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男63章,男友力爆棚

时间:2018-05-17作者:北栀

    像是电影里才有的画面。

    李相思在他单手抓着绳索往下滑时,就紧紧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身,而她也并不害怕会失手跌落,因为他另一条有力的手臂也正托着她。

    视线平齐处,是他突起的喉结。

    李相思怔怔的望着他,英挺的眉低垂,黑眸望着下面,眨都不眨一下,脸上表情严肃且沉静,四周的景象在迅速下坠,只有他近在咫尺的五官那样俊朗不凡。

    男友力爆棚

    心跳砰砰砰,难以抑制的更加心动。

    10楼的高度,两分钟后稳稳坠落在了地面上,如果只有秦奕年自己的话,那绝对比这要快很多,但怀里抱着个她,担心她会害怕,所以放慢了不少速度。

    双脚重新找回了重心,李相思小小的低呼了声,“啊”

    “安全落地了。”秦奕年松开绳索。

    桌布缠绕在掌心里好几层,只破了两层,他一并甩手丢在地上。

    李相思没有立即出声,咽了咽唾沫,却不是被吓得,而是完全被震撼住了。

    她仰头望楼上望去,高度令她脖子后仰,不禁喃喃出声,“小姑父,我们刚刚是从10楼下来的没错吧”

    “嗯。”秦奕年淡声。

    以为她是被吓到了,薄唇正想扯动安慰两句,就看到她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能不能再来一次”

    秦奕年:“”

    确定她没事以后,秦奕年搀扶着双脚还有些发麻的她,从楼侧绕到酒店前面停着的吉普车走。

    楼上酒店的房间里,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后就打了电话,当然不可能是报警电话,自己花了钱,到手的鸭子飞了不可能善罢甘休,得管中介人要个说法。

    将李相思坑到房间里以后,周正一路哼着歌坐车往家回。

    一想到以后自己身上的借贷终于可以还清,她就觉得神清气爽,而且再想到今晚李相思会沦落成什么惨样,心情就更畅快。

    自己会在外面偷偷借贷,也都是李相思一手导致,哪怕今晚她被都是活该

    周突然被威胁在下周一前必须将钱还清,她六神无主之下唯一能找的人也只有纪语岚,对方撞破过她在酒吧门口被客人骚扰的画面。

    当晚她从纪语岚家里出来后,就将李相思的照片发给了刀哥,刀哥看了以后很满意,并且答应她一晚过后就可以抵掉她所有的债务

    周不光是让人将李相思给打晕,送进房间里的时候,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趁着她昏迷不醒时还特意灌了些有料的水,今晚她是别想逃得掉了。

    这个计划完美到可以打一百分

    既能处理掉自己的借贷,又能处理掉李相思,一箭双雕。

    周在车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中途没等到家却被忽然刀哥一个电话重新又叫回了酒店。

    刀哥就是借贷给她的人,之所以叫刀哥,是因为混社会的,听说手下还打死过人,周不敢罗嗦,急匆匆让出租车调头。

    刚进房间,迎面就被大发雷霆的刀哥一巴掌扇在了地上。

    眼冒金花的周,只在房间里看到了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却没有看到李相思的影子。

    不可能啊

    看到刀哥恼怒的眼神,周意识到不妙想要跑,却来不及,被拽着头发到茶几桌前,拿起上面剩下的半杯水往嘴里面灌。

    周嘴里大喊着不要,那杯水是她准备给李相思的,她最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

    反抗没有用,凶神恶煞的刀哥已经将水都给她灌了进去,随即将她丢在了里面的那张大床上,房门关上后,周就看到那名满脸青肿的肥胖中年男人朝她扑过来

    坐进车里以后,秦奕年将车打着火,没有着急行驶离开。

    中途他发了条信息出去,随即上车后点燃了一根烟,当从倒车镜里看到有辆警车来到时,他才将烟给掐灭,带着她离开。

    他让警察过来善后,打个招呼,会让对方在局子里吃更多苦头。

    秦奕年从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赶到的及时,对方也该庆幸没有得手,所以他只是狠狠教训了一通,若是碰到了她一根汗毛,那对方可能后半辈子都别想从床上下来了

    在军绿色的吉普车驶离酒店门口时,没两分钟,又有几辆商务车急刹车停下,跑下来的都是群拿着照相机的记者,得到大新闻一样往里面冲。

    霓虹闪烁,映照着城市里的车水马龙。

    吉普车在街道上穿梭,李相思这会儿成功得救,坐在副驾驶上,或许是有他出现在身边,这会儿已经半点惊怕都没有了。

    李相思心湖摇曳,冲他狗腿又谄媚的笑,“小姑父,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那会儿进去时,她就泪眼汪汪的委屈控诉他说话不算数,此时触及到她黑白分明又闪闪发亮的眼睛,秦奕年微微别过视线,“嗯。”

    在她跌入险境时,就猜到自己中套了

    抱着肩膀,李相思愤愤咬牙,“要是让我知道谁这么阴我,姑奶奶一定要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秦思年眼尾朝她扫过去。

    脸上的泪水早已经干掉了,巴掌大的小脸似乎是因为气愤变得有些绯红,眼睛灼灼发亮的撂狠话,龇牙咧嘴,就像是一只炸毛的猫。

    薄唇还是没忍住勾动了下。

    秦奕年看了眼表,还有半个小时到她宿舍的门禁时间,这个时间不堵车,开过去时间还很充裕,他没有着急,匀速的继续行驶。

    李相思歪着脑袋,还在嘀嘀咕咕着,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事情,想要从头的理一遍。

    只是思绪却仿佛无法集中的起来。

    舔了舔嘴唇,她忽然抬手扯了扯领口,“小姑父,有点热,能不能把窗户打开”

    秦奕年闻言,将两边车窗都下降了半分。

    清凉的夜风从缝隙间吹进来,李相思却依旧觉得热,又似乎并不只是热,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具体又说不上来,坐立难安的。她来回动了动,觉得身体里好像有好多只蚂蚁在啃咬般的不舒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