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68章,等你呐

时间:2018-05-21作者:北栀

    好在她没有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坐直了些背脊,翘长的眼睫毛遮挡,将情绪全部都敛在眼底。

    许老爷子接过秦奕年递来的盒子后,笑的合不拢嘴,“太客气了,还带回来了伴手礼”

    “也是一点心意。”秦奕年沉声说。

    “我收下了,刚好可以沾沾喜气”许老爷子打开礼盒,从里面拆了盒喜糖,递给了孙女一块后,又笑着道,“辛苦你了奕年,还跑过来送一趟”

    “没事。”秦奕年淡淡。

    这种小事也可以让家里司机来送,但秦博云还是让他亲自过来比较好,也是两家人的走动。

    李相思轻嚼着软的糖果,香腻的味道扩散在口腔内,甜丝丝的。

    看到对面秦奕年拿起车钥匙的动作,她不禁率先出声,作势看了眼表,“爷爷,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学校了”

    “嗯。”许老爷子笑着点头,看了两眼孙女后,随即看向了女婿,忽然说,“奕年,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你跟我来趟书房吧”

    秦奕年颔首,“好。”

    二楼的书房,在卧室对面的房间。

    秦奕年跟着许老爷子走进去,两人分别在窗前的桃木椅上坐下。

    许老爷子笑着开口,“奕年,有这么个事,你岳母想给英的衣冠冢换个位置”

    许英当年是空难去世,机毁人亡,根本找不到完整的遗体,只能在墓园里象征性立了一个衣冠冢。“前天墓园打电话,工作人员说清理时不小心把墓碑磨掉了一个角,你岳母得知以后,念叨了好久,上了年纪的女人么,总会更迷信找了算命先生,又找了风水大师,折腾了一通,说位置不行,想要换个

    东南方向的墓地想尊重一下你的意见,看你同不同意”

    闻言,秦奕年沉声道,“我没意见。”

    “嗯,那就好”许老爷子含笑着点头,“回头我就吩咐他们去弄了”

    秦奕年眉尾微动,眸里划过一丝意外。

    如果只是亡妻墓碑挪动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特意来到书房,刚刚在客厅也可以说,似乎觉得岳父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然,许老爷子默了几秒后,再次开口,像是在随意唠家常,“奕年,你应该知道你岳母其实是我再娶的第二任夫人吧”

    “嗯。”秦奕年回。

    这不算是什么豪门秘辛,已经公开的秘密,所有人都知道。“我跟我原配太太,只有一子,也就是我已经去世十多年的大儿子明杰”许老爷子似乎是提到已故的妻儿,语气怅然了些,“明杰当初是不得已的情况下被我逼婚的,他其实在外面早就有了心上人,而且在

    乡下办过了酒席

    是我拆散了他们,最后才导致了悲剧发生

    让相思六岁的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不能认祖归宗,被寄养在外面,甚至还可能会被误认为私生女说到底,我很对不起他们父女”

    秦奕年眉头轻蹙。

    那时候他应该也才十多岁,没想到她可以那么坚强,成长的性格活泼,聪慧,俏皮,还有一点古灵精怪。

    许老爷子忽然喊了他一声,“奕年。”

    秦奕年抬头,就听见岳父的话锋突转,“相思她现在年纪还小,不懂事,很多时候会有不成熟的想法,只是脑袋一头热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她在思想或者行为上对你有任何冒犯的地方,我希望你别在意,哪里做的出格了,你也多包涵”许老爷子表言又止,话里却意有所指。

    秦奕年一怔。

    许老爷子叹了口气,皱眉凝重的说,“我已经失去了明杰,也愧对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好好照顾相思,不能让孩子走弯路,这样他在泉下有知才能安心奕年,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秦奕年脸上有一瞬静止,整个面部线条没有牵动半分。

    眸色深深,辨别不出什么情绪,片刻后,他沉声缓缓道,“我明白。”

    许老爷子在他说完后,更加放心的点了点头。

    “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秦奕年起身,突起的喉结耸动。

    “嗯”许老爷子笑着道,并嘱咐,“路上小心开车,帮我跟你父亲带个好,有时间我会过去拜访”

    秦奕年颔首,面色无波的转身走出了书房。

    一轮弯月挂在夜空中,院子里显得很安静,高大健硕的身影从别墅里走出,来到停着的吉普时,旁边花丛里突然窜起来个倩影。

    “小姑父”

    秦奕年看到她后微愣,“你还没走”

    夜色下,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闪闪发亮,恍若能耀眼过头顶挂着的繁星,映到人心里去。

    他很想点根烟。

    “等你呐”李相思一蹦一跳的,说完有些小小的羞赧,打着哈欠故意嘟嘟嚷嚷,“小姑父,你怎么这么久啊,我等的都快睡着了”

    她虽然嘴上说着要回学校,但在他们上楼去书房以后,她出了别墅根本没走,就抱膝坐在花坛上等着他。

    秦奕年收拢车钥匙,“上车吧。”

    “嗯”李相思立即乖巧的跟着他上车。

    吉普行驶出院子,身后的许家渐渐变成小小的一个黑点。

    秦奕年笔挺的坐在驾驶席上,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根刚刚点燃的烟。

    烟雾在他指尖升腾出一条白白的线,扩大,再散开。

    侧脸的线条英俊中带着刚毅,眼皮深凹的黑眸目视前方,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似乎在很专注的开车。

    李相思坐在副驾驶,眼睛偷瞄着他。

    车窗外不时有斑斓的霓虹掠过,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忽明忽暗,气氛平白多了几分暧昧。

    不难让人联想起那天晚上

    一路沉默,安静的只有汽车细微的引擎声,谁也没有说话。

    难道他也害羞

    李相思脸上有粉嫩的红潮,吉普车已经不知觉间行驶到了圣叶高中,眼看着车速越来越慢停在了学校的大门口,她双手不由捏握在了一起。等不到他出声,她按捺不住先开了口,“小姑父,那天晚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