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是首富继承者 266 歹毒的一手

时间:2019-09-19作者:陆羽陈婉蓉

    蒋汉义的性格,陆羽是了解的。

    一副吞吞吐吐,小心谨慎的模样,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

    不过,等一下问问就都清楚了。

    半个小时以后,包厢的门被打开。

    陆羽微笑着转身,却是在下一刻,他愣住了。

    进来的人,的确是蒋汉义三人没错。

    但是此时的蒋汉义,谢小强,赵旭明,他差点就认不出来。

    一脸病态。

    尤其是蒋汉义,形如枯槁,瘦得不成样子。

    “咳咳,啊,陆羽,你果然还没死!”

    蒋汉义开心走近。

    陆羽起身,皱起了眉,“你们怎么变成了这样,还有,谁说我死了?”

    第一时间,他就嗅到了事情的不寻常。

    走得快了一些,蒋汉义站在陆羽面前,居然微微喘起了气。

    “唉,一言难尽,你没事就好。”蒋汉义叹息一声,瞥了陆羽一眼,欲言又止。

    “你们发生了什么事?”陆羽又问。

    一个人生病,不是什么怪事。

    但是三个人一起生病,还是病成了这样,就太过古怪。

    蒋汉义咳嗽了两声,似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吗的,陆羽,张一凡那个小子邪门!”一直都嘴多的谢小强忍不住道。

    赵旭明也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补充道,“那个家伙,很有可能学会了什么绝世武功!”

    如果换做是别的人,听到这个说法,估计会认为这只是个冷笑话。

    然而,陆羽是修行者。

    “怎么回事?仔细跟我说说。”陆羽沉声说道。

    张一凡,他当然认识。

    就是张雯名义上的弟弟。

    他和张一凡,还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谢小强喝了口茶,提起了些精神,便将这件事的头来尾去,说了一遍。

    半年以前,蒋汉义,谢小强,赵旭明走在一起喝酒。

    中途,他们看见了消失很久的张一凡。

    由于言语上的无礼,很快就进展成了肢体冲突。

    只因张一凡说了一句,陆羽已经死了的话。

    谁知,蒋汉义哥仨,被张一凡几招撂倒在地。

    说来也怪,之后三人的身体,开始了各种不舒服,慢慢衰弱。

    去医院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

    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事情就是这样。

    陆羽又皱起了眉,说道,“能不能伸出手,给我看看?”

    “你还会看病?咳咳”蒋汉义原本想以夸张的方式,缓和一下气氛,却是说了一句,就咳嗽起来。

    陆羽见状,一把搭住了蒋汉义的脉门。

    他不懂医术,却可以利用真元,勘探蒋汉义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如果谢,都是事实。

    那么,张一凡一定是在他们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陆羽将一丝真元,渡入到蒋汉义体内。

    游走一圈以后,陆羽有了发现。

    果不其然,这蒋汉义体内,有一缕腐蚀性真元。

    就是这个元凶,在不断地伤害着他的身体。

    也是因为这个,他们的身体,才日渐衰弱,还找不到任何原因。

    “灭魂血手?日月奇经?”陆羽喃喃自语。

    他还记得,张家别墅那天晚上,张宏正被马康夺权。

    当时,就有一个上官家的修行者在。

    估计是那个时候,张一凡历经变故,机缘巧合之下拜他为师。

    所以这就解释得了,他为何会灭魂血手。

    这一手用在三个普通人身上,不可谓不恶毒。

    蒋汉义,谢小强,赵旭明都不是修行者,无法将这缕真元排出去。

    对于张一凡,也是到了第三步,陆羽并不感到意外。

    上官家的日月奇经,修炼速度非常惊人。

    再有点天份,成为高手那几乎是必然。

    陆羽用自己的真元,与残留在蒋汉义体内的真元相互抵销。

    直至最后,完全清除。

    “你们两个,也让我看看情况。”陆羽对谢道。

    蒋汉义的脉门,在被陆羽搭住以后,就感到一道清凉,顺着自己的脉络往上游走。

    继而,身体恢复了几分力气。

    那种时刻伴随的,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居然神奇的消失了。

    他再看向陆羽的眼神,充满了震惊,这种事情,完全超过了他的认知。

    一番勘察,与陆羽的想法一样。

    这谢小强和赵旭明,也是和蒋汉义那般,体内残留着灭魂血手真元。

    如李战和上官凝霜交手时那般,一个不察,真元侵入经脉,很是邪门霸道。

    如法炮制,抵销了那两道真元以后,脸上恢复了两分血色。

    “好了,等等点三碗参汤,恢复一下元气,就没什么事了。”陆羽呼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卧槽!太神奇了!陆羽,你是怎么做到的!”谢小强难掩心中震惊,说道,“难道,你还是武林高手?”

    “呵呵,差不多。”

    陆羽笑了笑。

    对于这个,陆羽没有隐瞒的意思。

    赵旭明满脸不可思议,说道,“你刚才干了什么?那就是传说中的内力?”

    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

    涉及修行,陆羽不想多说。

    不是不能说,而是他们知道了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而现在的修行者,都是某个家族的子弟。

    除非,能够找到合适的功法,比如大雪山那处,先人遗留的功法。

    蒋汉义懂得见好就收,说道,“好了好了,这是陆羽的秘密,我们不该问的,就不要过问。”

    被灭魂血手折磨了半年,如今身体痊愈,三人心情大好。

    虽说还未彻底恢复,但还是点了两支红酒。

    除了陆羽,三人轮番说着这两年的经历。

    而他们也出奇一致,没有询问,至于陆羽的变化,他们都看出来了。

    吃到一半,包厢的门再次打开。

    程东升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陆羽!”

    他热情地拍了拍陆羽的肩膀,笑道,“你的事我都听说了,果然是吉人天相!”

    “程哥,谢谢关心。”陆羽说道。

    程东升这个人,姑且不说背景,亦是可以深交,况且在此之前,还帮过陆羽不少的忙。

    所以对他,陆羽始终抱着感激。

    程东升瞥了蒋汉义三人一眼,皱眉说道,“咦?你们”

    “一点小伤,已经没事了。”陆羽点头说道,“是张一凡。”

    “哦?又是他?”程东升面色一沉,似是想起了某些不快之事。

    “程哥,你说的又是什么意思?”陆羽问道。

    “那个小子,在这段时间弄得满城风雨啊。”

    程东升看了看蒋汉义,说道,“你跟我过来,跟你好好说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