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至尊问道 此间少年 第十章:部署众神於摇光

时间:2019-09-11作者:青衫也如故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荆山之上,蛮山宗内摇光分院。

    摇光院主与冬至对立而坐,两人皆是默然不语。摇光院主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也是一阵纠结。

    ‘道阵’之法在‘清净道天’也算是赫赫有名,但是与‘颛顼帝藏’相比,却是少了太多太的分量。颛顼帝藏的传承可是五帝之一的颛顼大帝的无上传承。传闻颛顼大帝年少之时,便曾有诸多道统向其抛出橄榄枝,想要将他收入门墙。而那些道统都不是一般的灵宗仙门,皆是跨过数个纪元的无上道统。宗门内都是有着不可言境界的大修士,倘若能得到一些无上强者的指点。修行之路不知道能除去多少的坎坷弯路。但是‘颛顼大帝’却是全部婉拒,坚持本心修行,感悟天地。坚信自己可以修行并且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无上法门。

    颛顼大帝年少之时便可横击老一辈的大能。而据传,在颛顼大帝巅峰之时,他横推诸天,镇压万古。一身修为震古烁今,惊艳了整整一个时代。据曾有不知名的盖世生灵跨过时间长河,湮灭了岁月的伟力,与颛顼大帝席地而坐,论道数载。当时的颛顼大帝在‘清净道天’称之为镇世大帝。镇世,便是镇压一世。大帝,便是至高无上。颛顼大帝在晚年气血衰败之时,‘清净道天’中的一些无上道统皆是蠢蠢欲动。曾经能够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的灵宗仙门,被颛顼大帝压制了太久的岁月。一些胆大包天的宗门竟然妄想弑帝,但颛顼大帝却在晚年即将坐化之时终于开创出了一个属于自身的法门:‘道阵’!

    这’道‘之一字所蕴藏的含义时至今日依旧是无人可解。无人见过道。传言这’清宁、清净、清幽‘三大道天,便是道的演化。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一、二、三,也并非具体指的某样事物,而是表示道在创造万物的过程。而颛顼大帝晚年之时便一直在观察、寻找万事万物的运动演化轨迹。在颛顼大帝的眼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风无人扇而自动,水无人推而自流,草木无人种而自生。这等等的一切一定有着自身的规律。倘若发现世间万物运动时产生的’道‘的痕迹,并加以利用,那定然可以成为世间的无上法之一。

    古籍《五帝本纪-颛顼帝》中记载道:“帝言:悉徵灵圉而选之兮,部署众神於摇光。而后言出法随,摇光星上霎时金光万道,瑞气千条,疑有真仙法相临于穷桑,聆听帝命。数息之间,群敌授首。“的便是在颛顼大帝即要坐化之时,数个无上道统之中的恐怖生灵齐聚穷桑古都,想要弑帝。但是这些生灵皆是连帝颜都未曾得见,便被颛顼大帝布置的道阵击杀在穷桑古都中。这些生灵中甚至有存在了数’元‘之久的恐怖存在。即使颛顼大帝处在气血衰败之时,但能与之搏杀之人也定然是逊色不了几分的恐怖存在。但数位可与大帝搏杀的恐怖存在,却是被颛顼大帝部下’道阵‘所绞杀。由此可见这道阵的恐怖惊人之处。

    此战之后颛顼大帝的真身法相再也没有在世间显化,据是坐化在了某处不知名的古地之中。而颛顼大帝之子穷蝉,却是将颛顼大帝的’道阵‘中的一部分法门传承下来,而穷蝉也被如今的蛮山摇光院尊为师祖。’清净道天‘中的诸多灵宗仙门皆知蛮山宗内摇光院有着道阵的修行法门。认为这’道阵‘便是捕捉苍穹中的万千星辰运行的道痕,从而借助万千星辰转化杀伐之力。但唯有摇光、天枢二院的院主知晓,这道阵如若只能调动万千星辰的力量杀敌,有何必称之为道阵,称之星阵即可。真正的道阵法门,藏于颛顼帝藏之中,当年的颛顼之子穷蝉不过只得驾驭星辰之法,远远不得’道阵‘法门的真髓。倘若是真正的道阵,借助世间万物的’道痕‘,无不可成阵者,蛮山宗只得一角‘道阵‘的法门便可在’清净道天‘称雄,倘若是得到全部的’道阵‘法门。不好可以横推世间,做到真正的君临天下。

