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92章,舍,不得

时间:2018-06-01作者:北栀

    他后悔了。

    后悔当初狠心据她于千里之外,后悔在她告白的时候没有答应

    秦奕年第一次说出来后悔。

    他从小到大,做任何事和任何决定,从未有过后悔,尤其是选择了军人的职业,开弓没有回头箭,从来都只是向前看,不回头。

    可是现在,他却真真实实的感到了后悔。

    似乎是压抑在内心深处很久的声音,说出来的瞬间,甚至还有些释放感。

    陆行听到云里雾里,“秦队”

    秦奕年黑眸眺望着远方,也不知落在了哪一点上。

    他用力抽着烟。

    白色的烟雾大片大片的从他口鼻里萦绕而出,将他线条深刻的脸都朦胧了,一根烟抽完,他眸底阴霾减退了不少,所有情绪敛起。

    陆行仰着头,还是一脸懵逼,“秦队,你后悔啥了能补救不”

    秦奕年闻言,将烟蒂丢在地上捻灭。

    眼尾淡淡瞥过去,似乎里面多了丝不易察觉的涟漪。

    秦奕年抬手将方便面盒丢过去,沉声道,“记得明天早上把方便面泡了,不许浪费。”

    陆行看着盒里碎成渣的面,“”

    刚给一个伤口发炎的小孩子处理完,李相思收拾着医药箱。

    来到灾区马上一周了。

    洪水虽然还没有完全的退下,但是已经退了一半,被送到救护救援安置点的伤者也随之越来越少,每天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令人觉得心里宽慰。

    “李相思”

    沈南方顶着一头黄毛从外面冒冒失失的跑进来。

    李相思手里的药都被吓到了,她没好气的瞪他,“你又咋咋呼呼的,真不怕老师骂你你忘了今天早上的时候,老师刚训斥你要稳一点”

    “那个老张头,我看他能看上的只有你”沈南方撇嘴哼哼。

    “老师才五十多,你别瞎叫,他一点都不老,再说老师的医术很好,你用心点跟着学,不然大学四年一晃过去了,什么都没学会有你哭的”李相思无奈。

    “是是,他德高望重行了吧”沈南方阴阳怪气,敲了敲桌面,“不说他,我是有别的话要跟你说”

    李相思翻了个白眼,继续手里的动作。

    沈南方干脆往她面前的桌子上一趴,笑的那叫一个不怀好意,“相思,有关你小姑父的事情想不想听”

    “不听”李相思绷着脸。

    “不听拉倒咯,上赶子不是买卖”沈南方高高扬起眉,懒洋洋的就起身往出走。

    李相思咬唇,“金毛,你回来”

    沈南方一定到她喊,脸上顿时得意的笑,“小样儿,你再继续装啊”

    李相思恼羞成怒,“你要说快说,再这样逗我,我真生气了”

    “好好好”沈南方见她真的发火了,连忙告饶,更何况也是说正事:“我刚刚跟着老张头去军帐那边采血,听几个军人聊天说,这里的救援工作已经在收尾了

    你小姑父他们那批特种兵,是属于应急救援部队,这边临时人手不够被调过来帮忙的,因为是精英,不可能长时间逗留,所以今天下午就要撤出桐县了,后续交给剩下的其他部队了”

    “他要回去了”李相思愣住,眼睛微微睁大。

    “可不”沈南方点头。

    李相思捏紧了手指,“消息属实吗”

    “当然了,我亲耳听见的”沈南方一脸肯定。

    见她垂下眼睫毛,静默了几秒钟后,又重新继续了手里的动作,沈南方惊讶,“相思,你怎么还杵在这里,你不去送送他啊这次分开的话,没准下次又得一年后再见到也说不准呢”

    他要走了。

    李相思满脑袋里都装着这句。

    心里面被失落的情绪笼罩,她强自忍着,闷声摇头说,“不去了”

    沈南方见她态度坚持,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日落西斜,夜色再一次悄声无息的笼罩下来。

    李相思帮着老师张平到居民安置点发放了一些防病毒口服液,一些自然灾害后,最容易引发一些病情,所以提前做好防范工作。

    等到忙碌完,时间已经很晚了。

    李相思不知是身体上太疲惫,还是心情上的,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望着身边不时走过的绿色身影,她嘴角轻抿,寻找不到那道高大健硕的身影,她有些无力的收回了视线。

    舍不得吗

    毕竟他们有一年时间没见了,这次是意外的重逢。

    像是沈南方说的,下一次见面还不知什么时候,没准又要一年以后,或者他在这边乐不思蜀,不想要调回去了,这辈子都留在江南了

    她有些舍不得,但似乎又没资格。

    下午时,李相思不止一次掏出了手机。

    昨天上午,信号塔就已经恢复了,可以正常通讯。

    她看着屏幕上“秦奕年”三个字,犹豫徘徊了许久,想要问他是不是已经回到了部队,但最终还是没有将电话拨出去。

    他既然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没打,她又何必再一次自作多情。

    一路看着自己的脚尖回到帐篷,刚要掀开布帘进去时,李相思眼角余光里突然瞥到了什么。

    她身形倏的顿住,扭头吃惊的望过去。

    “你没走”

    李相思怔愣的看着他。

    秦奕年两条大长腿已经迈步到了她面前,闻言反问,“相思,你想我走”

    李相思咬唇,说不出违心的话。

    她依旧还怔怔的,“我听南方说你们的应急救援部队撤离了桐县,我还以为你已经回部队了”

    “嗯。”秦奕年点头,淡淡说,“临时跟指挥部说再多逗留几天,这边人手不够,等都结束跟其他救援队一起撤离”

    “哦”李相思跟着点头。

    双手背在身后,轻轻捏动着,刚刚笼罩在胸口的郁结似乎散了不少。

    一阵手机震动声响起,李相思摸了摸自己口袋,对他说,“小姑父,您手机响了”

    秦奕年闻言,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没有避讳她在,直接就放在了耳边。接起后,秦奕年黑眸朝她看了一眼,别有深意,随即浑厚的嗓音响起,“喂,赵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