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14章,喜欢男人

时间:2018-04-25作者:北栀

    “咱们姑爷常年在部队里,这种场合能够来参加,真是不容易!”

    “可不么!不过话说回来,姑爷这个人真不错,虽然平时不苟言笑的,但是一身正气啊,而且大小姐都去世两年了,他一点花边新闻都没有,难怪老爷子对这个女婿格外青睐!”

    厨房在西侧,一扇窗户半敞开着。

    李相思刚刚接电话时,就刚好靠在旁边的墙侧,里面的声音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抱着肩膀,津津有味的继续听墙角。

    这时有个下人,忽然压低了些声音,“咳咳,有个事你们听说没?”

    “什么事?”立即有人追问。

    “当年大小姐和姑爷结婚的时候,举行完婚礼的当晚,在婚宴上敬完酒姑爷就连夜坐飞机去国了,连洞房花烛夜都没有!之后夫妻俩一直都异国他乡的,始终都没真正躺在一张床上睡过,要不然当初大小姐能要死要活的非得去探亲么!”

    “还有这种事?那么如花似玉的新娘子,就这么给扔在国内了,正常男人谁能干得出来啊?”

    “这样分析起来,你们说,是不是姑爷那方面不行?”

    “怎么可能!当兵的那方面功夫都很厉害,再加上姑爷那副身材,真实原因其实是——他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

    我嘞个去!

    李相思完全没有料到竟会窃听到如此的新闻猛料,小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

    怕被人抓包,她连忙匆匆逃离了现场。

    往回走的一路上,李相思还处于被猛料炸到的余韵当中,脚下一个没站稳,踉跄的就要摔倒。

    就在她要一头扎进旁边的草丛里时,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扯住了她。

    李相思身子摇晃了下,被那股力量搀扶着站稳。

    鼻端隐隐闻到有烟草的气息,她抬头,便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奕年,阴影笼罩在她脸上,眼皮深凹的黑眸正俯视向她。

    想到自己刚刚听到的话,李相思“咕咚”吞咽了口唾沫,磕巴的喊,“小姑父……”

    “走路小心一点。”秦奕年确定她站稳后,松开了手。

    面前的女孩子穿了件白色的蝙蝠袖镂空毛衣,下面是条九分的牛仔裤,露着一小块脚踝,脚上是一双现在流行的小脏鞋,很清纯又很青春的打扮。

    和这里每位盛装出席的人都不同,在人群中也格外的惹眼,所以在她进门时,他就第一眼发现了。

    “嗯……”李相思点头。

    似是注意到她瞳孔闪烁,秦奕年问,“怎么了?”

    “没、没!”李相思摇头,眼神飘移。

    “有话就说!”秦奕年蹙眉。

    到底是那方面不行?

    还是真喜欢男人?

    嘤嘤……

    这样的话要怎么说啊!

    李相思心里直叫苦,舔了舔嘴唇,视线躲避的落在了他笔直的裤腿,往下还有程亮的皮鞋上,顿时脱口而出,“我只是觉得,你还是穿军靴比较帅……”

    虽然是搪塞的话题,但其实也是她的心里话。

    就像是第一次在酒吧里遇到时,他脚上蹬着那双军靴时一样,特别an,整个人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所到之处,随便一个眼神,都能令人心头发颤。

    “军靴?”秦奕年挑眉。

    李相思见话题被转移,狗腿的连连点头,“嗯嗯,帅得一塌糊涂!”

    秦奕年低眉,视线落在自己黑色的皮鞋上,眉尾不易察觉的轻扬了下。

    老管家从别墅里出来,走到她面前,“相思小姐,老爷子让你进去呢!”

    “我知道了!”李相思忙应。

    寿宴一直进行到了八点半左右,外面的夜色已然转深了。

    许英博忙着将请来的贵客一个个送走,许老爷子应酬了一晚上也很疲惫,客人渐渐走的差不多了,拿着车钥匙的秦奕年也过来跟他道别。

    许老爷子含笑着点头,不忘嘱咐着让女婿转告亲家礼物很喜欢。

    家里的司机去送客人的,一时半会还回不来,他看了眼身旁的孙女,不禁叫住女婿说,“奕年,麻烦你,再帮我顺路送一下相思!”

    “嗯。”秦奕年点头。

    军绿色的吉普,从许家离开。

    李相思双手抓着安全带,车窗外掠过的霓虹街景她都无心去看,眼角余光不时的往身旁偷瞄过去。

    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想到下人们的话,李相思悄声无息的打量起来。

    从他线条深刻立体的五官往下,到突起的喉结,再到宽厚的肩背,以及西装里面结实的胸膛,还有两条哪怕坐着也笔直有力的大长腿。

    这样英俊出众的长相,这样健硕铁血的身材,几乎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沉敛又稳重,实在无法将他和gay联系在一起。

    不过当今社会,耽美流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喜好,这不是旁人能判定和决断的。

    现在好多长得帅身材又好的,都投入了同性市场,让她们这群少女们痛心疾首,而且下人们虽然是道听途说的八卦,但未必是空穴来风。

    若是正常男人的话,谁会婚后连妻子都没碰一下……

    李相思偷偷的砸吧着嘴。

    望着他侧脸轮廓,她脸上表情渐渐有些难以形容。

    嗯么么么……

    他是攻,还是受?

    这真的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啊!

    秦奕年从军多年,比普通人都要更警觉,自然能感觉到她偷瞄了一路的目光,红色信号灯变绿,重新继续行驶时,他猝不及防的朝她瞥过去,“你在看什么?”

    李相思背脊骨一紧。

    他有双眼皮深凹的黑眸,也有双能洞察人心的黑眸,尤其是径直朝你看过来时,好似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会让人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透明的。

    她惊慌不已,正不知怎么应对时,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乍然响起,在车内好不明显。

    李相思扒了扒耳边碎下来的发丝,尴尬的说,“呃,刚刚寿宴上人太多了,我没吃饱……”

    见他眼神收回去,她悄然松了口气,摸了摸立功的小肚皮。

    吉普车向前继续行驶了五分钟后,突然在右侧的路边停了下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