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至尊问道 此间少年 第九章:悉徵灵圉而选之

时间:2019-09-11作者:青衫也如故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符瑞志》:“帝颛顼高阳氏,母曰女枢,见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己於幽房之宫,生颛顼於若水。”

    这蛮山宗内弟子人数并不算多,每一处院落都是弟子不到百人的模样。其中还是杂役弟子居多,记名弟子则有二三十人的样子。除去那杂役弟子还有记名弟子。剩下的正式弟子不过**人而已。冬至所在的摇光院便更是可怜,杂役弟子半百之数,记名弟子还不满二十名。而正式弟子的数量则是在七座分院之中最少的,不过七名而已。

    不知是否由于冬至在入门之时提了太多的问题,摇光院主可能觉得当初在山门脚下的青衣少年充满市侩,显然是对蛮山宗缺少了一颗敬畏之心。摇光院主曾在讲道时过:“心存敬畏之心,方能行有所止!”所以冬至已然入门一月有余,但冬至的身份却并没有被摇光院主敲定下来。而冬至仿佛也乐得清闲,每天就是在自己的住处看天空,显得并不着急开始修行。其余的弟子也是倍感费解,甚至也学着冬至的样子,时常向天空之上看一看,望一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院内诸多弟子对这天空也并未有着什么新奇发现,便也就将冬至当成一个怪人来看了。怪人做怪事,其余的弟子也就渐渐变得见怪不怪了。

    蛮山宗是个历经万古而不倒的擎天巨宗,凡是宗内之人,心中多多少少都会对自家宗门有着些许的骄傲,又怎能容得旁人对自家宗门有丝毫的轻视。而摇光院主这般人物,哪怕一身修为不在‘不胜寒’之境,也多半是‘玉宇’巅境的大修士,并且对天地之间的规则与秩序有着相当高的理解与明悟。但是修为越高,对这天地的敬畏也就越深,所以愈发的觉得那名为冬至的少年,心中骄躁之气甚浓,心中也就愈发的不喜。

    摇光院主当初看到冬至时便极其不喜,冬至在修行上的天资称之为‘灵华盖顶’也并不未过,但是冬至看向诸位院主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平淡。并未显现有任何的崇敬之意,恭敬之心。这一点极其不得摇光院主的心意,须知纵使你天资盖世,恒宇无双。日后一身的修为能够横推诸天无敌手,镇压万古一切敌,那也是日后之事。在摇光院主的眼中,如今冬至不过‘灵醒’之境,便如此目中无人,如此冷傲,难免日后在修行路上折戟沉沙。如今冬至刚入宗门,定要好好杀一杀这冬至的骄躁之气。

    正在冬至依旧望着天空发呆之时,荆山峰顶之上有两位蛮山宗院主却是正在着冬至。

    “摇光师弟,那名为冬至的少年在你院内可否安分?”

    “天枢师兄,此子入我宗门已一月有余,但我观此子心高气傲,而且定然知晓自己身怀无双灵根,所以当初在我宗山门之前才如此的目中无人,对你我这师门长辈也全无恭敬之心。所以师弟在冬至入门这段时间,并未理会此子,也好让他知晓,即使他天资盖世,灵华盖顶,在我蛮山宗内也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日后也能戒骄戒躁,在荆棘遍地的仙路之上可以多前行几步。”

    “唉,这冬至应该也并非那寻常的少年,昨日我宗于‘清净道天’再次传下法旨。还是告诫我等要谨慎行事,此界这‘一元’之数已然接近尾声。而我宗下‘一元’时也是定然无法再次入驻此界,我蛮山宗的上宗‘紫薇仙门’虽然也参与到了此次‘归元之子’的博弈之中,但‘紫薇仙门’在这一元初始之时发生的那场动荡太过浩大,导致仙门内部元气大伤。从而‘清净道天’之中的数个无上仙门齐齐联手推演、蒙蔽天机,共同算计紫薇。这一元的‘归元之子’本就应当出在紫薇仙门的事实,也被‘清净道天’中诸多恐怖的无上存在所推翻,演变成了数个仙门之中的天骄竞相角逐。致使十余万年前数个宗门的盖世天骄齐齐转世,皆入这一方道天争夺‘归元之子’之位。”

    摇光院主听后脸上就变了颜色,正要开口询问。天枢院主却是挥了挥手。再次开口道:

    “这一元共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又分为十二会,每会一万八百年。此时天地已然进入尾末之会,且已过了万年有余,只剩下不到区区八百年。那‘紫薇仙门’转入此界中人,时至如今还未堪破蒙昧,踏破轮回。多半已经迷失在此方道天。所以我蛮山宗在未来的近八百年间,必须心行事。我蛮山宗封山已然万余年,但这名为冬至的少年却还是来到我蛮山宗内,而且看着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却是已然步入了‘灵醒’之境,不好又是上界某一宗门的天骄妖孽。此事对我蛮山宗,真是不知是福是祸啊。”

    “天枢师兄,我蛮山宗本就是‘紫薇仙门’的分支之一。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倘若‘紫薇仙门’此次在‘归元之子’的争夺中失利,我蛮山宗在这一方道天,即使谨慎微的行事。在撤离之时,也定然难逃‘紫薇仙门’的那些敌手的惊天算计。这蛮山七院之中,唯有天枢师兄修行上宗的‘紫微斗数’,难不成依旧不可窥得未来的一角大势?”

