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你又傲娇了 第495章 退婚(二、三更合并)

时间:2019-12-21作者:雨辰震震

    就在俞琬琰心中思量的时候,身侧看清礼物的慕渊脸色,成功的黑了黑。

    这哪里是送给他家没出生的娃,这是送给他媳妇的!

    姬夜离作为一国皇子,怎么可能不知道送东西代表的寓意?他绝对不会是因为期盼俞琬琰生个女孩,而给孩子准备的。

    不得不说慕渊确实猜对了,当姬夜离在挑选礼物的时候,第一眼便看上了这块佛坠,觉得俞琬琰带上会相当好看,于是便拿过来充当了孩子的礼物。

    和慕渊的愤怒不同的是,俞琬琰看到礼物却是很高兴,感觉这份礼物送到了她的心坎里。

    女儿多好啊,娇娇软软的小棉袄,她还真的想生个女儿。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俞琬琰嘴角含笑,看向姬夜离的目光带着一丝欣喜。

    就算第一胎不是女儿,以后总会有的,这个小佛坠早晚都会用得上。

    姬夜离见她是真心喜欢,淡漠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耳根竟然有些泛红。

    “你喜欢就好。”

    慕渊:“......”

    当他不存在?不能忍!

    “时辰不早了,听闻西凉国的使臣还在宫里等着,本世子这里就不留五皇子了。”

    慕渊直接下了逐客令。

    姬夜离也不恼,带着愉悦的心情便告辞了。

    他毕竟是南湘国的皇子,即便是光明正大的来了慕王府,也不会多待,送完了礼物之后也确实是回宫了。

    “那本皇子便告辞了。”

    待他的人影看不见,俞琬琰将手里的礼物收起来之后,这才发现自家世子好像......不太高兴?

    “怎么,姬夜离这个朋友要离开东慕国,你舍不得了?”

    慕渊气闷,什么朋友?明明是情敌!

    “琬琬,这个佛坠不好看,为夫帮你收起来吧?”

    慕渊双手将俞琬琰圈在怀里,手已经摸上了那个装有佛坠的小木盒。

    俞琬琰纳闷,“哪里不好看了?上好的羊脂玉,多难得啊?再说了待生了个女儿,带戴上寓意好。”

    “......慕王府的库房里也有羊脂玉,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再说了,别人的哪里有自己家里的好?

    醋味太过浓厚,粗神经的俞琬琰终于察觉出了她家慕世子的不同,侧头向他的嘴边看去,果然紧紧抿着。

    这是某人不高兴才会出现的小动作。

    “不高兴啦?”

    “哼!”

    慕渊冷哼一声,怀里的两只手收紧了些。

    俞琬琰见他小脾气上来,便打算悄无声息的转移话题。

    “南湘国那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新送来的皇子竟然只有七岁,他们陛下到底是如何想的?”

    “还能怎么想?姬夜行和皇位无缘,他早年又放出风声最看重姬夜离,眼下他不回去不行。而且听说这位皇帝陛下有个私生子,准备这段时间认下呢。”

    这位老皇帝真的是作的一手好死,为了给自己心爱之人的儿子扫清障碍,便只剩下了一个儿子姬夜行,但他却没想到姬夜离不是个省油的灯,把这个唯一的苗苗给祸害了。

    “那个私生子是怎么回事?”

    “有个私生子也不奇怪,听说之前也看不上他,但对比起姬夜离,那个私生子就顺眼多了,或许......就只是单纯的用来膈应姬夜离的?”

    南湘国皇帝当年之所以登上皇位,姬夜离的外祖宫家功不可没,奈何皇帝却觉得功高震主,不喜欢姬夜离也在情理之中。

    慕渊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俞琬琰顿时无语了。

    这个皇帝过河拆桥的本事也太厉害了些,狡兔死,走狗烹,真真是将整句话发挥到了极点。

    “那姬夜离回到南湘,岂不是还要再和他爹斗智斗勇?”

    在这一瞬,俞琬琰便有些同情这位命途多舛的五皇子了。

    “嗯,所以说啊,毁掉姬夜行,只是个开始而已。”

    往后的路,还长着呢。

    慕渊已经和姬夜离合作,因此早就把他的事情查了个彻底,南湘国那边还安插了几个暗探,自然是收到了第一手的消息。

    “你们之间的合作还要继续?”

    俞琬琰后背惬意的倚在慕渊的身上,一阵困意袭来。

    “嗯,待他登基,就不用管了。”

    见她眼皮开始打架,慕渊说话的声音便小了许多。

    “......”

    “琬琬?”

