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至尊问道 此间少年 第三章:少年心间三冬暖

时间:2019-09-11作者:青衫也如故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干物燥,心火烛”。“寒潮来临,关窗关门”咚!咚!咚!咚!这一快四慢敲梆子的声音和更夫低沉报更的声音在龙泉镇悠然响起!

    一位少年在些许嘈杂声音中被吵醒,清醒了几息时间,却忽然一怔,随后少年昏暗的眼睛逐渐变得明亮起来。少年就这样躺在昏暗的房间内,双眼呆呆的盯着头顶上方,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这少年发呆了半炷香左右时,突然听到屋外院子传来清脆悦耳的话声。

    “爹爹,我干完我的活啦,您您出摊回来会给我买一串糖葫芦的,可千万不要骗我呦!”一个大概五六岁,扎着羊角辫还穿着一个花袄的女孩,正在对即将出门的父亲撒娇般道。这女孩跟父亲话时还用自己的手在脸上不停地做着鬼脸,别提多可爱了!

    随后院子中便传来了男子那憨厚的声音。“我家涵涵这么乖,莫是一串糖葫芦,便是五串,十串,爹爹也一定给涵涵买,那涵涵今天在家一定要听娘亲的话,帮助娘亲照顾那位哥哥,好不好”!

    “我听爹爹的话,那今天爹爹要早些回来!”羊角辫的女孩忙不迭的回答到!

    “唉,勇哥儿,看着那少年虽然衣衫褴褛,但却是眉清目秀,看模样也就十一二岁,这样一个孩童在哪个母亲的眼里不是宝贝,怎的就能沦落到饿晕在街头的境地” 一位身材纤细,面容寻常的中年女子感叹道,看这情形,这名中年女子正是院中名为‘勇哥儿’的中年男子发妻。虽模样寻常,但在这龙泉镇上也是数的过来的贤妻良母!也兴许是这大楚的国力愈发强大,百姓们的日子也舒坦起来,闲暇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这‘勇哥儿’的发妻就是一点让他有些难以理解,就是她闲暇起来爱与这街坊四邻的婆媳们坐在门口扯家常。像‘勇哥儿’这般憨厚又早出晚归养妻育子的中年汉子,哪里能体会的了这般‘乐趣’!

    “的就是,咱们大楚自从王上即位以来,咱们楚国的养济院无论在任何一座城镇都有分布啊,应该不会还有这等流落街头,甚至饿晕的孩子啊!”勇哥儿也是一脸疑惑 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

    “兴许是那中州大莽天朝百姓的孩子,听咱们街西那伍员外家中的下人,那中州大莽朝廷,虽然自称天朝,而且还有许多可以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仙家灵士,但是他们那边百姓的日子过得确是不是一般的苦,听大莽那边,有的仙家甚至可以当街杀人都不被追究,那百姓们的苛政杂税更是花样繁多,百姓的日子别提多苦了”那勇哥儿的发妻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一发不可收拾!

    “得嘞,媳妇儿,您这万语千言还是等着跟您的那些闺中密友们吧,我这会还是上街摆摊,给咱闺女多赚几个宝钱,好买糖葫芦吧!”‘勇哥儿’完这话挑起担子逃似的窜出家门,他可知道自家媳妇儿,百样好,千样好,就是那聊起天来,就跟他吃花生喝酒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勇哥儿’的媳妇儿看着都没关上的院门,又望了望自家汉子已经模糊的背影,白了他一眼,又自顾自的到。“这家伙就是这样,永远不懂我们女子的心事,嫌我们絮叨,琐碎。现如今的大楚,家中一个男子做工就足以养家糊口,甚至不是年节之时都可吃上一顿饺子,哪里还需我等女子做工,我这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连个话的人都没有,可不是心里烦闷嘛”

    “娘亲,娘亲。您快别自己跟自己话了,屋里的哥哥已经醒了”这叫涵涵的羊角辫女娃娃在屋子里大声的喊道!

    这冬日内楚国之中的五更天,太阳还未升起,天空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黑的让人窒息,也寒冷的让人有些许的不适。但在少年的心里却掀不起丝毫波澜,仿佛这不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而是一个耄耋之年,经历了无数坎坷已然将这个人间看透的老叟。但即便是这样,少年听着院子中的对话,以及院子中隐约传来的豆香味,也是怔怔出神了许久,不知这少年心里到底藏着什么!

