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146章,是不是哭了很久

时间:2018-07-05作者:北栀

    秦奕年走回来,就看到她独自一个人拿着手机坐在那,小脸忧心忡忡的。

    他大掌握住她肩膀,“相思,怎么了”

    “啊”李相思睫毛乱颤,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交完回来了”

    “嗯。”秦奕年点头。

    关切的眸光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梭巡,似是以为她哪里不舒服或者出了什么事情。

    李相思看着近在咫尺五官轮廓。

    旁边窗外的霓虹映进来,光线在他英俊出众的脸上投下了深深浅浅的影,眼皮深凹的黑眸,深邃的像是古潭水,能让人泥足深陷。

    她咬了咬唇,蓦地说,“小姑父,今晚我又想夜不归宿了”

    “想回家住”秦奕年问。

    上次他就提到过,那是他们的家,还给了她钥匙,如今再提到时也那样自然而然。

    “嗯”李相思点头,破罐子破摔的说,“大不了再被罚跑圈呗,反正有你陪着”

    秦奕年失笑,掌心抚了抚她的头顶。

    他当然不会再让她罚跑圈。

    从山林里离开时,谎称过她的脚受伤了,随便找个借口,说她住院一晚就可以。

    秦奕年牵起她的小手,离开了医院,带她先去自己那家餐厅吃了晚饭,然后一起回了军区家属楼。

    玄关的灯擎打开,橙黄色的光晕照射下来,很是温馨。

    里面依旧一尘不染的,空气清新,好像他们是一对每天下了班刚回来的小夫妻一样。

    李相思弯身打开鞋柜时,就看到架子上放着的女士拖鞋。

    粉红色的,上面还有个波点的蝴蝶结。

    她惊喜的叫起来,“呀,你什么时候买的”

    秦奕年勾唇,“上次你走后,我让打扫的阿姨买的。”

    李相思两只小脚伸进去,尺码刚刚好好,不大也不小,她踩在上面高兴的都快飞起来。

    这一回,她更有了当女主人的实质。

    穿过玄关,两人往房子里面走,李相思在客厅里喝了杯水以后,直接啪嗒啪嗒的径直走,连客卧看都没看一眼,就推开了主卧室的门,大摇大摆的先迈了进去,将灯打开。

    身后的脚步声没跟上来。

    “你怎么不进”李相思回头,看向门外站着的高大身影。

    见他没动,她直接上前拽住他大手往里面拖,“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秦奕年眉间浮现一丝无奈。

    哪里是怕她,他应该怕自己才对。

    秦奕年被她拖进了主卧室,他咳了声,“相思,你今晚要跟我一起睡”

    “对啊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李相思理所当然的点头。

    秦奕年再次:“”

    他发现她眼睛落在自己身上滴溜溜的转,翘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的。

    像是打着什么鬼主意一样。

    李相思的确打着主意,只不过得到晚上歇息时才行。

    这时候刚八点半,外面夜色繁星闪烁,暂时还没有困意。

    主卧除了和书房设计在一起,还有个单独的区域,一整面硅藻泥墙作为投影布,可以看电影。

    借于上次看恐怖片的阴影,李相思挑了个爱情片。

    洗完了澡,她像是只猫一样的窝在他怀里,光线暗下来,投影布上放映着男女主一起站在天桥上,迎着夜风,嬉笑甜蜜的画面。

    房间里只剩下电影的配乐声,以及她咔哧咔哧往嘴里塞薯片的声音。

    虽然是爱情片,但没想到结局竟然是悲剧。

    李相思的心绪随着电影里的男女主人公起起伏伏,当最后看到两个人竟然没有走到一起,因而错过了一生,她再也受不了的哗哗流下眼泪。

    秦奕年在旁,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

    “相思。”他喊她。

    “嗯”李相思嗡着小鼻子。

    秦奕年忽然想起灾区时,沈南方曾跟他说过的话。

    说她从江南跑回去以后,沈南方去机场接的她,当时她哭了一天一夜,眼泪没有停过

    秦奕年心脏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他将她揽紧,“一年前你被我拒绝的时候,是不是哭了很久”

    李相思没想到他突然提到这个,愣了愣。

    她回想了下,撅起了小嘴,“是有点久,我当时都伤心坏了”

    在机场的时候她强忍着泪水,不想要在他面前决堤,但十八岁的女孩子,第一次尝到爱情的滋味,失恋的痛苦几乎快将她给淹没了,怎么可能不痛哭流涕。

    “我见不得你哭。”秦奕年叹息,低眉吻着她脸上的泪,“如果见到了,或许就会在机场拉住你的手不让你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提到两人当时的情感。

    在灾区时他主动说想要跟她在一起,她的世界就彻底炸掉了,所有的伪装顷刻间崩塌,沉浸在枯木重新开花的欣喜中,不曾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对自己动的心。

    现在他这样说,是不是代表,一年前的时候他心里其实就已经有过纠结和动摇

    李相思心里像是有岩浆一样的热液在沸腾。

    激动之余,又觉得后悔不已,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

    如果再早一点,没准他们就不用浪费一年的时间了,或许早在江南的机场,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

    秦奕年笑而不语。

    他当时顾忌的太多,也有太多的枷锁困着他,若是没有这一年的时间不见,或许他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后悔,也无法真正面对自己的心。

    他伸出大手,将她的额头贴在自己喉结下方最柔软的地方。

    投影屏上面的电影已经落下句点,在播放着字幕,两人相拥着温存。

    李相思手指戳在他胸肌上,哼哼着威胁,“那以后如果你欺负我,我就哭”

    “好。”秦奕年答应的很痛快。

    薄唇轻落在她的发顶,他心里却不顾忌,因为不会允许有那样一天。

    房间里静悄悄的,投影屏已经呈现静止状态。

    往窗外望了眼,外面的夜色不知觉的阑珊了,墙上钟表也已经划过了数字11。

    李相思打了个哈欠,在他怀里抻了个大大的懒腰。明明已经有了惺忪的睡意,眼睛却亮的放光,“时间不早了,我们上床睡觉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