    某人已经睡了过去,慕渊便小心的将她抱了起来,向床边走去。

    ——————

    西凉使团的到来,在东慕国的朝堂之上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花,皇长孙慕子佩和惠郡王等人,目光便聚焦在了这位即将归国的五皇子身上。

    不过是一天的功夫,无人问津的姬夜离,便成了个人人想要的香饽饽。

    万一,人家哪天登基为帝了呢?他们可得提前打好关系,说不定哪天便成了助力。

    也多亏了姬夜离没有几天就要启程了,不然得被这些人给烦死。

    从慕渊嘴里听到姬夜离的宫里人来人往的时候,俞琬琰十分想笑。

    这些人以前都干什么去了?现在临时抱佛脚还有什么用?

    不过即使这样,恐怕这些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早已经被三振出局,香饽饽被慕渊捷足先登了。

    “皇爷爷怎么说?”

    “没说什么,就看着这几个人蹦跶。”

    慕渊不置可否。

    俞琬琰见他一副提到姬夜离就不想说话的表情,果断的换了个话题。

    “明日凌家大表妹要成亲,我要不要去一趟?”

    凌家和宁杜两家的婚事都定在了腊月里,前后没差几天,对于凌家这次的亲事,俞琬琰有些拿不定主意。

    凌青玉做的事情太过恶毒,而且还是慕渊亲自将证据交到凌家舅舅手上的,更何况凌青柠的伤势是俞琬琰所为,两家之间的恩怨便有些牵扯不清了。

    慕渊皱了皱眉头,自然也是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不用去了,礼物带到了就行。”

    他和舅舅的关系很好,但和原配张氏的三个孩子可是一点交情都没有,三个孩子一个随舅舅的都没有,彼此之间的关系早就生疏了。

    “不过舅舅迎娶吕姑娘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好。”

    镇南侯娶妻和嫁女的意义,可是大不一样,礼节上必须要注意。

    两人这边商议着凌家的事情,那边凌白却是黑着一张脸进来了。

    “主子,那个......凌家大小姐明日的婚礼取消了。”

    “取消了?好好的怎么取消了,发生了何事?”

    凌白默了默,颇有些难以启齿。

    “凌大小姐今日出门,不知怎的,遇上了惠郡王,紧接着一顶小轿便被抬到了郡王府,成了惠郡王的贵妾。”

    慕渊,俞琬琰:“......”

    头疼!

    镇国公府的嫡女,就算是嫁给惠郡王做正妃也是使得的,凌青玉到底是哪根弦不对,给人家当了贵妾!

    场面一度尴尬。

    最终还是慕渊沉着脸问了几句,“舅舅那边怎么说?”

    “因为凌大小姐原先嫁的是寒门子弟,那家人对上镇国公府也不会将事情闹大,听说镇国公亲自登门赔罪,这才解决了此事。”

    “也是因为凌青玉嫁的是个寒门子弟,所以惠郡王这才如此明目张胆的抢人吧?”

    慕渊脸色不是很好看。

    凌白不说话,虽然他对凌家没有了任何归属感,但到底还是姓凌,凌家出事他也感觉不是很好。

    “去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凌青玉自己赶上去的,还是惠郡王早就接到了风声,打起了镇国公府的主意。”

    “是,属下这就去查!”

    凌白拱手,明白了自家主子所要表达的意思,带着命令走了出去。

    俞琬琰叹了口气,真是多事之秋!

    凌白的动作很快,原本燕山暗部的人便时刻盯着汴京城里大大小小官员的府邸,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便带着消息回来了。

    彼时,慕渊正在小书房里处理工部的事情,而俞琬渊则是抱着慕小呆在看书。

    “主子,凌家的事情查清楚了。”

    慕渊放下手中的狼毫,轻柔眉心,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凌白。

    “说说吧,怎么回事?”

    这边慕小呆也看到了议事的两人,便乖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窝在俞琬琰的怀里,睁着大眼睛看向那边。

    “凌家小姐确实是不想嫁给那位寒门子弟,有意接近惠郡王的,她原本的意思是嫁到郡王府当侧妃,但是惠郡王也是早有准备,那日走的小巷是特意选的,他拿捏住了凌大小姐之前的事情,这才收了做贵妾。”

    可以说,惠郡王早就盯上了镇国公这块肥肉,听闻凌青玉不愿意嫁给一个寒门子弟,心思便活泛了起来。

    两个人一拍即合,都很愿意,想走不到一起都不行。

    “既然惠郡王有意想收凌青玉,给个侧妃之位不就好了,为何偏偏许了贵妾?”

    这也是慕渊想不通的地方。

    凌白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惠郡王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惠郡王目前正妃一位,侧妃一位,按照礼制的话刚好缺一位,难不成这个位置已经有了别的人选?”

    俞琬琰作为女人,对于后院的事情要比慕渊敏感一些,闻言便提出了一个被他们忽略的事情。

    慕渊和凌白顿时一怔,将最近的消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未能想出来这个位置到底是给谁留的。

    起码,这个女子的身份要比凌青玉高贵,但镇国公府的嫡女就已经很突出了,比凌天还要高的职位里,并未听说过有适龄的女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