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110章,秦三岁你够了

时间:2018-06-12作者:北栀

    不光是转移村庄民众的大巴车要发动,其余救援队的军人以及医疗队的人员,也都各就各位。

    李相思和秦奕年也分别回到了车里,所有车辆出发。

    大巴车在最前面,接下来相继是几辆军用皮卡,李相思所在的面包车夹在中间,尾部还有一辆挂军牌的越野车。

    秦奕年在她的后方,仿若无形的一种保护。

    车行离开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眼那棵参天茂密的大树。

    同样都舍不得。

    多年后,当两人一个在大漠边疆每天吹着黄沙看日升日落,一个在偏僻落后的小国家之间背着医药箱跋山涉水,在每个午夜梦回时,都会怀念那棵大树下缠绵悱恻的记忆

    从中午出发,沿着国道行驶了许久,转到了城际高速。

    太阳西斜,再过个十多分钟左右,就快要到入城口了。

    这也代表说,他们即将分开了。

    秦奕年回部队,而李相思跟着医疗队的车去机场,老师张平已经订好航班,今晚带着她和沈南方飞回冰城。

    大巴车继续前行,前面的军用皮卡却忽然停了下来。

    司机连忙将面包车紧急停下,询问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走下来一名军人,指了指旁边的休息站解释:“放心,没出什么事就是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秦队怕大家太过于劳累,所以临时让停车休息一会儿”

    车里人闻言都面面相觑。

    毕竟前面都已经快进城了,这时候哪里还需要休息呀

    李相思偏头,看到倒车镜里从后面越野车里跳下来的高大身影。

    她轻咬住嘴唇,心照不宣的明白这是他故意下达的命令,想要跟她告个别

    李相思装模作样的跟着其他人往休息站走,上了个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秦奕年就夹着根烟等在门口。

    看到她出来,便将烟掐了,牵起她的手就往房子的侧面走去。

    拐了个弯,人就被秦奕年抵在了墙壁上。

    李相思脸红,心口小鹿乱跳。

    又被壁咚了

    她突然发现,他似乎经常会壁咚自己。

    秦奕年一条手臂抵在墙壁上,将她娇小的身躯笼罩在了自己的胸膛间,另一只大手,抬起后摸向了她的右脸。

    不光是平时那样摩挲的抚,而是在皮肤上面来回的蹭。

    带着枪茧的指腹,虽然能引起心悸的颤栗感,但他又用了不小的力道,像是想要擦掉她脸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李相思不由觉得有些疼,软软的低呼,“小姑父,你干嘛呀”

    秦奕年眉心有个小小的疙瘩,沉声道:“不光你亲了他,他又亲了你。”

    李相思恍然,哭笑不得。

    “喂”

    秦三岁,你够了啊

    秦奕年指腹抚了又抚,看到她白嫩的肌肤都有些发红,才堪堪收住了手。

    忍了有一路,他到底还是有些不爽的。

    秦奕年掌心贴合在她的脸颊上,黑眸凝视,“记住我说的话。”

    “什么话”李相思眨眨眼睛,佯装听不懂。

    “相思”秦奕年眉眼间神色一沉。

    李相思噗嗤一笑,“哈哈,逗你玩的我记住了,哪里有那么多给人做心肺复苏的时候,我开学才念大二,还没有真正成为医生呢”

    秦奕年薄唇微抿,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见状,李相思连忙给他顺毛,“好好好,我记得答应过你的话除非只有我一个人,否则只要有第二个人在场的情况下,急救都会让别人做,别说是小孩子,就连个雄性的动物也不行”

    听到后面她小小的俏皮话,秦奕年唇角轻勾了勾,甚是满意。

    只是临时休息,时间很短暂。

    秦奕年看了眼腕表,低声叹了口气,“相思,我得走了。”

    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仰起,黑白分明的眼睛巴巴的望着自己,里面盛水般的楚楚动人。

    他有种不想回部队的冲动。

    很想一直送她到机场,亲眼看着她走进安检口。

    这个念头早在秦奕年脑袋里转过了几百遍,可多年来的军事素养绝不容许,他还要带队回去跟上级报道,而且有关于此次抗灾行动的会议等着他召开,这是纪律。

    李相思声音低低,“嗯”

    “几点的飞机”秦奕年问。

    “七点多,四个小时就到了”李相思想了下回。

    秦奕年眸底光亮烁动,他嘱咐说,“到家以后告诉我一声,不管多晚,如果我没接,就发个短信。”

    “嗯”李相思乖巧的点头,却也止不住怅然。

    时间不等人,两人也不得不回去了。

    松开手前,秦奕年掌心扣住她半边的后颈,将她的小脸仰起,密不透气的吻,吻的她粉唇的颜色都娇艳欲滴后,才勉强放开。

    所有车辆重新发动,李相思重新坐回了面包车里。

    她双手放在双膝上面,低垂着头,让人看不到她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只看到翘长的睫毛垂落在那,留下两道弯弯的阴影。

    沈南方见她闷闷不乐的,还以为她和秦奕年闹脾气了。忍了忍,最终没有忍住,沈南方还是凑过去,挑眉开口,“啧你小姑父过分了啊,你们俩这才刚好上几天啊,以后天南地北的两地分开,谁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都不说去机场送送你,太不合格了,

    差评”

    “你懂什么”李相思闻言,当即瞪过去反驳,“男人的事业很重要的好不好,更何况像他那样优秀的军人,又是特种兵,纪律很严格的你以为都像你呢,哪能那么儿女情长”

    最后,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沈南方恨不得抽自己嘴巴。

    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没多久就经过了检查站,军用皮卡和面包车在进城以后的岔路口分开。

    看着逐渐远去的一道道绿色风景线,李相思扭的脖子都僵硬了,直到已经看不见了,好半晌的,她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视线。

    到了此刻,她更加真切的体会到了离别的忧伤。

    要有很长时间见不到面了

    哎李相思惆怅百转的叹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