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30章,留下来陪我

时间:2018-05-02作者:北栀

    陆行脸上表情有些滑稽,苦兮兮的哼唧,“不是吧,秦队,你要这么狠心的丢下我吗?”

    秦奕年不为所动,“不顺路。”

    在他的眼神威慑下,陆行只能在心里哀嚎一句无情的男人,然后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下车,站在路边去拦出租车。

    秦奕年眉毛都没抬一下,直接将军绿色的吉普扬长而去。

    因为常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部队里,所以回来的次数其实很有限,和家人相处的机会也并不多,这次趁着抓捕逃兵的任务不重,在冰城的日子相对来说都很清闲。

    秦奕年先回秦宅陪母亲姚婉君吃了午饭,然后又回到军区家属楼。

    早上天刚亮的时候,他就出发去机场了,现在下午两点多,她应该已经走了。

    输入密码后打开防盗门,秦奕年便看到了地垫上放着的女款运动鞋,他一怔。

    她还没走?

    虽然是周日,但高三学业比较重,应该还有一上午课的,秦奕年蹙眉的走进去,见客卧的房门敞开着,里面没有人,倒是外面的洗手间里隐约有声音传出。

    他抬手在玻璃门上敲了敲,然后,被人打开了。

    李相思佝偻着身形站在里面,披头散发的,脸上异常的惨白,额头和鬓边有豆大的汗珠滚落,没有半点血色的嘴唇起了一层皮,在上下哆嗦。

    “小姑父……”

    她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发出声音。

    早上时以为只是肠胃不舒服拉肚子,可坐在马桶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任何效果,想要站起来时,却浑身都发软的蜷缩,不知道具体持续了多久,刚刚听到脚步声,她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秦奕年急忙扶住,“你怎么了?”

    李相思捂住右边的小腹,声音颤抖,“我好痛……”

    她还想要回答的更多,但眼前却陡然一片黑暗,然后软软的跌进了一个结实又温热的怀抱中。

    秦奕年抱着她,直接开车去了医院挂急诊。

    医生快速做完检查后,便拿着单子出来扬声喊了句,“病人家属?”

    “我是。”走廊里的秦奕年上前。

    医生看到他一身军装似乎怔了下,尤其是感觉到从他身上透露出来的那股压迫性气势,回头望了眼急诊室,问他,“病人是你的小女朋友?”

    “……”秦奕年愣住。

    短短两天时间里,已经是第二次这样被误认为了。

    黑眸看向里面已经醒过来痛到浑身都是冷汗的年轻女孩子,他喉结动了动。

    “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即进行手术!”医生没有等他回答,已经快速的说道,“你现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然后拿着医疗卡和单子去窗口交费,病人马上就要推进手术室!”

    秦奕年知道情况紧急,接过笔后在上面签字。

    等到交完费回来后,推床上的李相思已经被换上了手术服,手背上扎着吊针,被护士正往手术室的方向推。

    看到他后,她顿时情绪崩溃起来,“小姑父,呜呜,我真的好怕!我会不会死翘翘啊?”

    “不会,只是个小手术。”秦奕年失笑的回答。

    “真的吗?”李相思泪眼汪汪的望着他。

    “嗯。”秦奕年点头,见她微湿的睫毛眨动,仿佛对于自己的话很相信,却又很忐忑,他罕见的温声安抚了句,“别怕,没事的。”

    “麻醉师已就位,术前准备都做好了,赶紧推手术室!”一旁护士的催促声里,李相思被推了进去,手术室大门关上,走廊里恢复了安静。

    一个小时后,手术结束。

    躺在病房里的李相思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只不过始终都没有真正的昏睡过去。

    病床旁挂水的护士注意到,俯身在她耳边嘱咐道,“李小姐,手术刚刚结束,麻药劲还没有过,你闭上眼睛睡一觉吧!”

    李相思听到了,却依旧撑着那一丝意志。

    拿着药的护士在走进走出,她似在努力的寻找着什么,直到一道高大健硕的身影出现。

    她扁了扁嘴,像是误以为被主人遗弃的小奶猫一样委屈巴巴的控诉,“小姑父,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去医生办公室了。”秦奕年解释。

    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关系,她的脸上依旧没有血色,苍白羸弱,但年轻的关系,再加上五官生的美,尤其是一双闪闪发亮会说话的眼睛,让人移不开视线。

    因为之前警局和学校的经验,秦奕年还是询问她的意见,“要告诉你爷爷吗?”

    “不要。”果然,她当即摇头。

    “那你养父母呢?”秦奕年接着问。

    李相思依旧摇了摇头,“也不要,他们会担心的直接跑来的!”

    养父母在镇里都有工作,若是知道她住院了,绝对会抛下工作跑来照顾她的,虽然进手术室前她挺害怕的,但毕竟阑尾炎也的确只是个小手术,没几天就出院了,她还是孝心的不想他们来折腾,太辛苦了。

    “嗯。”秦奕年尊重她没多说什么。

    他给她安排的是单人间的高级病房,有独立的洗手间,房间很宽敞,很适合休养。

    这个时间太阳光还有些强烈,秦奕年转身想要将窗帘拉一下,垂着的右手却被猝不及防的抓住了,或者确切的说,是抱住的。

    他回头,就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李相思以为他觉得自己任务完成,就要把自己像是熊孩子一样丢下不管了,所以两只手都紧紧的握住他的,眼神不安,“小姑父,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她眼睛里似乎是盈着水光的,但又仿佛没有,就那么巴巴的望着自己。

    秦奕年心里一软,“好。”

    李相思见他答应后松了口气,但看向他的眼神还很不确定。

    秦奕年看出她塌陷的眼皮其实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却还是强忍着睡意,不敢松懈的盯着他,像是怕自己一闭上眼睛他就会跑了一样。

    秦奕年不由轻勾唇角,叹声对她说,“放心!我不会走,睡吧。”

    在沉静浑厚的嗓音里,女孩子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是哪怕在睡梦里,也始终紧紧握住他的大手没有放开。</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