    “哥哥,我爹爹是这龙泉镇唯一的大师,做豆腐的大师,以前涵涵得了风寒的时候,爹爹给我做了豆腐鱼汤,爹爹他做的豆腐,只要是生病的娃娃吃,第二天就能活蹦乱跳的了”羊角辫的女娃娃趴在窗前,瞪着自己那不太大,但是闪亮闪亮如同星晨一般的眸子,仔细的端详着少年!

    “涵涵别话,哥哥刚醒,身体很虚弱,不许你打扰,不然你和哥哥话,哥哥还是会晕倒的”这中年女子也是快步走了进来,可能因为知道自家女儿可能遗传了自己在语言上面的某些天赋,连忙对着自家那准备和少年秉烛夜谈的女娃道!

    “这少年,你既然已经清醒,我便为你煮些稀粥去,你兴许是多日都没有进食,又赶上昨日冬至,天气寒冷,你便晕倒在路边,还是我家汉子因昨日收摊落下东西在市集,返回市集去取物,这才发现你倒在路边,将你背了回来,不然这一夜寒冬,你兴许就丢了性命。瞧我这嘴,你躺下休息,我煮些稀粥马上就回来,涵涵替娘照看好哥哥,不许打扰哥哥休息”!这中年女子完便急急忙忙去了厨房,留下羊角辫的女娃娃,和这个少年在屋内,一大一下,气氛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你叫涵涵吗?”这少年兴许是实在受不了这女娃紧紧盯着他,但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羊角辫女娃依旧沉默!

    “你你爹爹是做豆腐的大师?”少年见女娃仍闭口不语,便继续问道!

    “................”这女娃娃用那灵动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少年,脸上一副想要侃侃而谈的样子,但却仍是闭口不言!

    “你为何不话?”少年实在是受不了少女的目光,张口问道!

    这女娃听完少年这句话,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留下少年,转身就冲出屋外,直直的奔着厨房正在做饭的娘亲去了!躺在床上的少年却是有些愕然,完全想不到这五六岁,如同精灵一般的女娃在想些什么!少年稍稍提了提精神,仔细听着厨房的动静!

    就在这时,厨房里响起了女娃的声音,倘若少年真是个平凡的普通少年,定然听不到这声音,显然是女娃故意压低了声音。女娃问道:“娘亲,你不让我话,哥哥很虚弱,我如果跟哥哥话,哥哥可能还会晕倒,这是真的吗?我看哥哥确是有些虚弱,要不娘亲赶快去寻爹爹回来,叫爹爹给那位哥哥做豆腐鱼汤,让哥哥快些好起来怎么样”!

    “不用了,屋里的那位哥哥吃了娘亲煮的粥,比你爹爹做的豆腐鱼汤还要好嘞,你回去看着那位哥哥就好,不要让他下地走动便是,娘亲马上就做好了”!女子看着自家如此懂事的女儿,脸上再也藏不笑意,着着,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好的,那我现在就去隔壁婶婶家里借两个鸡蛋。上次涵涵生病,娘亲也叫我吃了,你还鸡蛋跟天上飞的那些灵士们练出的灵丹一样,包治百病呢!哥哥如果吃了,肯定明天就能好,到时候涵涵叫爹爹给我抓一只我们镇上最大的蟋蟀送给哥哥玩!”涵涵天真的盯着母亲的笑脸到!

    “是吗?涵涵不是要爹爹抓最大的蟋蟀给自己吗?你给了那位哥哥,难道你不后悔吗?”这中年女子看着自家女儿,揶揄的问道。

    “不会后悔啦。娘亲你看那哥哥看着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却饿晕在街上,身上穿的也那么单薄。平日里涵涵不专心吃饭,爹爹,娘亲都是追着涵涵,让涵涵吃。所以哥哥的父母可能根本不爱哥哥,哥哥一定很伤心,所以涵涵把最大的蟋蟀送给哥哥,哥哥一定很开心,他就不会伤心啦”羊角辫的女娃娃完就一蹦一跳的去了隔壁婶婶借鸡蛋!中年女子也是温婉的一笑,没在什么。继续在厨房忙了起来!

    这少年半倚在床头也是哂然一笑,原来这梳着羊角辫的女孩之所以不与他开口,全然是听了她娘亲的话,生怕自己再次晕倒。甚至还要叫她爹爹去捉蟋蟀送给自己。这女娃心中的蟋蟀,不亚于世间男子心中的江山美色,世间女子心中的不老容颜!

    “这就是现如今的人间吗?人间值得?人间不值得?”少年此时在心中不停的问着自己!真不知他心中所谓的如今人间,与他当初所见的人间究竟有何不同。暂且不论人间值得与否。但是这少年脸上的微笑,已然告诉整座人间,他心间已暖,不畏苦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至尊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