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83开章,孔雀开屏

时间:2018-05-29作者:北栀

    李相思顺着那只大手往上,对上他深沉又冷厉的黑眸。

    刚刚在里面给伤员进行包扎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

    虽然她没有回头去看,但是眼角余光里,还是能看到穿着军装秦奕年斜靠在门口,手里夹着根烟,在烟雾中凝视着自己。

    他依旧英俊,气势强大。

    似乎晒黑了一些,也瘦了些,五官轮廓更深刻了,脖子的地方似乎多了一块伤疤,不知是不是训练受伤时留下的。

    这一年里,他们没再有过联系。

    秦奕年调来江南后,似乎只回去过一次,除夕的时候,李相思忍不住联系了他,只不过怕惹他厌烦,编辑好了新年祝福语,又全都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她逼迫自己不去打扰。

    雨水还在飘扬着,秦奕年的指尖很冰,但覆盖在她的手背上时,温度却陡然升高,像是他另一只手里夹着的烟头,烫在了上面。

    李相思的心脏哆嗦了下。

    他掌心覆盖在她手背上面,让她突然又想起了一年前。

    在酒店房间里,他也是这样覆着她,当时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后来的狼狈和难堪也同样记起,感觉被一瓢冷水从头浇到脚。

    心底涌起的情愫被她全都隐藏了,努力不再让它冒头。

    李相思睫毛颤动,挣了下,“小姑父。”

    “嗯。”秦奕年缓缓松开了大手。

    一阵短暂的沉默。

    秦奕年将抽了两口烟,丢在了地上用鞋头碾灭,有些意外,“相思,你真的跑去学医了”

    刚刚他逗留了很久,看着她纤细的身影在里面忙碌,以为当时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的学医了。

    “嗯”李相思点头。

    秦奕年又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相思回,“我是跟学校里教授一起来的,带我和南方利用假期实习,参加了医疗队”

    “这里很危险,你知不知道”秦奕年语气有些凌厉。

    这里是洪水的受灾区,很危险,淹死了不少人,也困了不少人。

    他来到这里救援已经三天,经常会收到消息运送物资支援的车辆在半路上翻车,而且南方地区,地势的关系,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

    虽然有不少年轻的志愿者加入,但大部分都是男性,她一个小姑娘非常危险。

    眉眼敛起,他眉心蹙起褶皱,沉静的嗓音里似是语重心长,“相思,你有晕血症,根本不适合学医,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的人生都是不负责任”

    李相思知道他误会了。

    以为自己又像是一年前那样,不知死活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追着他来的。

    “小姑父,您放心,我不知道您在这里”李相思抿嘴,想了想,又抬起直视他的眸光,“我只是跟随着老师而已,刚好这边需要人手,我们才会过来,绝对不是追着您

    一年前我就说过了,不会再让您困扰,冒犯的事情也不会再做,您只是我的长辈还有,学医是因为当初志愿已经先填报上去,没办法修改了,并不是为了借机缠着您”

    见他沉默不语,李相思闷声,“如果您不愿意见到我,我可以跟老师说一声,申请提前离开”

    秦奕年刚刚从烟盒里重新拿出根烟,闻言动作顿在那。

    蹙眉半晌后,他沉声,“现在很缺人手,你留下来会帮助很多伤者。”

    “我知道了。”李相思淡淡,语气恭敬,“小姑父,没什么事的话,我去忙了”

    “嗯。”秦奕年点头。

    随即,她便往后退了半步,然后扣上衣服帽子,一秒都没有多待的意思,便匆匆走在了小雨中。

    望着她的背影,秦奕年指间的烟卷,不知何时用力到有了凹痕。

    一年了。

    她出落的越发漂亮了,似乎长高了两厘米,一米六七八左右,在南方算是高挑的。

    这会儿天气阴暗,雨水不停歇,她巴掌大的小脸被笼罩了一层朦胧,只觉得她的五官精致妖娆,有种自然大气的美丽,又似个妖精。

    秦奕年将烟点燃,吐出口烟雾时,冷眼斜昵向后方:“滚出来”

    猫在帐篷后面的陆行,被发现只能硬着头皮出来,遮掩般的看着四周,“咳,秦队,我在附近看看风景”

    “什么时候有蹲墙角的毛病”秦奕年从鼻子里发出声冷哼。

    “嘿嘿”陆行被戳穿,隐瞒不下去,狗腿的跑到他面前。

    跟着望向那抹已经快要消失的倩影,挤眉弄眼,“秦队,哈,你刚刚是孔雀开屏了吧”

    吼吼,刚刚可是都被他看见听见了

    “”秦奕年唇角抽了下。

    陆行呲着白眼,笑的那叫一个荡漾。

    秦奕年黑眸冷冷斜过去,薄眯的丢下句,“回部队以后,凌晨两点越野跑一周”

    陆行乐极生悲,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敛去,特别滑稽。

    嗷,他错了

    晚上八点多,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竟然停了。

    不少人都从帐篷里跑出去确认,然后都欢呼着相拥并哭泣,这说明洪水不会再严重了。

    都是纷纷往外跑的人群,也有往回跑的一枝独秀,沈南方抱着水扎进医护救援安置点,大叫着,“李相思”

    “你又咋呼什么啊,还好老师不在”李相思无语道。

    沈南方跑的气喘吁吁,眼睛瞪的特别圆,神神秘秘的说,“大新闻相思,你猜我那会儿看到谁了”

    李相思瞥了他一眼,幽幽道,“我小姑父。”

    “卧槽,你咋知道”沈南方呆了下,顿时垮下了脸,“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嗯。”李相思点头。

    当时沈南方跟着老师张平跑在前面,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她和秦奕年碰到。

    “你怎么样啊”沈南方一屁股坐在铁床上面,甩动黄毛,“再见到他,是不是表面装淡定,实则内心戏超足,各种小纠结,小心酸”

    李相思白他一眼,不搭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疾快的脚步声。有名军人跑进来,着急的喊着,“医生,有没有医生我们秦队右腿被划伤了,出了好多的血,止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