    更有传言颛顼大帝晚年间并未坐化,而是在创出道阵这一无上法门之后,便踏出了最后的终极一步,一手便崩碎了清净道天的所有大道枷锁,如今更是已经身在传中才存在的清幽道天之中,万古不朽,与道同存。而蛮山宗摇光院主所的颛顼帝藏乃是穷蝉祖师所留下的一处须弥界。之所以称之为须弥界,便是这须弥之意取自佛门的观点,佛门曾有高僧过:“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须弥山其高八万四千由旬,这一由旬相当于一只公牛走了一天的距离。这八万四千由旬可想而知这须弥山有多么雄伟。而芥子形容的便是青菜的种子。须弥藏芥子不足为奇,但是芥子却可纳须弥,这便是无上的神通。而‘颛顼帝藏’便是一处‘须弥界’。这世间万物皆可以无上神通祭炼成界,而‘颛顼帝藏’乃是一条玉带,唯有历代的‘清净道天’之中的摇光院主才可佩带。而‘清净道天’的万千宗门只知晓蛮山宗内有‘道阵’的修行法门,但并不知晓‘颛顼帝藏’也藏身于摇光院中,五帝传承这种惊天大秘,如今却是被人知晓,如何能不让摇光院主惊骇莫名!

    “冬至,我且问你。那紫发青年在你心中是何位置?”

    “我原本不过是一浑噩度日的平凡少年,而如今却能身处仙门之中,甚至日后可以走上仙途,全凭那紫发青年的指引。于我而言,将紫发青年称之为再生父母也并不为过”

    摇光院主听后却是心怀快慰,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但是却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他知晓少年心中一定藏着什么,但是少年心里藏着清风明月还是污泥浊水,才是摇光院主关心的重中之重。看着摇光院主脸上的笑意,冬至的回答应该是很符合他的心意。

    “那你既然入我蛮山宗,日后便要生活在宗门之内。而我便是你的授业恩师,倘若是你的再生父母要你杀掉你的授业恩师,那你又该做如何决断?”

    “父生之,师教之。二者皆对冬至有大恩,倘若是有朝一日,授业恩师与再生父母之间生死相博。冬至唯有舍去自身性命,两不相帮,虽不算还了恩师父母的恩德,但即便再入轮回之中,来世也定能还做一个坦荡之人。

    摇光院主听后心中更是满意,眼前这冬至入了蛮山宗的一月有余,他却未曾见上一面,冬至的形象在他心中一直都是有些骄躁的模样。可今日再见,却是觉得冬至已经变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这又如何能不让摇光院主欣喜惊讶。

    “我蛮山宗在这一方道天之中,不过驻留而已。蛮山宗的根基几乎全部都在‘清净道天’之中。之所以要在这‘清宁道天’驻留,便是为了要等候紫薇仙门中的天骄堪破蒙昧,踏破轮回。而你口中的紫发青年,多半便是紫薇仙门中的那名天骄。此事藏有诸多绝世大能的惊天算计,便是我蛮山宗也未见得能够开罪的起那些存在。所以我也不便再多什么,至于那紫发青年既然与你提及到了’颛顼帝藏‘,我也不好再向你隐瞒。这颛顼帝藏无非是颛顼大帝的毕生传承,至于传承的是修行的法门还是世间的至宝,全凭自身气运的薄厚。倘若你想得到颛顼帝藏这般无上造化,你需立下重誓,终身不得做出任何对不起宗门之事。你可否能够做到?“

    “冬至立誓,蛮山宗若不负我。我此生亦不负蛮山宗。若是我冬至违背誓言,那便沉沦万世轮回,天地共弃之。“冬至听完摇光院主的话后便开口到。

    摇光院主听完冬至所立下的誓言,心中不禁也是有些动容。这冬至已经是步入灵醒之境的灵士,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浑噩懵懂的少年,定然是知晓大道对修士的约束。倘若冬至违背誓言,那终其一生也是问道无望。想到这些,摇光院主心中更是坚定了几分。而这冬至身怀至少六品以上的盖世灵根。日后破灵晋仙之时,六品的灵根起码可以转化为六十道惊世仙脉,到时就算是逆行伐上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如此仙苗能够落入蛮山宗内,而且还进入了摇光院中,也算得是蛮山宗的福分。倘若是日后冬至成长起来,为蛮山宗在’清净道天‘挣上一个霸主之位也是极有可能之事。

