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89章,被调戏的感觉

时间:2018-06-01作者:北栀

    “你教我”李相思愣住。

    秦奕年沉声反问,“怎么,我的格斗术比不上他”

    李相思想也不想的摇头,“当然不是”

    肖俊只是个刚刚入伍一年多的新兵,而他已经是军官级别的了,走到哪里都带着威严,能力自然也在对方之上,或者说,在很多人之上,这样才会让人信服。

    她这样不假思索的回答,令秦奕年唇角有了些清浅的弧度。

    虽然很浅,但去留下了不少涟漪。

    秦奕年示意道,“那就开始。”

    这话五分钟前肖俊才刚刚说过,转眼间,对象就突然变成了秦奕年。

    李相思一时怔在那,实在是这变化忒快。

    小树林里很安静,地面上有斑斓的阳光碎影,有风吹过,就有悉悉率率的轻微声响。

    刚刚肖俊教她的时候,她不觉得什么,只当他是好心教学的一个老师,可现在换成了秦奕年,不知怎么的,她莫名感觉有几分暧昧的氛围。

    好像他们不是要学两个格斗招式,反倒是在约会

    秦奕年走到前面空地,正回身遥遥望着她,“怎么还杵在那不动,过来。”

    李相思闷头走过去。

    秦奕年严肃出声,“我教你两招简单有用的,利用虎口攻击,咽喉和气管脆弱的部分,这样的方式直接、快速,如果你找到方法了,甚至可以令对方瞬间跌倒,威力不亚于一记重拳。”

    说完后,他亲自将动作也给她示范了一遍。

    李相思站在他旁边,有模有样的学着,只是浅风吹过,他身上那股雄性气息不时拂过来,让她时不时就会走神。

    秦奕年示意,“你可以先找个差不多的树干练习。”

    “哦”李相思点头。

    她找了个很细的树干,刚好她打开的虎口能够扼住,树皮很光滑,并不会刺痛皮肤。

    李相思回忆着他刚刚的动作,独自比划着。

    “相思,你对肖俊有好感”

    伴随着烟草气息,秦奕年的声音响起的毫无预兆。

    李相思一愣,下意识的想要解释,可是想到什么又改变了主意,她幽幽道,“小姑父,这是我的事情”

    “想交男朋友了”秦奕年吞云吐雾。

    “暂时没有。”李相思回答,沉吟了半秒,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她又补充了句,“不过如果缘分到了,我也不排斥”

    秦奕年沉声,“他不适合你。”

    “”李相思抿嘴。

    他不适合,难道你适合吗

    这种话,若是以前她早就脱口而出了,如今却不敢了,只能硬生生的凝在舌尖上。

    因为这只是小姑父对自己侄女的关心罢了。

    李相思将精力重新投放在练习上。

    秦奕年在旁边看着,“你的姿势不对。”

    “哪里不对”李相思皱眉。

    想要回头询问他要领时,阴影突然自头顶而下,后背有堵结实的胸膛靠了上来。

    哪怕隔着衣服布料,也能感觉到稳健有力的心跳,李相思身形一下子就僵硬住了,因为两人距离太近了,而他的军靴正抬起,碰触在她脚踝的位置。

    秦奕年肩膀宽厚,将她圈在了自己的臂间,显得她更加娇小。

    他不知何时掐了烟,大手握住了她。

    “站姿首先要中立,左脚先用力蹬地,使你自己的体重心向右过渡。”

    “”

    “右臂屈肘向前,放在胸前,然后再迅速出击。”

    “”

    李相思像是一具木偶般的,任由他摆动着自己的四肢。

    感觉他在教动作的时候,恍若将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地面上两人的影子也交叠在了一起。

    不知何时,耳边传来他的声音,“相思,会了吗”

    李相思木讷的点头,“会了”

    扑鼻而来的雄性气息令人脸红心跳,终于结束,她想要往旁边躲开,他却突然搂住了她的腰。

    如果说刚才还有距离的话,现在两人严丝合缝。

    “别动”

    李相思呼吸一下子屏住。

    忽然感觉到他摸向了自己的脸颊,指腹上的枪茧轻刮着她的皮肤,带来了颤颤的涟漪。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摩挲着她的脸,竟有些缠绵悱恻。

    半晌后,秦奕年才松开手,“有根头发飘到你嘴角了,现在好了。”

    “”李相思脸上爆红。

    为什么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

    臭当兵的,耍流氓啊

    秦奕年坦然自若的又掏出根烟,重新点燃,立身在旁边指点她。

    半个小时后,两人从小树林里走出来。

    后续秦奕年又教了她些更实用的,如果遇到危险时,找准时机很重要,记住一些比较薄弱的地方,比如小腿,以及脚趾关节,这些都会让人有强烈痛感。

    相比较于李相思垂着睫毛,秦奕年倒是面色无恙,仔细看的话,眉眼间甚至还有一丝慵懒,似乎心情很不错。

    秦奕年对她说,“没有掌握太好的话不用急,多练就好,明后天有时间我在抽空教你。”

    李相思咬唇,感觉脸颊还有他指腹的粗粝感残留,她闷声,“不用了,到时让肖哥教就行”

    秦奕年闻言不动声色,眸色里却有着不易察觉的狡狯。

    走回帐篷间时,有个行色匆匆的身影。

    看到他们后立即跑步过来,是陆行,顾不上跟她打招呼,一脸正色,“秦队,出事了”

    “怎么了”秦奕年严肃问。陆行急声报告,“西北方向发现了被困的一户居民,一家四口老小全都解救成功,但在救援的时候,咱们一位小战士不小心坠入了洪流中,被冲走了,现在洪水还没有退下,而且坠落的下流连接着一个大坝

    ,水流凶猛,当时就瞬间消失了,现在不知道被冲向了哪里”

    “立即通知集合,我带人过去找”秦奕年蹙眉,当即道。

    “秦队,你之前刚受伤,而且目前情形很危险,我来负责吧”陆行说。

    秦奕年表情深敛,声音凌厉又有威严,“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亲自,去通知”

    李相思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他高大的身影已经快步离开,眨眼就消失在了视线里。她不由握紧了双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