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是首富继承者 307 有我在,你怕什么

时间:2019-12-16作者:陆羽陈婉蓉

    方世民还停留在超级高手之境。

    准确的说,他要是没有奇遇,这辈子也就停留在这个境界了。

    他不是如今陆羽的对手,方世民有自知之明。

    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前去一看究竟。

    方家,虽然是小家族,但是族中,还是有金丹境的存在。

    而他们此时,也在赶往大雪山的路上。

    如果他确实,陆羽就在那户牧民家庭藏身,他大可联系族老,请求他们前来杀人取丹。

    如此一来,他报了兄弟的仇,族老的也很有可能,赏赐他一份金丹!

    这个念头,促使他孜身一人离开队伍,改变了路线。

    装备,他准备得很齐全。

    当他赶到索朗一家的牧场几公里以外,他就不再前行,而是蹲守在大雪山山脚下。

    这已经是陆羽抵达的三天之后。

    ......

    这三天以来,陆羽陪同格桑放牧,早出晚归,晚上一起喝酒。

    他与格桑的隔阂,早就消除。

    在放牧途中,他看见了好几拨人登山。

    夜晚,他也感知到,陆陆续续,有金丹修士的气息,由空中经过。

    他隐匿了气息。

    还有两拨队伍趁他放牧时前来,借故休息,旁敲侧击的询问,有多少人经过。

    方世民躲藏在乱石堆之中。

    利用望远镜,很快就发现了陆羽。

    他双目赤红,却还是按捺下来,他没看到那个藏女。

    于是,他又观察了两天。

    确认了只有陆羽,还有一个大块头,他这估计就是李家弃子。

    他想的没错。

    然而,他没看到其他生面孔。

    根据洪家公布的追辑令,陆羽、李家弃子,还有一个上官家的天之骄女。

    他只看到两个人。

    为此,他还特停留了几天。

    最后他确认,只有陆羽和李大牛的时候,他决定暂时跟着。

    与此同时,方世民脑海中的计划,也在逐渐完善,陆羽,必须要死在他的手上。

    第八天,陆羽提出了辞行。

    “陆羽,你是不是又要上大雪山!”格桑很生气。

    “他有他要干的事,格桑你不要胡闹!”索朗连忙阻止。

    索朗是牧民没错,他见过的世面不多。

    但是他知道,陆羽不是一般人,那是一种感觉,一种切切实实的感觉。

    格桑哼了一声,眼眸通红,跑进了帐篷。

    “哎,兄弟,你还回不回来?别像上次那样。”索朗的言语之中,带上了不舍。

    “会,不会了。”陆羽说道。

    他说的会,是指还会回来,不会,是指不会再不辞而别。

    “那好,我准备些吃的,给你路上带着。”索朗说完,转身就走。

    陆羽看了一眼格桑的帐篷,最终还是没进去。

    他知道格桑的心意,然而他自知,他与格桑存在与两个世界。

    格桑属于这个地方,属于这片大草原,她这一生,就应该无忧无虑地活着。

    晚饭,吃得略显压抑。

    陆羽对索朗一家来说,是大恩人。

    要不是陆羽,他们也无法从贡布和卓巴手里,夺回那片牧场。

    “陆羽,我还是那一句,如果你愿意,那么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单增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他的话意有所指。

    陆羽只是笑笑,举起酒杯并未作答。

    实际上,这个邀请,他无法给予答复,也不能答复。

    喝完了酒,陆羽和李大牛,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十分钟左右,格桑走到帐篷门旁。

    站了一会儿,她故意摆出一副生气的口吻轻喝,“陆羽,你给我出来!”

    听罢,李大牛啧了啧嘴。

    陆羽苦笑,走了出去。

    格桑转身就走,陆羽只好跟着。

    两人,一直走到湖畔之前。

    格桑沉默了一会儿,似是鼓起了勇气,走近陆羽,气急的道,“陆羽,你是不是真的要走!”

    “是的。”

    “我,我再问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陆羽哑然,他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会这么直接。

    最终,他释怀一笑,“格桑,我喜欢你,我对你的喜欢,就像哥哥和妹妹的喜欢。”

    格桑瞪大了明亮的双眸,宛如她一时不能理解,这番话的意思。

    “真的,我很感激,好好生活,以后要是有可能,我还是会回来看看你们。”

    陆羽轻声说道。

    他能做的就这么多,而他也不能,不给格桑一个明确答案。

    格桑的率真,和傻乎乎的性格,在某一点上,像极了楚飞雪。

    如果这件事他不好好解决,那么他就永远有了一个心结。

    “哼,陆羽,我恨你!”