    “好,好啊!那从今日起,你便是我蛮山摇光院的正式弟子。清宁道天的蛮山宗内唯有一代弟子,除去弟子便是长老、院主。蛮山宗与其余的宗门相比,最大的不同便是教导门内弟子之事。我蛮山宗并非为一师教一徒,而是数位长老轮流为院内弟子传道解惑。此生你若是不负蛮山宗,我蛮山宗定然倾尽全力,助你走上仙途,绝不私藏分毫神通法门。我宗门弟子修炼心境的法门,便是与紫薇仙门一脉相承的道藏,等你通读道藏之后,便可修行神通法门。道藏中分为三洞、四辅、十二部,共计一千二百九十九卷。我摇光院内正式弟子之下只传道藏中的十二部。而若是正式弟子,皆有数位长老共同讲授三洞、四辅之中的真意。“

    摇光院主还想继续些什么,但是忽然看到冬至从怀中取出一物。摇光院主定睛一看,脸上便浮现出了古怪的神情。冬至手中所持一本皱皱巴巴的泛黄书籍,上面还隐隐约约的浮现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不是道藏又是什么?难不成冬至当初在山门前时,紫发青年赐予他的古本便是他手中所持的道藏不成?

    “你手中所持道藏可是当日紫发青年所赐?“

    “是”

    “数月之前你已经通读一遍?”

    “囫囵吞枣的读了一遍。”

    “这一千二百九十九卷你已然全部读过?”

    “若是不论精细程度,那便算全部读过。”

    “..............................”

    “院主,可是有何不可么?”

    “并无不可,只是你在读道藏之时,身体可有异样的感受?”

    “并无异样感受,只是这道藏太过浩瀚,从中更有诸多的不解,遇到不解之时,心中变会甚是烦闷。”

    “..............................“

    摇光院主心里也是叹了口气。感叹冬至的盖世天资,寻常之人倘若去读道藏,不需片刻便会头晕目眩。而冬至当初不过是凡人的体魄,竟能将一千两百九十九卷的道藏囫囵之间通读一遍。算算时间,不过数月而已。摇光院主不得不感叹冬至的天资,冬至是天眷之人也并不为过。

    “你既然得到那紫发青年的指点入了我摇光院,定然也是为了进入颛顼帝藏之中寻找造化。但是颛顼帝藏每千年,方可对摇光院内的嫡传弟子开放。你入门之前我院便有七名正式弟子,你入门之后便是第八人。方才告知你来此的那位晨师兄,便是你的六师兄。除了你六师兄还在宗内走动走动,其余的师兄师姐皆是在闭关修行。大约八百年后我宗将有大变,至于发生何事,你知晓也并无作用。只需安心修炼便是。我蛮山宗内各院,每千年为时间节点,选出在千年之内收入门墙且修为最高者为嫡传弟子。你能否进入颛顼帝藏之中,全然看你这八百年内是否苦心修炼,在你的师兄师姐中可以独占鳌头。“

    “院主,若是以修为论高低来定下门下弟子嫡传的身份岂不是有失偏颇。若是师弟比师兄入门晚了九百年,那对师弟岂不是很不公平?或是修为高者却是德不配位,又该如何?“

    “宗门内自有秘法探寻修士的心境,德不配位者又如何能逃脱宗门秘法。至于公平与否?我辈修士,何来公平。灵士仙家们更看中的是修士机缘的大与气运的薄厚。“

    起来这摇光院主也算是性情中人。不过一月之前,冬至只是问了几个寻常的问题,但是摇光院主却是极其的不喜,认为冬至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是骄躁之气的不堪少年,对蛮山宗这等灵宗仙门充满了怠慢之意。纵使冬至是天资绝顶,但日后也定然会泯然众人。但是一月之后的今天,冬至的这两个问题,充满了对蛮山宗规则的质疑。但是摇光院主却是依旧乐呵呵的对着冬至解释,全无当日不喜的态度。

    摇光院主见冬至并未再提任何疑问,便开口道:

    “冬至你如今还未到束发之龄,身上椎骨定然还是三十三块。而且你如今更是已经踏入了‘灵醒’之境,日后即便你成年之后,椎骨也不会变为二十六块。依然还是三十三块,你体内可蕴藏的灵气仙元便比寻常的修士要多上许多。你在接下来的数月之中,细心研读‘十二部’、‘四辅’便可,有何不解可随时询问院内长老。‘十二部’、‘四辅’虽然不可提升你的修为境界。但是对道心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日后等你能捕捉到些许‘道痕’之时,便可修炼提升自身修为境界的无上法门。

