,‘道’便会将所创造的世间万物全部重新化为最原始的规则之力。”

    此时的荆山之上阳光充裕,可摇光院主心中却是异常的寒冷、惊恐。摇光院主想起了那名青衫少年的话,那少年曾问了自己几个问题,分别是:‘道’为天地母,世间生灵诞下子嗣过后无不衰弱者,而‘道’却是可为天地母,那‘道’可会因此变得孱弱?虎与羊同为‘道’生,恶虎食羊,‘道’是否会感到悲痛?修士吐纳‘道’所创造的灵气仙元强大己身,‘道’可否会因此变得愤怒?

    正是这几个问题,令摇光院主柱石之坚的道心彻底崩塌,随后便闭关参悟,在这段时间内,也算是略有所得。摇光院主认为‘道’无非就是本源、规则。然而本源、规则,又怎么会有情感呢?他认为‘道’虽然可为天地母,但‘道’绝不会因恶虎食羊而感到伤感,修士吐纳‘道’所创的灵气仙元,‘道’也不会感到愤怒。这是因为‘道’本身便是一种规则,就好比花木向阳而生,水自高处流下。规则即是如此,又怎么会心有感伤。

    当日冬至还有最后一问,便是倘若‘道’因世间万物汲取过多力量,而导致自身的衰弱,那‘道’是否会收回赋予世间的一切。这一问便是摇光院主始终未明悟的问题,知道今日才知晓,那‘天地归元’便是‘道’收回自身力量的手段。

    在此之前,他只知晓‘清宁道天’每隔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就会重归于混沌,也就是天地归元。

    但摇光院主不知,这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是为定数,也是变数。的大意是能维持万物正常运转的大道有五十,其中真正起作用是四十九,没有起作用的一道被隐去。那遁去的一道,是为变数。没有这变数,则万事万物不会有变化。有了这一变数,会造就无限的可能,凡事会有一线生机。

    ‘归元之子’也就是那遁去的其一,为下一元的天地开辟,再立地火水风留下那一线生机。这也是为何‘清净道天’中的无数绝顶仙门为争夺‘归元之子’的归属互相算计的原因,此间的好处着实太大,哪怕是跨过了几个纪元老古董,活化石也不能免俗,纷纷派下自己的嫡传弟子来争夺一番归属。

    见摇光院主久久不能回神,天枢院主轻咳了一声,缓缓道:

    “摇光师弟,关于‘天地归元’一事,里面不止有‘天意’,还有‘人意’在内,但这里面藏有太多秘密,太多恐怖,你此时无需多虑,尽早堪破眼前事,早日踏入‘道境’才是重中之重!而且这方道天‘归元’,万物皆灭,其中牵扯的因果着实太大。我蛮山宗内弟子多是‘清净道天’之人,只要不与此界中人牵扯上因果,对日后的修行便没有什么阻碍。我等修士对因果一历来极为看重,若是结下了因,未曾了结了果,心有负累,又如何能够走上逍遥仙途呢?为何我蛮山宗少在世间走动的原因也在于此,关于这一点来,还望师弟谨记在心!”

    摇光院主见天枢师兄如此相劝,心知这是为了消除自己的心结。摇光院主方才也听懂了天枢师兄隐藏的话意,在天枢师兄的眼中,若是‘清净道天’是人间,那‘清宁道天’不过是炼狱般的存在罢了。此界毁灭与否,在蛮山宗这等擎天巨宗的眼中,只是利益的得失罢了,不须放在心中。摇光院主自身也是活了几万年的人,这等道理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可是明白与否,与心中的‘道’是否一致?短时间内又怎么能够得明白呢。不过眼下也只好按下心中的千头万绪,开口问道:

    “天枢师兄所言甚是,师弟一定牢记在心。只是不知方才师兄所言,与我院中那青衫少年有何关系?”

    谁知听到摇光院主如此之问,天枢院主反而轻笑了起来。只见天枢院主轻笑了几声,打趣道:

    “吕长生啊!吕长生啊!之前几位院主曾,我蛮山宗内的诸位院主,当属你吕长生最为聪慧,果不其然啊!”

