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168章,十全大补汤

时间:2018-07-13作者:北栀

    李相思坐在床边吹头发。

    她刚洗完澡,换了他的睡衣,薄丝的料子贴在身上,软软滑滑的很舒服,抬起手时,宽大的袖子往下跌落,露出像藕一样的手臂。

    李相思拿着毛巾和吹风机,在擦拭湿哒哒的头发。

    听到关门声后她抬头,看到秦奕年回身,大手里多了一个汤碗。

    李相思往他身后张望了眼,“是伯母么”

    “嗯。”秦奕年点头。

    他将汤碗随手放在了窗边矮柜上,转身大步朝她走过来,“我帮你吹。”

    秦奕年拿起吹风机,像是抱孩子一样让她坐在自己怀里,长臂从后面半拥着她,手指穿插在她的发丝之间,房间里吹风机嗡嗡运作的声音。

    他指腹带着粗粝的枪茧,划过头皮间奇异的舒服。

    吹风机的温度也刚好,李相思像是小奶猫一样享受的眯着眼。

    秦奕年把她长发吹干,爱不释手的摸在上面,想到秦母见她第一面时夸她发质好,是真的很好,顺滑的如丝绸一般,而她的皮肤也好,指腹摩挲而过,嫩的能滴水。

    他舍不得放开手,沉溺在她的长发和脸蛋中,李相思这时问,“那是什么呀伯母刚刚送来的吗”

    她指着矮柜的方向。

    秦奕年手中动作一顿,唇角似乎抽搐了下。

    “补汤。”他黑着脸。

    刚刚秦母端给他时,特意压低声音强调了,是她特意熬制快一下午的十全大补汤,里面还加了只特补的老鳖,喝了以后效果特别立竿见影,再三嘱咐让他一滴不剩的全部喝光

    李相思不解,“那你怎么没喝,好像都凉了”

    秦奕年薄唇微抿,眉头紧蹙。

    他打死都不喝

    他那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好吗

    李相思见他突然就黑臭着俊脸,一脸的不明所以。

    怎么还耍起小孩子脾气了

    她起身走过去,凑近汤碗闻了闻,有很浓的中药味道,一看就是熬很久的。

    李相思问他,“你真的不喝吗”

    秦奕年瞥过去一眼,拒绝。

    经过一天多的相处,李相思特别喜欢秦母,觉得这么辛苦给儿子熬的补汤不喝太浪费长辈的心意了,她不由道,“你不喝我喝了啊”

    见他不吭声,李相思只好端起碗,咕咚咕咚的将补汤全都喝进肚里了。

    重要味很浓,里面还不知放了别的什么,总之不是毒药。

    她撑得小肚皮圆滚滚的,打了个嗝。

    夜深两人并排躺在床上睡觉。

    灯光熄灭,一室的皎洁月光。

    昨晚虽然初来他家里神经紧张,夜里睡不着,但后来偷偷潜入他房间里后,有他结实的臂弯揽着,她很快就放松了身体,进入了梦乡中。

    可今晚,她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总觉得很渴,胃里面像是有火烧一样,从鼻子里往外喷火。

    李相思爬起来灌了半杯凉水,又抓过把空调降低了好几度,可躺下后很快就又觉得口干舌燥了。

    她抓着他胸前的衣襟,诉苦道,“我好热”

    秦奕年哭笑不得。

    喝了那么一大碗补汤,能不热吗

    他得用些特殊的方式帮她纾解。

    秦奕年将她的小脑袋从怀里捞出来,掌心捧起,薄唇落在她的上面,撬开她的牙齿,攻城略池。

    李相思温顺的回应着。

    她感觉胸腔内的热好像都溢出来了,她双眼迷离。

    秦奕年翻身而上,有力的小臂撑在她脸侧,促狭在她耳边,“房间隔音,等会叫出来也没关系。”

    “”李相思眨了眨眼睛。

    秦奕年勾唇,黑暗中将被子拉高过两人。

    最后,她双手深深陷在枕头里,像是他所说的声音到底倾泻了出来。

    隔天醒来,两人刚从房间里出来,徘徊在楼梯口的姚婉君,便迫不及待的上前。

    将大儿子拉到一旁,“奕年,昨晚怎么样”

    “”秦奕年额头黑线。

    姚婉君皱眉,心里面嘀咕着难道是补汤的效果不够

    等会吩咐厨房,再去买两只老鳖好了

    为了避免秦母再起什么幺蛾子,早饭后,秦奕年就提出带李相思离开了,原因是她明天就开学了,不用再继续住下去了。

    姚婉君上楼回了趟房间,下来时塞给她一个玉镯。

    翡翠的绿色,特别通透,李相思即便不懂行,也知道价格不菲,尤其是一旁沙发上看报纸的秦博云,眉毛皱的都快飞起来了。

    她连连摆手,“伯母,这个我不能要”

    姚婉君特别坚持,“拿着,是伯母的一点心意”

    秦奕年意外的看了秦母一眼。

    这不是普通的玉镯,不光是贵重,还是外婆留下来的传家宝,有继承的意义在里面。

    一共一对,刚好秦母生有两个儿子,分别留给未来的儿媳妇,之前亡妻许英都没有收到过,可见秦母是真的很喜欢李相思。

    不过,他的小姑娘的确招人喜欢。

    秦奕年眸里,他出声,“拿着吧。”

    李相思听他这么说,乖巧的点头,“哦”

    姚婉君顺势将玉镯套进了她的手上,白皙纤细的手腕,像是上好的绸缎一样,搭配上那一抹绿色,特别的好看。

    “爸妈,我们走了。”秦奕年道。

    “以后如果放假不回镇里的话,就来家里玩哪怕奕年在部队,你也只管放心的过来”姚婉君拉着她柔软的小手。

    李相思直点头,主动张开手臂抱了抱姚婉君,“伯母,您要保重身体”

    姚婉君眼角的皱纹都笑出来了。

    女孩子身上馨甜的味道扑面而来,只养过男孩子的秦母,整颗心都酥了

    李相思可没那胆量去抱秦博云,只是怯怯的挤出一丝笑,“伯父再见”

    秦博云低头继续看报纸,从鼻子里发出声哼,一副不愿搭理她的模样。

    李相思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被秦奕年牵手离开。

    落地窗外,军绿色的吉普驶离了秦宅。

    姚婉君回头看向丈夫,对他一直当着人家小姑娘摆脸色很不高兴,讥讽道,“人都走了,你还在那装着看什么报纸”秦博云把报纸重重一放,不悦的叱责,“八字没一撇,你乱送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