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26章,第一个抱我的男人

时间:2018-05-02作者:北栀

    只是担心你。

    简单的五个字,直接撞入秦奕年的心扉。

    若不是环境特殊有所顾忌,这样的小角色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别说他当年考的是军校,毕业后直接进入部队,就是参军的这些年,在特种大队里,真刀真枪的实地演戏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曾经在国联合训练营时,连炮火都冲过。

    可是,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不管是部队里的首长、手里面的兵,还是自己父母,向来都视他为骄傲,几乎没有他完成不了的事情,但还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又会说话的眼睛,里面仿佛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里面倒映出真实的担心。

    秦奕年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松动,黑眸里有些深沉。

    “我看你没有帮手,对方手里又有刀,我怕你受伤,才没有犹豫冲过去的!”李相思可怜兮兮的说完,还将自己的双手伸向她,像是个寻求奖励的孩子,“刚刚那个木桩好重,好多刺,你看,我手指这里都被擦破皮了!”

    “我看看。”秦奕年蹙眉。

    借着树林外面的灯光,看到她手心里的确被刺划出痕迹,指腹的地方有两处浅浅的破皮,呼吸间,掺杂了女孩子护手霜的果味淡香。

    李相思还想要继续邀功来掩盖自己的错误,张了张嘴,却突然低呼,“小姑父,你的手……”

    之前秦奕年为了救那个吹泡泡的小孩子,自己徒手去挡刀,才会被伤到,又因为刚刚的一番恶斗,伤口更加严重,这会儿正有大量的鲜血涌出。

    “我的没事。”秦奕年淡淡表示。

    李相思的包丢在了车上,这会儿兜里连面纸都没有,她伸手摸在了校服衣摆上,似乎不行,她拽出里面的t恤,低头用牙齿咬住,然后用手撕扯下来一条。

    她嘴里嘀咕着,“怎么会没事,都流这么多血了,快先包扎一下!”

    秦奕年这会儿掌心里的血涌出来的很多,几乎都看不清纹路。

    李相思拿着布条想要给他包扎,但视线触及到大面积的红色,她眼前有些发黑,连忙别过脸不再看,喘了两口气,将布条递给他,“呃,小姑父,还是你自己来吧!”

    秦奕年见状,眉心微蹙的接过。

    发现她眼神有一丝慌乱,他正想询问,眸光却瞥到了她的腰,刚刚将t恤衣摆撕下来一大条,短了整整一截,小蛮腰暴露在空气中。

    喉结微动,秦奕年胡乱的将布条缠绕,“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嗯。”李相思点头。

    她像是小狗一样,打算乖乖的跟着主人走,只是才挪动一下,左脚就传来钻心的疼痛,趔趄的直接半蹲了下来,疼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想必是刚刚举起木桩时太用力了,脚下好像踩到了石头崴了。

    因为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所以没有太察觉到,想要往前走,才发现根本动弹不了,她用手捂着,嘶嘶的倒吸着冷气。

    就在她努力站起来,试图再走一走时,高大的阴影笼罩。

    有结实的长臂穿过她的腿弯,便轻松将她给抱了起来,李相思因为身体失去重心,双手顺势攀住了秦奕年的肩膀,牢牢的勾着,生怕摔下去。

    秦奕年脚踏着军靴,抱着她稳稳的往树林外面走。

    随着光线越来越明亮,李相思也看清楚他近在迟只的脸,发现他皮肤竟然还不错,虽不至于像经常做面膜的女人一样,但却并不粗糙。

    想到自己今天闯的祸,她还是很老实的承认错误,“小姑父,对不起……”

    “没事。”秦奕年似乎叹息。

    李相思听到他不怪自己,心情就放轻松了许多,没心没肺的露出两个梨涡。

    因为贴的很近,除了感觉到他魁梧有力的手臂和结实的胸膛,好像感受到他沉稳的心跳声,连带着她的心跳好像也在变快,她眨了眨眼睛,“小姑父,你是第一个抱我的男人!”

    秦奕年托着她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收拢了些。

    李相思有些害怕自己会掉下来,自己往上动了动,又更加勾紧他的脖子。

    秦奕年脚步微顿,“不要乱动!”

    “哦哦!”李相思乖乖应。

    ……

    医院,急诊科。

    这个时间门诊已经下班了,只能直接到急诊,秦奕年将她抱在病床上,旁边医生正在给她的左脚踝进行着初步检查。

    李相思忍着痛,可怜兮兮的问,“医生,我伤的严重吗?”

    “不严重!”医生是为上了年纪的阿姨,看起来性格很好,“初步断定只是软组织损伤,韧带有部分撕裂,简单敷些消炎和消肿的药包扎一下就可以!等会去拍个x光片,确认一下没事,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李相思笑吟吟。

    医生快速在病历本上唰唰写了几笔,然后递给秦奕年,“去给你的小女朋友缴费吧!”

    两人俱都一愣。

    然后,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李相思脸上火辣辣的,她轻咬着嘴唇,声音跟蚊子一样解释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小姑父……”

    秦奕年虚握着拳头放在薄唇边,似乎也同样很尴尬。

    “秦队!”

    陆行这时突然跑进来,打破了这一氛围。

    他敬了个军礼后,便噼里啪啦的报告,“我在附近追踪了很久,都没有追到,估计是又被逃掉了,不过他如果受伤的话,肯定得治疗,想要把他抓到也就容易许多!”

    “嗯。”秦奕年漠声。

    汇报完正事以后,陆行也看向了病床上的李相思。

    虽说之前两次任务时,远远的也都见过她,但还没有仔细看过她长相,这会儿从她的脸,往下移到她受伤的脚踝,然后停留在她破掉的衣摆,以及露出的小蛮腰上,眼睛睁大,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秦奕年眼尾冷斜过去,“往哪看呢?”

    陆行菊花一紧,立即仰头看天,研究起天花板。

    “去,把费用缴了!”秦奕年将单子丢过去。

    陆行忙不迭的接过,转身出诊室的时候,偷偷往回又望了一眼,心里面直嘀咕。

    怎么觉得不像是抓逃兵,反倒是像干别的什么更激烈的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