    听到天枢师兄叫自己的表字,修行了数万年的摇光院主也是没能忍住老脸一红。但摇光院主却也未曾开口,反而一副老神在在模样。天枢院主也是并没有再打趣,而是郑重其事的道:

    “摇光师弟,方才我过,这天地归元,既是天意,也有人意。而你院中的那名少年,便是人意!你也知晓‘清宁道天’在这一元之始,原本早已定下‘归元之子’归属于‘紫薇仙门’,可却在最后关头遭到数个强悍宗门的老古董联手共算,导致紫薇仙门的那名天骄迷失在了轮回路中。然而你院中名为冬至的少年所言应并不虚假,三生石内多半便是那‘紫薇仙门’的天之骄子。我蛮山宗的老祖宗在这一元之始便算准了,这一元的归元之子绝不会落在紫薇仙门内,紫薇仙门的那名天骄即便出现,也不过是一残魂罢了。”

    摇光院主心知在‘归元之子’的争夺中,蛮山宗肯定扮演了某个角色。曾经他以为扮演的只是个无关痛痒的角色,如今看来,蛮山宗有可能就是幕后最大的暗手之一,而后又骗过了紫薇仙门,在紫薇仙门元气大伤之际,提出替紫薇仙门驻留此界。

    在摇光的眼中,紫薇仙门一直是蛮山宗的上宗,可这几万年来他却发现,蛮山宗对‘紫薇仙门’那名天骄并不费心寻找,所以摇光心中也是能够猜测一二的。然而方才天枢院主的一番话,彻底的让摇光院主明白了,蛮山宗,不止是他看到的这样简单,紫薇仙门对于蛮山宗来,可能只是棋子一般的存在。

    思了片刻,摇光院主暗叹这等矗立万古的宗门,又有几个是好相与之辈。如今自己不过是一名玉宇巅境的修士,若是在此方道天来也算是少有的巅峰战力,可若是在‘清净道天’,自己这般修为之人犹如过江之鲫一般,不足轻重。师兄所言是也为了自己好,师兄既言‘天地归元’中有‘人意’使然,便是提醒自己虽天心难测,可是人心却是叵测。师兄未将冬至之事全盘托出,定然有自己的打算,自己也不必再苦苦相问。想到这里,摇光起身向天枢一揖,也未再开口,缓步便出了天枢院。

    摇光院主行至冬至所居的院落外站住了脚,寻思了片刻,还是迈进了冬至院内。神识一探,发觉冬至正在打坐,便没有打扰,反而在院内的藤椅坐下,就这样看着天,不知想着什么。

    就这样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冬至推门而出,见坐在院中的摇光院主心中有些惊讶。因为就在摇光院主踏入院子的一刻,冬至在屋内已经发现了摇光院主的气息,可是不过片刻之后摇光院主的气息却是忽然的消失了,当时冬至只当是摇光院主施展了什么神通离开了这里,谁知摇光却是打坐在了自己的屋外。

    冬至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赞叹摇光院主,冬至曾经便是负阴之境的强大修士,又怎么能够看不出来摇光院主此时正在‘悟道’,天道、人意,合二为一,这是许多修士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够进入几次的境界,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的‘悟道’,摇光院主能在其中得到多少好处了。

    冬至在摇光院主身边站立了片刻,见摇光院主未曾苏醒,也心知‘悟道’的时间长短与修士的资质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想到这里冬至便回到了屋内,坐在藤椅之上看着窗外的摇光和毫无生气天空,不知在想着什么。

    过了不过半炷香的时候,坐在屋内的冬至脸上却是忽然流露出了玩味的笑意。只见冬至迅速起身走出屋内,来到了摇光院主身前,并在怀中取出七支‘悟道香’,分别布置在摇光院主周身一丈将其点燃。

    做完这些,冬至看了看逐渐有些扭曲的天空并未再做任何事,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院中,看着摇光院主悟道。

