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3第1093章,让我看看

时间:2018-06-01作者:北栀

    秦奕年握着手机,似乎一直在听线路那端再说,他只是淡淡的应,“嗯,好,我知道了。”

    他接电话后,俊脸微侧了些,五官上铺了层月光。

    李相思只觉得心口倏紧,情绪一下子就跌落进了深渊。

    她努力深吸着气,才让背脊挺得笔直。

    不想要再继续听他讲电话,李相思脚步微动,想要转身离开。

    秦奕年这时却结束了通话。

    通话时间并不长,但他眼角眉梢都仿若浮了层淡淡的柔和。

    他看了眼表,勾唇对她道,“时间不早了,进去睡吧。”

    “哦”李相思低声。

    转过身,她便机械的往帐篷里走,像是想要避开什么。

    可是没走两步,秦奕年又叫住了她。

    “相思。”

    李相思只好停下,“小姑父,怎么了”

    秦奕年双手插兜站在那,唇边的笑弧还在,“你还没跟我说晚安。”

    “”李相思嗓子发紧,吞咽了两下唾沫,她还是很快打起了精神,“小姑父,晚安”

    秦奕年满意的点头,微抬下巴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李相思这回脚步不停,直接钻到了帐篷里。

    许久后,秦奕年才不紧不慢的离开,皎洁的月光下,他影子被拉长在地面上,眸底一直有抹烁动的笑意。

    居民安置点后面的不远处,有一条河。

    之前发洪水,河面上的水全部都蔓延了上来,现如今洪水日渐退却,岸边抗洪的水泥沙袋全部被撤走了,只剩下零星的几个。

    李相思和肖俊拿了两个小马扎席地而坐,空气中有绿草的清香。

    中午时肖俊跑来找她,想要履行之前的约定要教她格斗招式。

    提到格斗,李相思总会不由想到那天在小树林里,秦奕年教她的画面,尤其是后面的“亲手指导”,不想要再学,所以她给婉拒了,而且那天教的招式她也都学会了。

    毕竟不是专业的,她只是个女孩子,多学两招防身就可以了。

    肖俊见她不想再学,提出来想跟她学一些外伤的包扎。

    李相思想到自己曾在秦奕年面前拿他当过两次幌子,心里面有些过意不去,有种白白拖人下水的感觉,所以就答应了,对她来说也是举手之劳。

    肖俊问她,“相思,那天你中暑没什么事吧”

    李相思回想了一下,才摇头,“没事”

    说起这件事,肖俊却似乎有些低落,“我本来想要领了食物给你送去的,不过秦队看到了,他就给拿走了”

    不仅仅是低落,还有些惆怅。

    肖俊总莫名的觉得,秦队似乎看他不怎么顺眼。

    之前在小树林教格斗术也好,还是那天中午领午饭时,感觉秦队似乎是故意不想让他和自己侄女多接触,难道是他自身条件太差了么

    肖俊天真的认为,追女生家长这关果然难过

    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李相思哪里会懂他心里的千回百转,笑吟吟道谢,“嗯,不过肖哥,还是要谢谢你的”

    “别跟我这么客气”肖俊腼腆的笑了笑,然后试探的问,“相思,你想过上学期间谈恋爱吗,或者接受异地恋么”

    “这个我没有想过。”李相思闻言,摇头。

    之前说什么随缘不过是故意在秦奕年面前挣面子,她认真道,“现在我只想好好学医,毕业后做一名合格的医生”

    她心里还有块不能言说的伤疤。

    一直以来都没有愈合,只不过她装作若无其事罢了。

    之前的追爱太惨烈了,以至于李相思再毕业以前都不打算恋爱的事情,刚入学时校园里也有男同学追她,都被她拒绝了。

    肖俊闻言,连忙慌乱的摆手表示,“相思,你别介意啊我就是随口问问,到了你们这个青春期的年纪,都会有这方面的想法了”

    李相思冲他露出了两个梨涡,打开医药箱说,“肖哥,我教你怎么绑纱布吧”

    “好啊”肖俊微红着脸。

    其实一些外伤的包扎都很简单,但医生的手法更专业也更有效。

    李相思随便找了块石头,抻着纱布告诉他方法。

    她声音清清软软的,低垂着小脸,耳后掖着的发丝垂落下来,在微风中摇曳,就像荡开了一个个涟漪圈。

    肖俊目光不免呆滞了几分。

    冷不防的,有一股冷空气袭来。

    虽然阳光明媚的,但暴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像是突然降温了,肖俊心里悄然打了个冷颤。

    肖俊迟疑的向后方看过去,看到了一道高大健硕的身影。

    果然,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肖俊不得不站起来,敬礼。

    李相思看到后愣了下,随即顺着他视线望过去,微微皱眉。

    肖俊期期艾艾的问,“秦队,又有物资送来了吗”

    “没有。”秦奕年淡淡。

    肖俊这口气还没等松下来,就听到他说,“相思,你跟我过来。”

    “什么事”李相思也站起来。

    秦奕年指间夹着根烟,不过还没有点燃。

    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两人面前,眸光如流水一般,经过肖俊,落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有外人,不方便说。”

    外人,指的自然是肖俊了。

    李相思皱眉看向秦奕年。

    想到昨晚的那通电话,她默了默,重新坐回了小马扎上,“那等会我去找您吧”

    将医药箱重新放在膝盖上,她拽了拽肖俊,拉着他也一并坐下。

    正准备继续刚才的,手腕突然被人抓起。

    那力道强悍,反抗不得,轻轻松松的就将她整个人从小马扎上拽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拉着她离开。

    李相思气得直叫,也不顾上的尊称您了,“喂,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听没听见,你弄疼我了”

    秦奕年像是恍若未闻,一直将她扯离那条河。

    直到确定那一人一医药箱消失不见,才终于松开了他,见她小脸皱成一团,蹙眉问,“很疼”

    “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劲儿”李相思气呼呼的瞪他。秦奕年上前,没有任何避讳一样,大手直接握起她的手,“让我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