    “我宗门不同于世间多数的宗门的以力证道之法。特别是我摇光院,毕竟是传自颛顼大帝的修行法门。更注重道心的境界,反而修为的境界在我摇光一脉的心中显得并非那么重要。颛顼大帝穷其一生都在追寻‘道’为何物,在追寻世间万物上的道痕所在。在我摇光一脉眼中,只要道心的境界稳固,那修为定然可以水到渠成般的提升。“

    莫在这蝇头蜗角般的清宁道天,便是在浩瀚无边,广阔无垠的‘清净道天’之中的大部分修士依然认为修行之事乃是逆水行舟,逆天而行。但蛮山宗这等宗门,乃是传有大帝法门的存在,知晓了许多天地间的奥秘。且不‘道’、‘天’究竟是何等的存在。但是哪有逆天这一荒唐的法,天地蒙昧之时,世间万物皆无。可如今这天地间,万族林立,无数的生灵在繁衍生息。下至凡夫俗子食的五谷杂粮,上到你我这般修士吐纳的灵气仙元。有哪一样不是天生地养之物,连这生灵都是诞生在这天地之间。但是竟有些无知之人,始终认为修行便是与天争、与地夺。但在我等这些有着万古传承的宗门眼中,这些修士无疑已经走入歧途。

    不知为何,今日的摇光院主心情大好,竟然与冬至起了修士修行的理念之争。但是摇光院主也并未觉得冬至能听懂些什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的到。谁知冬至却是仿佛起了兴致,开口道:

    “院主,那我蛮山宗修士便是敬天而行,我之前读道藏之时有段记载很有意思。的是当初甚至未有天地时,无阴无阳,无日无月,无晶无光,无东无西,无南无北,无前无后,无圆无方,百亿变化,浩浩荡荡,无形无象,自然空玄。穷之难极,无量无边。而后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冬至记得是否有错?“

    摇光院主对待冬至的心已然麻木,眼前的少年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囫囵吞枣般的读了一遍,又岂能记住如此繁多,佶屈聱牙的文字。除非天纵之姿,不然实在无法解释冬至的惊人之处。摇光院主收拢一下心情,乐呵呵的对冬至道:

    “你记得不错,道藏之中确有记载。你又觉得那里有意思呢?”

    “院主,这道可为天地母,那世间一切定然皆为道所诞下。而道生万物,而我这等修士更是可以借助天地之力,借助道痕,借助一切道赐予的一切事物来壮大己身。冬至理解是否有错?“

    摇光院主听了冬至的话心中更是震撼,这那里是一个‘灵醒’之境的少年,便是‘玉宇’之境的大修对‘道’的理解也不过如此。

    “无错”

    “那‘道’为天地母,亦是世间万物一切的初始。我等修士亦为道子。世间的一切生灵,包括天地的灵气仙元也为道子。那例如饿虎食羊,‘道’可会伤心?因虎与羊皆为道子。而我等修士,吐纳天地之间的灵气仙元。道可会因此愤怒。毕竟修士与灵气仙元皆由道所诞下?“

    听了冬至的话,已经是半步’不胜寒‘之境的摇光院主此时心中大震,冬至的所提之问,仿若一口利剑不断刺入摇光院主的心中。而他却不知如何作答,因这些问题,是他踏上仙路以来的漫长岁月中都不曾想过的问题。

    “我....................不知晓!”

    “那敢问院主可否能够解答,倘若世间生灵皆由‘道’生。那‘道’可会虚弱?世间生灵诞下子嗣过后无不衰弱者,而‘道’却是可为天地母,那‘道’可会因此变得孱弱?”

    “我....................亦不知晓!”

    “冬至斗胆再问院主。假若一天道因世间生灵汲取过多’道‘的力量,而导致’道‘自身愈发的虚弱。那道是否会收回他赋予世间的一切生灵?”

    “我....................仍不知晓!“

    此时的摇光院主脸上早已变了颜色,一脸的惊恐,仿佛思索到了什么恐怖之事,半步不胜寒境界的道心是何等的强大?便是须弥山崩于眼前,也可面不改色。但冬至的这几个问题,却是让柱石之坚的道心彻底的崩塌了。摇光院主的身姿刹那间便消失在大殿之中,片刻之后冬至耳边才响起了摇光院主的的声音。

    “我道心不稳,需闭关数日。我出关之时可为你解答心中所有疑惑。再此期间你有任何事情,可寻你六师兄上官晨帮助。”

    大殿中再无声响,而冬至却是看了看天空。又坐了片刻,才缓缓起身离开了大殿。走在路上的冬至,自言自语的咕哝道: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至尊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