    “此界天机混乱,应是被‘清净道天’诸多无上的恐怖存在联手遮盖。紫微斗数本就是星命之术,如今天机都被遮掩,这天上的万千星辰又怎能知晓真假。这蛮山宗内唯有天枢、摇光二院藏有大密辛。而那冬至不过数语之间便决定入你摇光院,不得不让我多想。这名为冬至的少年,即使不是那布局了近一元之数的仙门天骄,也定然有着不的来头。你摇光院对此子照常人待之便可,无需任何不同。在这最后的八百年间,我蛮山宗真的经不起任何风浪了,你我二人需得心心再心。”

    荆山之上纵使烟霞照耀,祥瑞蒸薰。摇光院主心间也止不住的泛起点点寒意。天枢师兄所修行的法门乃是紫微斗数,这在‘清净道天’也属前五十的无上法门。自身更是在上一‘会’时便已经踏入了‘不胜寒’。一‘会’便是一万八百年,如今这一‘会’之数不过八百年便要了结。由此得知,这天枢院主踏入‘不胜寒’已然两万余年。而且摇光院主这万年来并未见过天枢师兄走出宗门,以天枢院主的傲人天资苦修万年。如今是否已经迈入‘负阴抱阳’的境界也是不准之事。就连天枢师兄对这未来之事也认为是忧患重重,所以摇光院主心里更是忐忑不安,但摇光院主也并未多言,转身便回到了摇光院中。

    “冬至师弟,院主召你去摇光殿问话。”一位身着紫衫的俊朗青年向正在望着天空发呆的冬至喊到。

    “好的,多谢晨师兄。”冬至乐呵呵的冲着窗外的紫衫青年到。

    这蛮山宗内奇花布锦,日月摇光。四方灵气齐聚于此。冬至在蛮山宗内修行的一月以来,修为渐进。冬至初临世间之时,曾与大周天朝的最后一位人皇‘幽皇’共用同一具身体。而‘幽皇’能成为大周天朝的人皇,称之为万古人杰也不为过。即使藏身‘须弥界’万年,灵识仍在‘玉宇’巅境。幽皇当时看冬至云淡风轻的便将自己‘玉宇’巅境的灵识磨灭大半,却并不知晓冬至为了磨灭他的灵识,而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时至今日,冬至才彻底的将施法后的隐患消除,消除了幽皇灵识带给自己的影响,与人交流也显得不再那么冷冰冰的,反而多了些许的暖意。

    摇光殿中,一身紫衫的摇光院主一脸严肃,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冬至。仿佛想要看出冬至的前世今生一般。但冬至始终是乐呵呵的低头站在大殿中间。与初次相见时,冬至冷清的神情相比。今日的冬至显得多了些少年身上本该有的朝气与暖意。摇光院主见冬至如此模样,神情也温和了许多。

    “这世间名山大川中的灵宗仙门不在少数,而你为何偏偏来到这荆山之上?”

    冬至刚要开口作答,那摇光院主紧接着再次道:“莫要与我什么冥冥之中的感召或是随便走走便走到了荆山之上的这种鬼话。”

    冬至听完摇光院主的话,脸上便是一红。应是冬至原本就是想要胡扯一番,想要蒙混过关,却是被摇光院主一语道破。冬至见摇光院主如此认真,并非是个好搪塞的人物。便开口道:

    “我本是楚国无双城人,生下来就没见得爹娘,全靠姨娘接济度日。数月之前。有一紫发青年寻到我,问我可想得长生,问大道。而后随手扔给我一古本,叫我每日研读,不求甚解。囫囵一遍过后,便可前往荆山,见荆山脚下有钟便敲,到时自有仙家接引。”

    原本神情温和的摇光院主听过之后却眉头紧锁,疑惑的问道:

    “紫发青年?古本?当日你问蛮山宗内七座分院有何区别,为何天枢院主讲解之后你便直接入了我摇光分院,这是为何?难不成也是当日那青年对你的嘱咐?”

    “是!”

    “那青年可否对你讲明来历?”