    与此同时,蛮山宗内的其余六位院主也同时望天,看着上方毫无生气的天空忽然开始产生道痕,便知晓‘清净道天’的来使,不过片刻就会到来。

    天枢院主以强悍的神识瞬间扫过蛮山宗的上空,准备开启‘仙阵’,这仙阵并非有着多强大的杀伐之力,而是能够吸收在传送阵开启时吸纳传送阵所带来的巨大能量。

    《道藏.尸子篇》中有言: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四方上下便是空间,往古来今便是时间。然而贯穿两方的传送阵一旦开启,打破的不只是‘清宁道天’中的秩序链条,‘清净道天’的秩序链条同样会被打破,所以在传送阵开启的一瞬间会产生巨大的能量。这样的能量即便‘清净道天’能够承受,但‘清宁道天’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的,但是曾经紫薇仙门的大能,为了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来到此方道天,耗费了无数心血才搭建了一座能够吸收这种巨大能量的‘仙阵’。

    看着天空之上的道痕越来越多,天枢院主来不及多想,瞬间就开启了仙阵,看着扭曲的天空,准备迎接‘清净道天’的来使,等他做完这些环顾四周才发现,并没有见到摇光院主的身影,不由得一怔,强悍的神识再次扫向蛮山宗内的七座分院,发现摇光院主正在那名少年的院中打坐。刚想传音给摇光院主,却忽然双目一凝,摇光此时哪里是在打坐,分明是在悟道,他身旁的七支香,不是悟道香又是什么。站在他身旁的那名少年此时也正在看着天空,仿佛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探查,竟然向自己这边望了一眼。

    还未等天枢院主缓过神来,上方的天空忽然炸裂,规则、秩序链条互相交织粉碎,产生了无比巨大的能量。这股波动虽然被蛮山宗的仙阵吸收了大部分,可还是有一部分传到了蛮山宗内。这一部分的能量虽然不算大,可是足以打断正在悟道的摇光院主。

    一直闭目的摇光院主睁开了双目,倒是未见摇光院主有什么惊人的转变,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些不明的深邃。摇光院主看了看身边还未燃尽的悟道香,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冬至,便知晓了大概。

    “唉!为何如此暴殄天物啊!你可知这悟道香有多珍贵,旁人若是一支都足以争得身死道消,你却一连点燃七支。”

    摇光院主看着院中的这名最的弟子,也是有些无话可。悟道香这等天地奇物,如同三生石一般,可遇而不可求。‘三清世界’中的那些传承了数个纪元的灵宗仙门,最看重的便是这等奇物。门下弟子若是在悟道的过程中能点燃一支悟道香,无疑会大大提高悟道的收获。

    冬至轻笑几声,打趣道:

    “院主言重了,此香乃冬至入宗之前偶得。得来之时,不费吹灰之力,用去之时,也就全无心痛之意。冬至还等院主解惑,眼见院主悟道可能受阻,冬至又怎能袖手旁观。”

    摇光院主见冬至这般样子,也不好再些什么。连忙挥袖施法,将还在燃着的悟道香熄灭。就在摇光院主想着用什么奇珍来补偿冬至的时候,冬至却先开了口:

    “院主无需思虑过多!不知院主此番可有收益?”

    谁知摇光院主听后却哈哈一笑道:

    “冬至,你可知我此次悟出一什么道理?”

    “不知。”

    “那便是修行之事,非一人所能独知也!我之道,也非旁人能知也。”

    冬至一乐,也没在此纠缠,看了看天枢院主的方向,没有再话语。原本笑意盎然的摇光院主顺着冬至眼光看去,脸上的笑容也逐渐隐了去。

    此时天枢院主脸色也逐渐变的难看起来,这次传送阵开启的能量着实太大,足以证明此次‘清净道天’来人的强大。还未等天枢院主多想,只见天空之中一个人影逐渐清晰起来。

    随着眼前之人越来越近,天枢院主也终于看清了这人的模样。只见这人一袭青色道袍,脸上模样约莫三十左右的样子,一双眼眸,仿若星海般浩瀚,一眼看去便知这不是寻常的修士。

    待这人走至天枢院主面前,对着天枢院主笑着道:

    “想必您就是天枢师兄吧!我复姓第一,名山海。奉师命来‘清宁道天’探查紫薇仙门的归元之子一事,您叫我山海便是。”

