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刻闲暇一壶清茶 第29章 修出一片自由7

时间:2019-09-11作者:一张黑胶唱片

    . ,最快更新一刻闲暇一壶清茶最新章节!

    陈家的早晨依旧从白粥和咸菜开始。

    清茶不知道昨天晚上陈父除了摇钱树之外还和陈大嘴说了什么,她只知道今天早上陈大嘴没有用自己那大嗓门吼她早起,也没有唠唠叨叨的说她起得比她还要晚。

    陈大嘴对她的态度终归是多了丝讨好,以往她多盛一碗白粥都要看人脸色,今天反倒被陈大嘴关心吃得够不够。

    面对陈大嘴那明显转变了的态度,清茶没有表现出受宠若惊,她只是淡淡的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吃饱,没有过分的期待,也没有过于热情的响应。

    陈大嘴也已经习惯她的冷淡,只在她和陈父出门揽活时,对他们说了一句今天赚多点钱回来。

    在陈大嘴眼中,清茶俨然也成为一棵摇钱树,不过她并在乎别人如何看待她,清茶只要自己过得舒服就行,别人怎么看她无所谓也不重要。

    现在她新衣服已经买了,也该留点闲钱着手盖红砖房的事。

    当然,盖房子可不是她一个人要做的事,陈父和陈大嘴早就已经省吃俭用的存好一笔钱。

    清茶前天就跟陈父打探过,他们现在离盖新房还差三分之一的资金,换言之她若是想要自己的目标早日实现,就得多帮忙。

    为了早日实现盖新房目标,清茶每天都跟着陈父早出晚归,不多时陈父之前修不好的收音机已经全部被清茶修好,至此他们现在生活的小镇上已经没有多少新活可以揽。

    清茶让陈父把揽活的地图扩大,自行车开始穿行到隔壁镇上。

    虽然每天都要比往常早起一个小时,可为了能早日盖上新房,别让自己的兄弟看不起自己,陈父还是非常有干劲的,每天起得比清茶还要早。

    陈家的自行车被闲置下来的时间越来越少,到最后更是除了周日不离开家,其余时间都早出晚归。

    秋冬春夏,一年过后。

    清茶修理收音机的技能真是越练越精,修理好一台的用时越来越短,可是随着她的技能在不断提升,这生意也在慢慢变少,只因现在是修理工将要崛起的时候。

    这一年,科技发生很大的进步,收音机开始一次又一次的降价,它不再是每家每户富裕的标志,而是每家每户的普通解闷物品。

    陈父早在初春时就已经入手一台,而且还是全新的,不是什么二手货。

    陈大嘴起初还责备他买来这么一个不能吃不能穿的纯消遣玩意,可如今调频调得最多的人是她。

    收音机降价对于清茶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用得起收音机的人变多,那需要修理收音机的人也变多。

    坏事是随着家家户户都用的起这些基本的机械产品,靠修理为生的人也增多。

    修理这片市场的竟争力在变大,这个不需要列明什么数据说明,只需要看他们这几天都没怎么揽到活就知道。

    愁上心头,陈父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过好觉。

    晚饭时间他还跟陈大嘴商量着要不要把自己刚买的自行车退货,换回二手车。

    陈大嘴是不想他把自行车退回去的,这现在的日子好不容易有了盼头,今早她上村头买猪肉时还跟那里的村民吹嘘着他这辆自行车是最新款,街上摆着卖里面最贵的。

    这面子好不容易被她吹起来,她怎能轻易就让它被无情戳破。

    陈大嘴咧开自己的大嘴,一脸笑嘻嘻的给陈父夹了块猪头肉。

    这一年陈父和清茶出去揽活多,挣的钱也跟着多,这养家费自然也在上涨。

    陈家的日子现在是越来越好,以往过大节才能吃上的猪肉,现在每月都能奢侈的吃上几回。

    陈大嘴对此颇为得意,一天天跟村里的农妇暗里夸赞陈父有多本事。

    这样的日子她可不想被打破,她的美梦一定要继续作下去。

    “孩子他爸,我想这生意没有你想的这么糟糕吧!也许过两天就能好起来呢?”

    陈父扫了陈大嘴一眼,看也没看她刚夹过来的猪头肉,只叹一声说:“你一个农妇懂什么,整天就憋在这陈家村里头,连外面的物价哪些降哪些升都不知道,你以为这市场就像你那菜地里头的瓜苗,浇一浇水就能变好……”

    陈父继续发着牢骚说着。

    清茶捧着碗饭心里也是有愁,只是她见识广,点子自然多,忧愁是有,不过她现在脑子里想的最多的还是那些点子。

    她想起未来超市那些时时刻刻能挑起客人购买欲的标语,眼神闪了闪,脑中划过无数种营销方案,最后只留下一个。

    并且在晚饭用完后,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父。陈父听后,对清茶的方法表示过质疑,可是死马当活马医,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很快的,陈父把清茶吩咐下去需要用到的木板,粗绳,还有像粉笔一样可以写字的石头找来。

    清茶用那有些扎手的石头在废弃木板上一笔一划的写着,把自己要写的东西全部写好,这才让陈父帮她在木板上扎两个小洞,把粗绳在木板上串好,好方便明天使用。

    一夜无梦。

    清晨,清茶是被一阵鸡啼给吵醒的。

    这一年陈家的生活变得富裕,陈大嘴除了在吃的方面舍得花钱外,还在陈家后院养起大公鸡来。

    此刻天才微亮,那只大公鸡便伸展着自己的脖子在那啼叫,展示着自己嘹亮的嗓音。

    陈家一家人闻鸡啼而起。

    这一年陈勇诚年纪见长又常去村长办的小学堂那里听课,他现在见人虽然还有些害羞,不过睡懒觉,不下地干活这些恶习已经慢慢的在一点一滴修改。

    现在陈大嘴把早餐拿出来,他也能按时吃上,不用陈大嘴再把早餐热第二次。

    陈勇诚没有在陈大嘴溺爱下长成什么不可一世的小流氓,清茶是欣慰的,也为陈勇诚那没有长歪的人品鼓掌,庆幸他没有长成像陈麻子那样的色胚。

    陈麻子也是在父母的纵容下长大的,只是与陈勇诚不同,陈麻子他实在是招人嫌。

    单拿婚事这一事来说,这陈麻子年纪越接近三十,对于自己的婚事就越是着急,连他的家人也着急,登上陈家大门找过陈大嘴好几次。

    只是别说这条村,就连隔壁村的姑娘都知道陈麻子的德性是怎么样,一听相亲对象是他立马就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