    “他他本是‘紫薇仙门’中人。又在什么路上遭受重创,万年间都没苏醒。只是叫我照着他的话做,入门之前不得透露给外人分毫。入门后倘若院主询问便如实作答,如果院主没有询问,我只需努力修行便是。”

    摇光院主听过沉吟许久,依然是没有什么头绪。开口继续问道:

    “那紫发青年如今身在何方你可知晓?”

    “就在我身上,他叮嘱过后便钻进了这颗石头里,就再也没了动静。”着冬至便从怀中拿出一颗石头递给摇光院主,而那颗石头正是当日封印大周天朝那位幽皇的‘三生石’。

    摇光院主目光一凝,双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震惊。‘三生石’这种天地奇珍,哪怕是在‘清净道天’也算得是绝世仙珍。宝贵之处倒不是这三生石有多么大的杀伐之力,而是这三生石的独特用处。三生石据乃是上一个‘衍纪’的产物,石身之上有两条‘道纹’将整个石身分为三段。石身内部自成天、地、人三界,可以存纳、蕴养修士的魂魄灵识。

    倘若修士的灵识受损,无异于断了修行之路。所以许多灵识有损的修士,都想要得到一块三生石,用来修复自身受损的灵识。并且三生石极其坚固,倘若是肉身已失,灵识受损的修士藏入其中,只要是非自身所愿,便无人可以强行破开三生石。此事不知真假,但时至今日的确没有听有谁可以打破这三生石。

    摇光院主握着三生石片刻之后便还给了冬至。刚才他用自身的灵识探查三生石,隐约感觉里面确实有修士的灵识存在,而且境界不低。想到天枢院主的话,心中的猜测越发的明朗起来。看向冬至的眼神里,明显少了许多猜忌。

    “‘紫薇仙门’与我宗有大渊源,并非是你能所了解的。那紫发青年既然寻到你,便是与你有缘。你将这石头贴身放着便可,有朝一日他定然会再次现身,为你讲明你心中的所有疑惑。那紫发青年可有讲为何要你入我摇光分院。”

    “他蛮山宗内唯有‘天枢’‘摇光’藏有大密辛。其余五院他尽然不放在眼里,唯有我入‘天枢’‘摇光’二院方才可能寻得大造化。”

    “他如何的?”摇光院主此时也是提起了兴致,不知那紫发青年是否为当初‘紫薇仙门’转世入此道天,争夺‘归元’之子的盖世天骄。但是能知晓蛮山宗分院密辛的,也定然是大有来头之人。

    “他摇光分院是七所分院之中,唯一修行‘道阵’的分院。我倘若可入摇光分院,修得道阵法门,日后对他将有大用。并且叮嘱我,一定要对你明言。他知晓摇光分院之中‘道阵’法门都算不得密辛。可称之为大密辛的是摇光分院中藏有‘颛顼帝藏’!”

    “快快禁声!你无需多言,我已知晓那紫发青年的真实来历。你且在大殿之中等我片刻,我寻天枢院主有要事相商!”摇光院主本来一脸笑意的听冬至讲话,听到最后‘颛顼帝藏’这四个字时,瞬时脸上就换了颜色。全然一副惊骇莫名的神情。摇光院主话音刚落,不等冬至作答,刹那间就消失在大殿之中。

    天枢院中,摇光院主与天枢院主相对而坐,脸上皆是一脸凝重的神情。

    “天枢师兄,这‘颛顼帝藏’这乃是我蛮山宗的根本,紫薇仙门应该也是一知半解。那紫薇仙门转世而来的青年又是如何知晓‘颛顼帝藏’就在摇光院中的?”

    “摇光师弟,此时风云变幻、云谲波诡。‘清净道天’中那些无上的恐怖存在,不是你我能够揣摩的。他们这等存在,知晓一些五帝的密辛也在常理之中。你摇光院中的‘道阵’法门,便是传自颛顼帝的无上秘法。即使我宗自打立宗之时便开始遮掩,但紫薇仙门与我蛮山宗的关系复杂,能知晓一些也并不意外。”

    “不过紫薇仙门想要谋得颛顼帝藏,无异于是痴人梦。颛顼大帝曾言:‘悉徵灵圉而选之’,颛顼帝藏中的‘道阵’乃是颛顼大帝的镇世道阵,除却摇光一脉的秘法,任他功法无敌于世,修为震古烁今。也定然无法进入颛顼帝藏之中。所以师弟放宽心便是,知晓‘颛顼帝藏’藏于摇光院又如何?而那冬至既然已入你院,立下重誓即可。倘若一心为我蛮山宗,让那少年入了帝藏,得了造化,又能如何。”

    “天枢师兄此言有理”

    摇光院主此时仍旧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但天枢院主知晓‘颛顼帝藏’对于摇光一脉是何等的重要,也无法出言宽慰,只得就此作罢。见天枢院主不再言语,摇光院主便离开了天枢分院,再次回到了摇光院中,只是神情有些凝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至尊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