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9第1章,我后悔了

时间:2018-06-01作者:北栀

    “那你不吃饭了”肖俊怔愣,忙关心的说,“不舒服你先回去,怎么也得吃东西,要不这样吧,我等下过去帮你领一份”

    “那麻烦你了肖哥”李相思说。

    “别客气”肖俊很是高兴,为她服务简直乐意之至,“相思,你先回帐篷等我,我领完了给你送过去”

    “好,谢谢”李相思感激的点头。

    没有再跟着肖俊继续往前走,她闷头快步离开了。

    回到帐篷,她垂搭着两条腿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支撑架发呆。

    其实哪里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像早上时一样,看到秦奕年在,下意识的避开了。

    哎

    李相思惆怅的叹了口气。

    十多分钟后,帐篷外传来了脚步声。

    等听到布帘被掀动的声音,李相思连忙坐起来。

    视线里最先出现的是一双军靴,她没有多注意,已经先露出笑容的说,“肖哥,真是辛苦你了,我”

    后面的话凝在了舌尖。

    李相思抬起的视线,和一道沉敛的眸光撞上。

    走进来的不是肖俊,而是秦奕年,他站在她面前,正将牛奶和面包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还有两根火腿肠。

    “小姑父”

    李相思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秦奕年单手插兜,低眉自上而下的望着她,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李相思顿了顿,伸手将吃的抱在了怀里,被他雄性气息团团包围住,她闷声说,“小姑父,我想起来有两个药品我忘记配了,我回救护点边工作边吃吧”

    说完,她便起身想要走出帐篷。

    只是没走两步,就被他高大健硕的身形给挡住了。

    “小姑父”李相思试探的喊了声。

    秦奕年依旧纹丝不动,站在那里,像是一樽威武的门神,谁也无法从他面前逾越过去。

    黑眸薄眯,他浑厚的嗓音突然有些冷,“相思,你在故意躲着我”

    “我没有”李相思垂眼。

    “没有”秦奕年反问。

    他问的不止这一次。

    早上去换药的时候,他等了很久,却迟迟没有等到她出现。

    她那个叫沈南方的同学吊儿郎当的跟他说了句,他什么时候走了她自然就会出现了,还有就是刚刚在物资点,远远的,他就看到她和肖俊有说有笑的走过来。

    看到她后,立即就敛了笑容,然后转身走了,让肖俊帮她领午餐。

    漆黑的瞳孔缩动,下颚的线条紧抿,秦奕年全身上下似乎被寒意包裹着。

    李相思感受那股寒意,手臂上的汗毛孔都竖立了起来。

    她心底有了一丝怯意。

    抵抗不住空气中那股无形的压力,李相思如实说了,“我只是觉得,还是和您尽可能的保持距离”

    “为什么”秦奕年眉眼阴霾。

    李相思静默了两秒,声音很淡定,“我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这一点想让您放心”

    “”秦奕年喉结耸动了下。

    重蹈覆辙几个字,在胸腔内盘旋,憋得心口疼。

    秦奕年从裤兜里掏出根烟,一般情绪浮动时,他习惯性用尼古丁平缓。

    吐出了个烟圈,他微沉的嗓音隔着白色烟雾穿透过来,听不出情绪,“相思,你不想重蹈覆辙,躲着我,却和肖俊走的近,你真的打算交个男朋友了”

    秦奕年眸光深沉,看着她的眼神也讳莫如深,复杂难测。

    李相思皱眉,却没有解释,“我回答过了,一切随缘,如果缘分到了的话,我不会排斥”

    秦奕年薄唇抿起,“你下半年才刚念大二,医学院的课业应该很重,你不用操之过急交男朋友。谈恋爱要慎重,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恋爱对象要经过”“小姑父,这些我都知道”李相思打断了他,“您说的我都懂,我有自己的选择标准和自由您和赵阿姨有情人钟情眷属就好,不用操心我了到时若是你们两个想再婚的话,爷爷那边我会帮您说好话的

    ,不过不知管不管用哈”

    换而言之,也是在提醒他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

    她声音和小脸上的神色一样,淡且疏离,好似从远方山谷传来的回音,空空荡荡的。

    往后退了半步,李相思抬头,“小姑父,谢谢您给我送东西吃,我真要回救护点忙了”

    从他侧面绕过去,便走出了帐篷。

    秦奕年没有再阻拦她,手里的烟全部燃尽后,他才随后从里面出来,狭长的眸底覆盖了一层严霜。

    迎面走来下属们都不敢跟他正面打招呼,敬个礼就匆匆跑远了。

    陆行早在他从肖俊手里拿过食物,来到李相思帐篷时,就带着八卦之心尾随而来。

    刚刚里面的对话内容,他也全部偷听到了。

    陆行此时此刻只想到一句话。

    昨天你对我爱搭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啧啧

    毕竟号称是自家老大身边的红人,陆行虽然不想上去触霉头,但还是怀揣着一颗忠心雄赳赳气昂昂的上前了。

    “秦队,你是不是心情不爽”

    秦奕年斜昵了他一眼,很凉,没有回答,但黑沉的脸色很明显。

    陆行弱弱的问,“我给你弄两袋方便面”

    自从一年前在机场送完李相思回来,他就发现自己老大心情不好时有这样的怪癖。

    为什么说怪癖,因为很幼稚,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做

    陆行回帐篷里翻出来两盒方便面,屁颠颠的跑回秦奕年身边。

    秦奕年这会儿坐在军用皮卡的后面,一条长腿微屈,另一条长腿踩在地面上。

    他沉默的抽着烟。

    头顶有浓烈的骄阳,他整个人融入在光影当中,但英俊的五官上却没有汗,眸色阴冷而寂寞。

    陆行走过去,将方便面小心翼翼递过去。

    秦奕年将烟叼在嘴里,粗暴的拆开了外面的包装。

    捏碎了一个面饼后,阴霾的心情却没有多少好转,他没有再动第二个,灾区的物资都是有限的,他不能肆意浪费。

    陆行像是只军犬般蹲守在旁边,屏气凝神的察言观色时,听到他忽然和自己说了句。“陆行,我后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