    天枢院主听后心中更是沉重异常,眼前之人复姓第一,第一这个姓氏极为罕有,乃是‘清净道天’的一个修士家族的姓氏。

    据闻‘清净道天’有一族,底蕴之深不可揣测,即便是在强者如林的‘清净道天’,这一家族也是恐怖的异常,横跨数个纪元而不衰。只不过后来这一家族曾经妄想弑帝,参与了围杀晚年的颛顼大帝这一战。最后颛顼大帝开创无上法,将这一家族的巅峰战力尽数抹杀,这个家族才衰落了下来,更是在一些暗手有意无意的操纵下,分为了九部,各自改姓氏为第一至第九。

    后来‘清净道天’之中有‘仙战’,除却第一、第五之外的七部,尽数湮灭在了这场仙战之中,令人不胜唏嘘。

    单凭借一个姓氏,还不足以让已经成为道境修士的天枢院主动容,真正让天枢院主沉重异常的原因便是,眼前此子,敢名山海!

    蛮山宗内极重对弟子的培养,在‘清净道天’的蛮山宗内,共有九山八海,只有在这九山八海之中,盖压同辈之人,才能名山海,才敢名山海。

    此子称自己为师兄,定然与自己是同辈中人,但自己来此方道天之前根本没有听过有姓第一的同门。可想而知,一个比自己后入宗之人,如今竟然可以盖压同辈,这样的天资是何等的不凡。

    还未等天枢院主开口,第一山海忽然将目光转向了冬至所在的地方,一双眼眸光彩流转,也不知是什么神通。

    “天枢师兄,‘悟道’之事玄之又玄,想不到今日在‘清宁道天’竟然可以有幸得见,不知是哪位修士,能得天道垂帘?”

    “山海师弟,那名修士便是‘清宁道天’的摇光院主。”

    “哦?摇光?破军?好一个杀伐有道、求仁得仁的破军星君。”

    第一山海口中称赞,可眼底的一丝狠意,却被天枢院主看破。天枢心中暗道麻烦,脸上却是神色不变,对着第一山海道:

    “山海师弟莫要多言,摇光师弟此时还未踏入道境,并不知蛮山星君之事。”

    第一山海点了点头,心中如何作想却是不得而知。天枢院主看第一山海如此模样,心中也想探探虚实,便道:

    “此时摇光师弟正在那名少年的院之中,山海师弟与我一同前去便是!”

    二人弹指间就出现在了冬至的院中,还未等天枢院主开口,第一山海却是冷哼一声:

    “修行之事,任尔烧香无点益,全凭缘法机遇,若是机缘未到,莫是悟道香,即便道祖解惑,也未必能有多少明悟!”

    摇光院主见此人与天枢院主并肩而站立,便知晓此人就应是‘清净道天’来使。而且观此人竟对自己有些许的敌意,心中也是有些费解。正在摇光院主思如何作答之时,冬至忽然开了口: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此言一出,天地一静。院内的四人中,摇光与天枢二人,闻言心中一动,脸上笑意盎然。唯有第一山海脸色阴沉下来,第一山海知晓此话出自‘清宁道天’大周天朝的第一任护道天师。

    大周天朝的护道天师,皆是由‘清净道天’某一仙门中的天骄弟子来担任。可这一仙门在万年前忽然覆灭,仿若不曾出现在世间一般,随后万年更是言之不详,好似受到了诅咒一般,言此仙门名讳者,天罚随身,不死不休,恐怖异常。

    但这一仙门辉煌之时,人才辈出,有人修为通天,杀伐之力镇压当世,也有人修为平平,可对天地自然的感悟无人能及,为世间创出无数秘法,而大周天朝的第一任护道天师便是后者。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也正是大周天朝的第一任护道天师所。他的是天道运转刚强劲健,君子处世也应如天道一样,刚毅坚卓,发奋图强。

    第一山海方才所言之意,便是鄙夷摇光院主点燃悟道香来悟道一事,在第一山海看来,修行之事,任何身外之物都起不到任何益处,唯有机缘到了,自己来明悟。

    可冬至的话意便是,修士修行,也要发奋图强,若是能够自强己身,即便是外物也可借用,蛮山宗为何有仙阵?往来两界为何还要传送阵?还不是一样的道理。冬至的这句话并不过分,修行之人,若非境界高于对方太多,是不能随意评价对方的修行方式的。