    格桑流着泪,跑了回去。

    寒风冷冽。

    适逢这时,下起了雪。

    ......

    晨曦破晓,目过之处,都被昨晚的落雪铺上了一层。

    没有什么可收拾的。

    昨晚一晚,他都没再发现,有修行者经过,也就是说,几乎全部上了大雪山。

    他和李大牛,也是时候上去了。

    吃完早餐,背上了索朗准备好的行囊。

    在索朗、单增夫妇的目送下,朝着大雪山山顶前行。

    他知道在帐篷里头,格桑在偷看着。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约在一个小时以后......

    两个年轻人,造访了这个牧民家庭。

    ......

    走入山区,陆羽和李大牛相顾一眼,便施展御气之术,朝大雪山飞去。

    他们不能去得太早,却又不能去得太晚。

    时机,需要控制得刚刚好。

    ......

    ......

    与陆羽分开以后。

    楚飞雪真正的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自从她成为了上官家子弟,她心性大变,因为她的经历......也杀过几个人。

    虽然她杀的人,是叛离在外,入了魔的上官家子弟。

    他们没有像她那般的特殊体质,却修炼了日月奇经所记载的,最极端的修炼之法。

    那几个人滥杀无辜,甚至没放过普通人。

    她所做的,是清理门户。

    也是上官家主,特意给她的试炼。

    上官家的子弟,如果在修行界行走,他们要经受的,远远要比其他家族的要多。

    偏见什么的,自然就不必说了。

    所以,她并不是嗜杀的人。

    洪武、洪炜坤起了歹念在先,从那一刻起,他们就已沦为了魔道。

    她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如处决入魔的上官家子弟,习惯性的杀了洪炜坤。

    而斩获魔道金丹,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那件事的发展,却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当时她想到的,就是不能连累陆羽。

    无论如何。

    为此,她离开了,单独一人上路。

    她有点怕,但是恐惧不能解决问题。

    她要做的,就是要把修行界的焦点,全部转移到她的身上。

    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陆羽的安全。

    杀死洪炜坤之事,她决意全由自己一人抗下。

    陆羽平安无事,就是她最大的欣慰,一想到这个,她又没这么怕了。

    午夜,她在草原上行走。

    实际上,她可以利用御气之术,早早抵达山顶。

    不过她不想这么做。

    她的想法是,这一路走着,才能碰上前来诛杀她的人。

    要是在大雪山山顶,陆羽就会被她所累。

    楚飞雪所想没错。

    一道清瘦身影,在草原上,孤孤单单的走着。

    然后,她感知到了身后的异常。

    “终于要来了吗?”

    楚飞雪的心跳,开始加快。

    她以为是诛杀她的人赶到了。

    然而,回头一看,楚飞雪不禁恍惚,这道身影,很熟悉。

    她还是像修行大会那晚,一身灰衣灰裤,挎着一只单肩包,赤~裸着白皙双脚的少女。

    “是你。”楚飞雪说道。

    虽说从那一别,在此之前,她与灰衣少女再无会面,但是她早知道,这是上官家的另一位天之骄女。

    “对,是我。”

    灰衣少女不紧不慢地走前,淡淡地道,“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太安全。”

    似乎她忘记了,自己也是如此。

    楚飞雪黯然顷刻,轻声的道,“我犯了事。”

    “我知道了。”灰衣少女点点头,说道,“走吧,我们一起,路上,也好有个伴。”

    “不了,我自己走。”楚飞雪勉强笑了笑。

    灰衣少女终于走到楚飞雪面前。

    她停了下来,微微仰起头,“你怕连累我?”

    “......嗯。”

    不知为什么,在面对灰衣少女时,她居然感到了胆怯和心虚。

    灰衣少女取下腰间的酒葫芦,打开酒塞灌了一口,其后递了过去。

    楚飞雪紧张接过,也喝了一口。

    “有我在,你怕什么?”

    撂下这句不明是教训,或是道理的话。

    灰衣少女收起酒葫芦,背负双手走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