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32章,占有欲

时间:2018-05-02作者:北栀

    李相思惊诧的抬头,就看到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穿着校服的金毛。

    “沈南方”出声间,沈南方已经走到她病床前,将肩膀上的书包胡乱旁边沙发一丢,然后懒洋洋的一屁股坐在病床边上,“你怎么样了啊怪不得你昨天上午没去上课,我还以为你翘课,没想到今天听班主任说你请假

    了,生病住院了”

    不用想,一定是秦奕年帮她请的假。

    李相思看着一身校服的好友,不禁皱眉,“今天周一,这个时间应该在上早课吧,你怎么跑来了”

    “我跟李老师请病假了。”沈南方耸耸肩。

    “病假”李相思惊讶,看着他抖动着一条腿,怎么看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哪里有生病的迹象。

    沈南方得意,“嗯,大姨夫来了”

    “”李相思白了他一眼。

    不用想,这货百分百是翘课出来的。

    随之想到什么后,她疑惑的问,“对了南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医院”

    沈南方挑眉,双手抱肩的昂起下巴,“这还不简单,本少爷随便动动手指头不就查到了”

    李相思闻言点了点头。

    沈南方不仅仅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家里也很有实力,从他进入圣叶高中到现在一直顶着这头金发就能看得出来,若是换作别的男同学,早被教导主任勒令去剪发染色了。

    之前也是因为他叛逆期不学无术,经常惹事,所以父母才惩罚的将他丢到了镇里面,也是两人会相识的缘故。

    洗手间的门这时被推开,外面的两人俱都一愣。

    秦奕年高大健硕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刚刚洗漱完,下巴上长出来的胡茬也都刮干净了,五官线条硬朗又立体,看起来更加的有男人味。

    “卧槽”沈南方被吓了一跳,从病床上弹起来,“你谁啊你,跟本少爷玩大变活人呢你从哪冒出来的”

    李相思压低声音,“喂,你注意点,他是我小姑父”

    沈南方顿时堆起笑脸,“不好意思,我刚才反应大了哈”

    “没事。”秦奕年淡淡。

    沈南方走上前,很大人般的伸出手,一本正经的说道,“您好小姑父,我是相思的初恋”

    “你胡说八道什么”李相思差点吐血。

    没想到这货又把这段黑历史搬出来,她紧张不已,急急解释说,“小姑父,你千万别听他瞎说他只是我关系很好的同学,以前在镇里上学时就认识了,就像是哥们一样”

    “嗯。”秦奕年沉声。

    李相思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心情忐忑的生怕他会误会,但看到他面色无波无澜的,没有任何变化,心里反倒有些失落了。

    秦奕年眸光落在她身上,沉吟的说道,“我给你找了位女护工,等下就会过来,她会照顾你。”

    “小姑父,你要走吗”李相思闻言,立即咬唇问。

    “嗯,省公安厅有个会议。”秦奕年点头,低眉看了眼腕上的表,行程安排早就定下来的,这也是刚刚他叫陆行到楼下等自己的原因。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句,“记住早上我叮嘱你的,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

    “哦。”李相思声音有些低。

    一旁的沈南方,倒是很会抓紧机会表现,在长辈面前卖乖的拉高分数,“小姑父您放心去忙吧,相思这里还有我呢”

    秦奕年眸光淡淡从少年脸上掠过,看向女孩子,“我走了。”

    “嗯”李相思点头,眉眼有些耸搭。

    “拜拜小姑父”沈南方殷切的附声。

    秦奕年没说什么,转身双手插兜,踏着军靴,迈着大长腿离开。

    沈南方跑去将病房门关上后,回过头,就对上李相思的目光,浑身哆嗦了下,“靠,李相思,你干嘛这么看着我,看得本少爷心里面毛毛的”

    “你别叫他小姑父”李相思皱眉。

    “啊”沈南方一呆,莫名其妙的问她,“我是你朋友,不跟着你叫小姑父叫什么”

    李相思抿起嘴角,“他姓秦,你可以叫他秦先生”

    即便只是个称呼,可下意识的,也只想让他是自己一个人的小姑父。

    沈南方闻言,甩动着一头金毛低呼,“不是吧你,占有欲要不要这么强”

    医院楼下的军绿色吉普车前,陆行正抱着手机津津有味的刷着微博。

    平时在部队里有纪律,是不允许随身携带手机的,只能在规定的时间里,当然除了秦奕年那个级别的军官以外,所以只要一出部队,陆行就撒丫子的狂刷微博看八卦。

    正入迷时,陡然感觉到一股来自后方的冷空气。

    陆行缩了缩脖子,就看到自家老大正从医院里笔直的走出来,凭借跟随多年的经验,除了自身那股强大的气势以外,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莫名的冷厉。

    不应该啊

    陆行以为没了自己这个电灯泡,他跟小侄女在病房里又独处了这么久,至少下来也得是满面春风啊

    秦奕年将车门打开,“去省公安厅”

    “是”陆行立即应,绕过车头坐进副驾驶。

    系上安全带后,陆行小心翼翼观察着他脸色,“秦队,怎么了”

    “看你不爽。”秦奕年斜昵过去。

    陆行:“”躺枪么

    当天下午的时候,李相思就受不了的拿枕头将沈南方给砸走了。

    她刚做完阑尾炎手术别说是吃的,连水都不能喝,这货却在她面前叫了一大堆外卖,里面竟然还有麻小,各种边看电视边扒虾,气的她刀口都快崩开了。

    晚上的时候,宿舍里的三个舍友也跑来看她。

    不过和沈南方不同,她们是跟班主任李老师正儿八经的请了假,说来医院探望她。

    除了护工以外,一下子多了三个人,病房里变得热闹了许多,李相思也很高兴,尤其是她们不像沈南方那货,买来的是鲜花,刺鼻的消毒水味都闻不到了。吴静把花插在花里后,便跟着围在病床旁边,提起说,“相思,你知道不,周这回彻底是凉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