    真正让第一山海有些下不来台的话是那句,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这句话意是大地滋润万物,君子应增厚美德,度量要像大地一样,没有任何东西不能包容。

    冬至的这句话分明就是在第一山海无容人之德,这让平日里颐指气使的第一山海如何能够接受。

    第一山海脸色已经铁青,对着天枢院主开口道:

    “他既是蛮山弟子,见我与天枢师兄同来,他何不拜?我蛮山宗何时变得如此低贱,如今便目无尊长,日后也定然是个欺师灭祖之徒!山海先替天枢师兄清理了这个辈!”

    第一山海话音未落,便起手一道神通,看的天枢院主瞳孔一缩,这是蛮山秘术—摘星。名为摘星,实为摘魂,以第一山海的修为,若是打到冬至身上,便是道祖亲临,也是救无可救。

    天枢院主未曾想到,第一山海竟然做就做,全然没将自己放在眼中。想到这里,天枢院主便知这第一山海此次下界,定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那自己也没必要顾忌同门之情了,想到这里也未见天枢院主如何动作,竟然在刹那间便出现在了冬至的身前,第一山海的一记摘星,便结实的打到了天枢院主的身上。

    四人身处的院再次安静下来,此时的院四周,甚至连风声蝉鸣都不再有,气氛极其诡异。

    第一山海心中怀疑,愤恨,嫉妒之意不断丛生,他想不通为何一个不算如何出众之人,在‘清宁道天’这个灵气仙元如此匮乏的贫瘠之地,竟然能够修行到如此境界。方才那一记摘星,自己用出了八成实力,可竟然连天枢院主的衣角都不曾撼动一下,这如何能让他这个在‘清净道天’同辈称雄的天骄接受。

    摇光院主心中也是充满了震惊,他能够看得出来,第一山海绝非仙境的修为,绝对是身处‘道境’的修士,与天枢师兄应该相差无几,可第一山海方才那一记摘星,决然没有留手,但是天枢师兄竟然风平浪静的全然接下,且丝毫未伤,真不知天枢师兄真正的修为有多的骇人!

    冬至却是一副淡然面孔,冬至在第一山海话时就感觉到了他对自己有一丝杀意,只是冬至与此人毫无瓜葛,也就没有多想。就在第一山海出手的瞬间,冬至也是没有一丝慌张。在冬至看来,第一山海最多不过是道境中第一境的负阴修士,也就是个下品的修为。自己上一世乃是负阴之境巅峰的大修士,即便修为不在,可眼力还是在的,更何况自己还有‘手段’未曾使出,便没有将第一山海放在眼中,可冬至没想到的是,天枢院主竟然在瞬间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在冬至的眼中,天枢院主虽然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可绝对是个老狐狸,可如今正是这个老狐狸没有丝毫犹豫,便挡在的自己的身前。天枢院主挡下的不是一记神通,也不是第一山海这个人,真正挡下的是‘清净道天’中那些恐怖存在对自己的心思,冬至心中叹了口气,天下之大,天下之,任谁都逃不过尔虞我诈!

    天枢院主看着第一山海,冷淡的道:

    “第一山海,你要杀的弟子名为冬至,是摇光院主的弟子,也是我郭子仪的师侄。蛮山宗最忌同门相残,即便是寻常杂役、记名弟子,也不能随意屠戮,更何况是冬至这样嫡传?莫要让我与你翻脸,别你‘清净道天’之中如何无敌,这里是‘清宁道天’!你若是还想动手也不打紧,你若动,你就死!”

    蛮山宗摇光院内的这座不起眼的院再次安静下来,天地皆静,万物无声。有的只是四个人安静站在院子中,一个青衫少年看看天,看看人,看看脚下的蚂蚁,自顾自的微笑着。少年身前有一人,周身灵气仙元凝结,气势无比骇人。剩下两人,一人与少年身前之人对视,眼底杀机涌动,不知在衡量着什么。最后一人,看看少年,看看少年看的天,看看少年看的人,看看少年看的脚下的蚂蚁,又看了看脚下未曾燃尽的悟道香,也跟着微笑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至尊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