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167章,用不用看医生?

时间:2018-07-13作者:北栀

    早上八点,晨光慵懒。

    秦宅的餐厅很宽敞,采光十分好,长方形的中式餐桌,秦博云坐在主位上。

    他换上了笔挺的军装,整个人就更加的威严,赫赫的肩章看起来让人不由自主的屏息。

    李相思进入客厅看到秦博云,想到早上被撞破的那一幕,害臊的垂下双眼。

    姚婉君笑眯眯的,“相思,睡得好不好”

    “挺好的伯母”李相思乖巧的回答。

    下人拉开椅子,他们两人坐在了秦母的对面,秦奕年挨着主位的秦父,刚好能替她遮挡一二。

    “多吃一点”姚婉君和昨晚一样,对她亲切又热情,恨不得把“我是好婆婆”几个字写在脸上,“我特意吩咐厨房煮了豆浆,女孩子喝了对皮肤好”

    “嗯”李相思点头。

    她没有扭捏,接过姚婉君递来的豆浆,双手捧着喝了。

    热气腾腾的豆浆,熏染着她的小脸,鲜妍的眉目越发显得明媚,宛如盛开的花朵般俏丽动人。

    姚婉君看得赏心悦目,“相思,你们平时课业忙不忙”

    李相思认真的回答,“现在还好,前些日子刚军训完,只上了一周的课,之后应该会比较繁重”

    秦博云闻言,突然看了眼自己儿子。

    一个多月前,秦奕年忽然决定要从江南调回来。

    他原本的任命是两年的时间,不知为何原因改变了主意,秦博云深感意外,不像是他的处事风格,而且当时调令是通过自己跟上面打的招呼。

    这是长这么大,儿子第一次开口求他。

    调回来后,他就被派去执行大学军训总教官的任务。

    秦博云现在终于弄明白原因,儿女情长,心里面不耻的哼了声。

    这点儿出息

    秦博云觉得自己作为军区领导,有必要端正态度,所以他面色一整,“昨晚”

    姚婉君知道丈夫想要说什么,立即打断,“相思,你放心,伯父伯母都不是思想迂腐的人,对于现在年轻人睡在一起还是同居什么的,都是举双手支持的”

    秦博云嘴角抽搐。

    他什么时候双手支持了

    被妻子这么插科打诨,原本的威严全没了,秦博云把筷子重重一撂,“我吃饱了”

    说完便起身,摆脸色的拂袖而去。

    李相思吓的不敢吭声。

    姚婉君堆起笑脸,安抚她道,“不用管他,更年期了”

    走远的秦博云:“”

    姚婉君担心未来儿媳妇被丈夫吓到,再三强调着,“相思啊,早上撞见你伯父的事情,你别太往心里去哈没事的,我们都是开明的父母,你们两个今晚就睡奕年的房间里,我都让下人把被褥搬过去了”

    李相思小脸已然是红透了的苹果。

    被再三这样提及,她羞窘的抬不起头,“咳,我去上个洗手间”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耳根子后面都红了,秦奕年替她澄清,“妈,您和爸别跟着担心了,我和相思只是睡在一个房间里,你们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你们两个没发生什么”姚婉君愣住。

    “没有。”秦奕年摇头。

    姚婉君顿时被一桶凉水给浇下来了。

    忧愁袭上心头,那她什么时候能抱上乖孙啊

    姚婉君认真的问,“儿子,你用不用去看看医生啊”

    “”秦奕年黑脸。

    午后的阳光像画布一样,笼罩着别墅,偏厅里铺了一地的碎金。

    李相思一整天都被姚婉君拉着,做了好多的事情,上午一起插了花,这会儿午饭过后,又兴致昂昂的非要带着她做烘焙。

    接触的久了,她发现秦母内心住着个少女。

    比如偏爱粉红色的衣服,而且曲奇饼干也要加入草莓汁,出来一个个粉粉嫩嫩。

    曲奇都装在小篮筐里,李相思提在手里,颠颠的走向了客厅。

    秦奕年穿着拖鞋坐在沙发上,他手里捧着本军事方面的书籍。

    他低眉,神色专注,浅灰色的圆领居家服,锁骨处微微凸起,长腿交叠,拖鞋半只挂在脚上,摇摇欲坠。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进来,跳跃在他的短发和肩头,仿佛给他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英俊的不可思议。

    李相思走到他跟前,心神都恍了几恍。

    秦奕年抬头,“做好了”

    “嗯可好吃了”李相思点头,提着小篮筐走到他面前,一时玩心大起的屈膝半蹲在他面前,“主人,需要我为你服务吗”

    “好。”秦奕年喉结微动。

    李相思掀开小篮筐上面盖着的格子布,拿出里面的曲奇递向他薄唇,“请用,主人”

    她身上扎着碎花的小围裙,头发又乖顺的贴在脑后,仰着小脸巴巴望着他,简直活脱脱的一个小女仆。

    秦奕年没有吃曲奇,而是吃了她

    长臂将她拽到怀里,封住了她粉嫩的小唇。

    李相思惊慌失措,连忙挣扎着,这可是在他家的客厅呀,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可她小手推搡了半天,也无济于事。

    秦奕年吻得用力,谁让她勾引他

    他太有技巧,没多久李相思就软下来,任由他的唇舌。

    “咳咳”

    威严的咳嗽声响起。

    李相思一僵,连忙推开他,回头就看到从军区刚回来背手站在那的秦博云。

    李相思:“”

    秦奕年:“”

    秦博云脸上写着大大的“不像话”三个字,严厉的转身走了。

    他直接去了厨房找妻子,再次将自己看到的告诉她,疾言厉色的谴责道,“丢人在家里不仅有长辈,又有下人走动,成何体统”

    谁知姚婉君听了以后,却露出艳羡向往的表情,“好浪漫啊”

    “”秦博云被气的冒烟。

    他想离家出走

    胸腔里的火四处乱窜,秦博云撒到妻子身上,“你在那弄什么东西,锅里黑乎乎的一片,弄得满屋子都是味道,难闻死了,赶紧给我倒掉”

    “你懂什么”姚婉君没跟他一般见识。

    当天晚上,李相思还想要再多矜持一下的,但被姚婉君直接将她和秦奕年推到了一个房间里,她小脸上的红晕就没消失过。

    两人刚洗完澡没多久,房门就被敲响。秦奕年去开门,外面是笑眯眯的姚婉君,递过来一个汤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