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刻闲暇一壶清茶 第25章 修出一片自由3

时间:2019-09-11作者:一张黑胶唱片

    . ,最快更新一刻闲暇一壶清茶最新章节!

    “这样吧!待会我出去时你也跟着出去,正好把自行车放在外面我也不太放心,这几天你就跟着我出去,见识见识,别跟你妈一样只知道聊哪个大婶家下了几只猪仔。”

    陈父爽快的决定清茶这几天的去向,顺便还不忘说陈大嘴八卦和无知,只知道这陈家村的事,对外面的事却一无所知。

    陈父说得不错,陈大嘴从小就在陈家村长大,嫁的人也是陈家村的人。陈家就和她娘家相隔六户人家,她也很少离开陈家村到小镇上看看。

    对比外面有什么,陈大嘴对这陈家村哪户人什么时候娶媳妇嫁女儿更感兴趣,也给几个光棍说过几次媒,其中说的最多的是陈麻子的媒。

    陈麻子,原名并不叫陈麻子,只是因为脸上一直都长有一脸的痘痘,就像粘满芝麻的粉团才会被人唤作陈麻子,就如陈大嘴被人唤作陈大嘴一样。

    从村头至村尾,陈大嘴不知道帮陈麻子说过多少次媒,可惜的是,那些媒没有一次是说通的,原因是陈麻子脸上的痘痘不仅多,一双小眼还经常色眯眯的看着人家姑娘。

    满脸的痘痘加上一双色眯眯的小眼,光是想想都知道陈麻子并不是一个适合婚嫁的良人,更何况那些被迫与他面对面说亲的女孩。

    反正每次陈麻子来他们陈家找陈大嘴时,陈清茶都会想办法去避开他,一人去玉米地或是哪块菜地里干活。

    生怕陈大嘴会把今年才十六岁的她说给陈麻子。

    清茶想起陈麻子那张油脂明显分泌得过于旺盛的脸,心里没来由的一颤,双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抬眼,看向沿途经过的稻田,刚那因密集恐惧症而起的鸡皮疙瘩才消下去。

    陈父现在骑着的自行车是一辆二手货,看起来很新,可内里早有许多问题。

    破旧的自行车行走在乡间小路上,清茶坐在车后座忍受着那一颠一颠的麻意,看着远处那些逐渐变小的土坯房。

    离开村口,脚下的路终于不再是泥路,那一坑一洼带来的折磨人的颠簸感也终于消失。

    清茶现在正跟着陈父去镇上看看有什么需要修补的活干。

    这个时空的人重农,重生产,大多数都会选择务农这一职业,像修理工这种活不怎么吃香,没有人会傻傻的开一家店摆满各种零件专门替人修理东西,人们开店都是为了卖一些农产品、农用具。

    但是务农的大部分都不是富人,他们只是勉强解决了温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整体经济水平就这么摆在这,能解决温饱都是一大跨步了,谁还奢求有闲钱去干点别的什么事。

    不过修理工虽不怎么吃香,却是挺紧缺的,也就是干这活没有什么人抢。

    而且一般需要修理工的,都是些买得起收音机的人,修理费还是挺可观的,就是有时围着整个镇骑上一圈都见不到有人需要修理点什么。

    清茶不知道陈父为什么会突发奇想的宁可选择在外头骑自行车一天,也不回家种地,她只是不想听陈大嘴大嗓门才想要跟着他出门的。

    难道陈父也不喜欢陈大嘴的大嗓门?

    这么一想好像还是有迹可循,清茶记得光昨天晚上,有好几次陈大嘴对陈父说话时,他都是皱着眉头的。

    “修收音机,修鞋,修椅子喽,价格便宜公道……”

    来到镇区比较热闹的地方,陈父就开始喊,喊得比那些摆摊卖瓷器的还要大声。

    不过他也只是在这种热闹的集市叫得这么大声,等去到有生意上门机率比较大的居民区时,陈父那大嗓门渐渐歇菜,越喊越小,到最后更是过三个大门才喊上那么一次。

    没有生意上门,清茶坐在车后座上纯当作在欣赏风景,自游行来了。

    “哎!会修收音机是么?”

    前方快要拐角的地方突然站出来一个女人,她的头上扎着马尾,身上穿着围裙,手里还拿着块抹布。

    看得出来她刚刚手上应该是有家务活要做,她是因为听见这外头有声才跑出来的。

    陈父刹住车,往女人站着的大铁门旁边停下来,接上今天的第一单生意。

    怕陈父真的安排她去看管自行车,清茶在车子停稳后立刻跑进门,先陈父一步踏进女人的家,经过女人时还不忘礼貌的冲她喊声阿姨好。

    礼多人不怪这个道理,清茶可是很懂的。

    女人本来还不喜她这么一个穿着又破又肥大的衣服进来的小姑娘,听到她这礼貌的问好,刚差点要扳起来的脸皮一松,嘴角向上扬,直向陈父夸赞他有一个好女儿。

    陈父挠头笑笑,刚因清茶没有按照约定在门口等他的怒气顿消,忙回答哪里。

    女人领着他们来到一间卧室。

    这里才是清茶可以称之为卧室的地方,没有多余的杂物,有衣柜和书架,床的前面还有一张木桌。

    木桌上方正摆放着一台收音机,这个时空的收音机内部结构繁杂,装的零件大,这外型也长得特别大,足有一个十四寸笔记本电脑那般长。

    清茶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大的收音机,对它在黑色胶壳下包裹着的零件更好奇了,主要是她对收音机这种东西并不怎么稀罕。

    她见过的收音机都是如巴掌大小的,甚至一般的往手机上插上耳机就可以充当收音机,哪像现在这台东西,不仅有可以提着的把手,负责收音的电线还粗得都快赶上别人授课用的指挥杆。

    清茶视线往别处看,在这个时空能拥有一台像这样的收音机已经是可以值得向附近领居炫耀的事,这家的生活质量的确不错。

    “你真的会修收音机?”

    女人话问得有些紧张,生怕陈父说不会。

    这年头收音机都是稀罕物,坏了难找人修理,找到人上门修理了,又怕他会越修越坏。

    陈父明白这个理,他也不是乱修的,问一下具体情况,再把外壳打开看看,有把握可以修好那就动手修,没把握那就说句不好意思不修呗,反正双方都没有什么损失,不用赔什么。

    想是这么想,可总得装一装,让别人觉得你可以。

    “会,有啥不会的,不就是修台收音机嘛!大姐你放心,那些收音机经过我手下的,没有哪台是不响的,你放心好了,这收音机今晚准能唱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