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98章8,我想和你在一起

时间:2018-06-04作者:北栀

    “他对你发脾气了吗是不是骂你了”肖俊眼神关切。

    肖俊同时也很懊恼和愧疚,“对不起啊,相思,都是我害得你,我已经狠狠骂战友了,都怪他起幺蛾子秦队是你小姑父,看到你喝酒又被起哄,会生气也能理解”

    李相思尴尬的支吾,“没事的,肖哥,他没骂我”

    “真的吗”肖俊不确定,毕竟昨晚秦奕年的举动实在太有威慑力,他真怕她被挨训或者被骂。

    李相思点头,宽慰道,“嗯,你别放在心上了”

    肖俊松了口气,“那就好”

    目送肖俊的身影离开,李相思也往医护点走,只是没两步,她又顿住,折身跟着肖俊去了军帐的方向。

    和平时一样,不少人组成救援小组又被派出去了。

    李相思来到最中间的帐篷,她知道,这里是秦奕年所在的。

    还是年轻沉不住气,她犹豫再三,还是跑来了。

    不等走进去,里面先走出来个人,是常跟在他身边的陆行。

    看到她,陆行两只眼睛顿亮,“小相思”

    李相思微微颔首,打过招呼后问,“陆哥,我小姑父在里面吗”

    “秦队吗”陆行闻言,告诉她说,“他不在里面,一大早就开车去部队指挥部了”

    李相思闻言一怔,随即轻抿起了嘴角。

    她闷声,“哦,我知道了”

    忽然感到心灰意冷。

    人家根本就没当回事情,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像是曾经一样,被昨晚那个吻弄得辗转难眠,茶不思饭不想的人只有她一个。

    陆行笑着问她,“你找他有事没”

    “没事”李相思摇头,“陆哥,医护点那边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

    陆行点点头,视线却盯着她微抿起的粉唇。

    都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了,竟然还有些微微红肿的痕迹。

    啧自家老大不是属狗的吧,也太能啃了

    从军帐回来以后,李相思的心就彻底凉了下来。

    忙碌了一整天,居民安置点有几个民众相继感冒发烧,医疗队很重视,毕竟发了洪灾,灾后很有可能会有疫情发生,所以要杜绝这类的事情发生。

    傍晚的时候,李相思跟着老师张平一起回到医护救援安置点。

    沈南方等张平再度离开帐篷后,才放下手里的针管往她身旁凑,“相思,你还没跟我说说呢,昨天都发生啥事了”

    “什么也没发生”李相思皱眉。

    “不可能吧”沈南方惊讶,随即撇嘴,“你小姑父把你拽了出去,看起来气势汹汹的眨眼就走没影了,昨晚月黑风高的,你们两个啥也没做,我不信”

    李相思不吭声,只是闷头往医药箱里装药。

    全部都装完以后,她就将箱盖扣上了,再顺手拿了包消毒针。

    沈南方不达目的不死心,还在缠着她呱噪,“相思,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满足一下我的八卦心,你小姑父”

    李相思冷了脸,“你有完没完,能不能别跟我提他”

    沈南方被她呵斥,顿时举手投降,“好嘞姑奶奶”

    李相思狠狠瞪他一眼,随即便拎着医药箱走出了帐篷。

    沈南方视线越过她的肩膀,有道高大的绿色身影朝迎面走过来。

    他耸了耸肩,原本想告诉一声的,是你自己不让我提的

    李相思从帐篷里出来,便一直闷着头,脚步疾快的往前走,没有注意到,直直撞到了个人。

    “啊”她低哼了声。

    确切的说,更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上。

    秦奕年穿着松枝绿的军装,胸前的铜扣冰凉而坚硬,她的小鼻头结结实实的磕在了上面,都酸木了。

    李相思龇牙咧嘴的抬手揉着。

    秦奕年蹙眉,“撞疼了没有”

    听到熟悉的浑厚嗓音,李相思动作一顿,随即抬头,没好气道,“没有”

    秦奕年见她一直伸手捂着,也看不清楚到底撞的严重不严重。

    想要仔细看看,她却已经退后半步,然后从侧面直接走过去了,连个眼神都没再分给她。

    李相思拎着医药箱,脚步重重的继续往前走。

    她知道,身后有如影随形的脚步声。

    秦奕年一直在后面跟着她,她也像是恍若未闻,只径自走自己的,回到了居民安置点,有几个人正在那里等着她。

    李相思过去后,将医药箱里带来的药分别发下去,然后又把一个抱孩子的大姐叫过来。

    把还不懂事孩子的双臂撸起,有一两个小水泡。

    李相思拿出消毒针,将水泡穿刺,吸走分泌物后,将放在兜里的氧化锌油膏翻出来,涂抹在了上面。

    她解释说,“大姐,你不用担心,这是脓胞疮,我的老师说了,这在灾区儿童中是比较常见的疾病之一我刚刚已经把脓胞挑破了,已经好了”

    大姐连声道谢,高兴的抱着孩子回去了。

    李相思将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完,合上医药箱,就看到秦奕年还站在那,骨节修长的手里夹着根烟。

    等她走过去时,他将烟丢在了地上。

    秦奕年沉声问她,“谁惹你不高兴了”

    李相思清冷瞥了他一眼。

    明知故问

    秦奕年眉心有沟壑,似在斟酌酝酿着什么一般,他沉吟的开口,“相思,昨天晚上”

    “你又想否认了吗”李相思打断他的话,翘起的嘴角全是讽刺,“是不是想说是自己喝多了,意识不清,出现幻觉了,发生什么都是我记错了”

    小脸绷着,她表情凉凉的。

    亲了不认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秦奕年却说,“没有。”

    “”李相思怔了下。

    “我没想否认。”黑眸凝着她,秦奕年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严肃且认真,“昨晚我吻了你,主动吻了你。”

    李相思脸上表情微微惊讶。

    怎么没按套路出牌

    以为他又想像一年前那样死不承认,没想到却这么直白的承认。

    承认吻了她,而且承认是主动吻了她。

    可是,为什么吻她

    李相思手指蜷缩起来,有些磕巴,“那你什么意思”

    秦奕年沉默了两秒。虚握的拳头放在唇边,他似是咳了声,面上难得浮现一丝不自然的神色,“我想和你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