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44章,望情郎

时间:2018-05-10作者:北栀

    李相思一路像是兔子般的飞快,到了校长室门口时还有些刹不住车,几乎是扑到了他怀里的。

    秦奕年伸手将她搀扶住,让她借力站稳。

    刚刚虽然不在现场,但校长室里有实时转播。

    从监控录像里,能看到她独自一个人坐在公共教室中间,窗外的阳光照在她侧脸上,认真且静好。

    虽然在他这个职业军人的眼里看来,这样的举动没有多高明,但也不否认,翻身仗打的还是很漂亮,直接用实际行动绝地反击!

    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俏丽,白皙的皮肤凝脂般,尤其是今天没有扎马尾,头发全都披在脑后,显得她年轻鲜妍的眉目更加柔美。

    此时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自己,一脸邀功求表扬的表情。

    如果她身后有个尾巴的话,此时一定摇的很欢。

    秦奕年不觉勾了勾唇角,“嗯。”

    “嘿嘿嘿!”李相思笑的就更欢了,只不过很快有些乐极生悲,皱眉倒吸了口冷气,“嘶……”

    “怎么了?”秦奕年问。

    李相思微往下弯腰,伸手碰了碰右边的小腹,随即抬起头龇牙咧嘴的悲催说,“小姑父,我的刀口好像裂开了!”

    似乎是因为刚刚跑上楼时似乎太着急了,一时忘记只想来找他,不小心抻到了刀口的位置。

    秦奕年立即沉声,“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半个小时后,两人就再次来到了人民医院。

    昨天才刚刚拆线,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现在又再度裂开了,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势以后,提出来需要重新缝合,吩咐了旁边的护士拿来工具。

    等医生戴上一次性手套后,就有护士帮忙将李相思的校服脱下来,然后往上一层层卷着t恤的衣摆。

    随着布料的往上,白嫩的肌肤便暴露在空气中。

    为了方便医生的工作,护士将t恤的位置卷的很高,甚至还能看到胸衣下面的小小白色蕾丝边……

    突起的喉结微动,秦奕年别过视线,“我出去抽根烟。”

    看着他高大健硕的背影离开,李相思轻轻咬住嘴角,脸上也有些羞赧的绯色。

    不知道他是否和自己一样,想到了那天晚上……

    当时他的大手,就覆在她的腰际……

    刀口裂开的并不算深,医生的动作迅速,消毒完以后,很快就重新缝合好,医用剪刀的清脆声响起后,便告诉她,“缝好了!”

    “这回一定要多注意,千万注意不能再大幅度跑跳,等一周后再来拆次线!”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医生点点头,又嘱咐了两句后,给她开了些消炎和扛感染的药回去。

    从诊室里出来,李相思颠颠跑去吸烟区找秦奕年,想着医生的嘱咐,她脚步慢下来不少,隔着门上的玻璃,就看到他单手插兜站在那抽着烟,身姿笔挺。

    修长的手指夹着海绵端,随着他深吐的动作,白色的烟圈熟练的吐出来。

    第一次见有人抽烟抽的这么有魅力……

    似是察觉到被人注视,秦奕年侧身朝她望过来,“缝好了?”

    李相思连忙回过神,推开了门进去,“嗯!”

    她挠了挠脑袋,有些疑惑的问,“小姑父,你怎么会突然去了学校?”

    现在想想他那会儿出现时的情景还感到惊诧,像是从天而降一般,似乎每次自己身处于困境中的时候,他总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的luckyan。

    秦奕年弹了弹手里的烟灰,“怕你会吃亏。”

    电话里听到她似乎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训话,有了麻烦,刚好和陆行两辆车押着犯人在附近,他没有多想,就直接开车过去了。

    李相思心湖摇曳,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被人投进了一颗小石子。

    她舔了舔嘴唇,勉强稳住了心神,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声,“咳,小姑父,你说逃兵已经抓到了?”

    “嗯。”秦奕年点头,黑眸瞥向她,里面有一丝浅浅的笑意,“多亏了你,上次用木桩将他的一条手臂给砸断了,我们在大小医院提前安排好,将他很轻松的抓获!”

    李相思尴尬的扒了扒长发,“那他会怎么处理?”

    秦奕年严肃的说,“依照军事条例,会先将他送上军事法庭,然后再进行相关的判刑。”

    “嗯!”李相思有些懵懂的点头,随即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声问,“小姑父,你要回部队了吗?”

    “嗯。”秦奕年沉声应。

    李相思连忙接着问,“什么时候?”

    “等会就走。”秦奕年回答。

    如果不是因为放心不下去了学校,这会儿他已经开车在回部队的高速路上了。

    “……”李相思咬唇。

    怪不得,她今天看到他穿的不是迷彩的作训服,而是一身军装常服,看起来格外的正式,肩膀上两杠一星,戴着大檐帽,领口还打着领带,腰是腰臀是臀的,身材线条好的不像是一名职业军人更像男模。

    “小姑父,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她不禁问。

    “不一定。”秦奕年沉吟的回,“这次是有任务,回部队后有个实地演戏,可能一两个月,时间说不准。”

    李相思表情呐呐的,“这样啊……”

    背在身后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轻攥了起来,她知道军人的职业很特殊,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部队里,只是……那她岂不要很久都见不到他了?

    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怅然。

    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圣叶高中门口,李相思磨蹭的解开了安全带。

    临关上车门之际,秦奕年叮嘱句,“多注意刀口。”

    “嗯!”李相思点头,冲着他挥了挥手,“小姑父,拜拜,你路上小心!”

    秦奕年从鼻子间发出一声淡应后,踩下油门,重新发动车子,很快汇入在了车流间。

    直到那抹军绿色消失不见,李相思还站在原地久久的望着。

    右边的肩膀忽然被重拍了一下,沈南方不知何时从学校里跑出来,吊儿郎当的调侃,“李相思,知道的你望着的是小姑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望的是情郎呢!”</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