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79章,再厚一脸皮一点

时间:2018-05-24作者:北栀

    李相思一整天都情绪不高。お看書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 kanshu

    尤其是当晚上坐在火锅店的包厢里时,看着红彤彤翻滚的火锅,她胃里像塞了块石头。

    自从跟他一起吃火锅后,李相思再也没跟舍友去吃过,下意识的,总觉得吃火锅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赵晴很会照顾人,餐碟里给她夹了不少菜。

    李相思慢吞吞的吃着,如同嚼蜡。

    从火锅店出来,华灯初上,中途赵晴接了个电话,似乎有点事情要处理,在前面十字路口就提前下车了,只剩下他们二人,往酒店驶回。

    终于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的独处时光,可却又很短暂。

    路况畅通,没有多少拥堵路段,半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李相思有些失落,不舍得下车。

    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短促的震动了下,是沈南方发来的信息。

    “怎么样”

    李相思回了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沈南方回复的也很快,鼓励她:“既然你跋山涉水的去都去了,再厚脸皮一点”

    看着上面的文字,李相思咬住嘴角。

    秦奕年已经推开了车门,从车头绕过来,她只好跳下了车,想了想,她捏着手里房卡,“小姑父,我没有吃饱”

    “没吃饱”秦奕年问。

    李相思点头,眼神有些飘动,“嗯,我想吃昨晚的小馄饨,你能不能再给我买点”

    “嗯。”秦奕年答应了。

    李相思先上楼回房间没多久,秦奕年拎着餐盒也回来了。

    鲜虾的小馄饨,味道极好,汤汁也鲜美。

    李相思捧着纸盒碗,滋遛滋遛的一口喝着汤,眼睛却是长在他身上的。

    蓦地,她冷不防质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她问的是他和赵晴的关系。

    看他们两个人,应该很熟稔,相识似乎很长时间了。

    秦奕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顿了顿,才道,“朋友。”

    和下午初见面介绍的时候,说的一样。

    李相思在脑袋里琢磨了下,同时想到下午的时光,他美名其曰的想要找个向导,其实就是想刻意避开和自己的单独相处,连任何一点亲近的机会都不给她。

    放下手里的汤勺,她幽幽说,“小姑父,我高中毕业了,前天志愿表也都报完了”

    “嗯。”秦奕年淡淡。

    李相思继续这个话题,“你觉得我念什么大学比较好”

    “看你自己想法。”秦奕年道。

    李相思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告诉他,“我想学医,毕业后当军医”

    秦奕年闻言,却蹙眉,沉声缓缓的说,“你晕血,军医不适合你。”

    李相思想要解释,但他的语气笃定,话里有话。

    不光只是说她不适合军医,弦外之音更像是在强调她不适合他。

    秦奕年从沙发站起来,“你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看他迈动脚步,李相思也迅速起身,看着他宽厚的背,短短的头发乌黑浓密。

    “秦奕年,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待在一起么”

    又一次连名带姓的直呼他。

    秦奕年回过身,隔空遥遥的凝视着她。

    年轻的女孩子不懂掩饰。

    小脸上写满了心中所想,以至于他不费力就能窥探得一清二楚,即便他仿佛没有察觉。

    秦奕年站着的地方背着灯光,他整个人融在阴影里。

    李相思能看清楚他的五官轮廓,但是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

    绕过茶几桌,双手不知所措的背在身后,眼睛却是不眨的看着他,“我是认真的,你可不可以不要推开我我想跟你在一起,我”

    说到最后,她没有继续往下说。

    身后的手交握,指缝间有了湿濡,说明她此刻的紧张。

    咽了咽,李相思豁出去般的抬手放在了领口,解开了扣子。

    一颗,两颗

    扣子全部都解开了,雪纺的衬衫像是花瓣般缓缓坠落。

    房间里空调开得很足,李相思汗毛孔仿佛都竖了起来,脸上却染满了羞涩的红潮,似涂了一层胭脂般的绚丽。

    这样很没有廉耻心,但她厚脸皮的做了。

    画面似曾相识,梦里曾经出现过,李相思眼角血管突突的跳。

    她一瞬不瞬的牢牢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细小情绪的变化,看到她的举动,没有像之前在病房那样大发雷霆,而是沉默的掏出根烟。

    他越稳得住,就越显得她年轻。

    烟草的气息飘散在空气中。

    秦奕年垂手而立,眸光沉敛的望着她。

    十八岁的年纪,像是一朵要绽未绽的花,充满了魅力和神秘感,能吸附人的视线。

    她的嘴唇,颜色粉嫩,似柔软的桃蕊。

    那晚车里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

    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情动的迹象,但秦奕年却感觉自己的血液在逆流,尼古丁在试图往下压抑着,他在努力抑制着自己不能失控。

    李相思想要解开背后的小衣扣时,他忽然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

    布满薄茧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进一步的动作。

    心脏擂鼓似的砰砰跳。

    李相思屏息着,耳朵根也变红了,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足以令人脸红心跳。

    干燥的指尖带着灼人的温度,只觉得被他握住的手背好像被烟蒂烫过一样。

    秦奕年依旧什么都没说,沉默的将烟掐灭后,他俯身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雪纺衫。

    李相思趁机扑到了他怀里。

    小脸埋在他的胸膛间,从而也错过了他眸底那么深的挣扎。

    她倒吸了口气。

    谢天谢地,他没有像梦里一样让她滚。

    李相思紧紧抱着他,声音低到尘埃,“你别拒绝我求你”

    窗外的新月,浅浅淡淡的映在玻璃上。

    许久,秦奕年终于再次有了动作,他把衣服披在了她身上,并拢了拢领口。

    骨节袖长的手,将扣子一颗一颗重新系了回去。

    秦奕年脸色沉着,语气也并不冷厉,甚至是温和的,“相思,女孩子不管到任何时候,都要自爱,你值得好的对待。”

    李相思咬唇,“小姑父,我”

    秦奕年打断了她,掌心覆在了她的脑袋上。这个动作太温柔了,近似于情人之间的亲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