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11章,Luckyman

时间:2018-04-25作者:北栀

    夜色降临,公安局。

    李相思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来这种地方,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体两侧,她身上罩了件男士外套,宽宽大大的,刚好将她整个遮挡起来。

    小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但鼻头还是微红的,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这会儿她已经不在瑟瑟发抖了,或许是之前那个结实的怀抱太过于安心,以及眼角余光里,还能看到那道高大健硕的身影,莫名的让她不再畏惧和害怕。

    坐在她旁边的谢亚楠,此时已经完全崩溃,“呜呜,我只是想做个兼职,赚点钱买复习材料,之前在网上招聘的时候说好的是服装模特,谁知道他们是拍裸照的啊”

    桌子对面是一名女警察,正在给她们做笔录。

    “喝点儿水,冷静一下”见谢燕南哭哭啼啼,女警察转向她继续询问,“他们让你脱衣服,你不想拍,然后他们上来强制脱你衣服对吗”

    “对”李相思点了点头。

    女警察又询问了一些问题,认真记好后说,“大致过程我们都了解了,笔录就进行到这里你们两个看一眼,如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在上面签个字,那三个犯人我们回进行审讯的”

    两人分别接过以后,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女警察指着补充道,“还有,在这里留下你们的联系方式”

    李相思看着上面的表格,犹豫的问,“家长这里一定要填吗”

    “是的”女警察点头。

    李相思表情有些为难,微微偏头往门口方向望过去,她想了想,询问道,“那你能不能等我一下”

    等女警察点头后,她便起身,拿着纸和笔起身。

    在这样小小的公安局里,秦奕年的军官证亮出来,几乎所有人对他都特别恭敬,除了旁边有两位交涉案情的警察以外,局长也正陪在旁边,丝毫不敢怠慢。

    “小姑父,这里可不可以填你的手机号码”李相思走过去,咬唇小声问他,“我养父母都在镇里,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还有爷爷也是,我怕他担心,所以”

    不知不觉间,她连“您”的称呼都省略了。

    秦奕年沉吟的点头,“可以。”

    闻言,她连忙将纸和笔递过去,看着他骨节袖长的手在上面写下十一位数字。

    接回来的时候,李相思不由自主的在数字上多望了两眼。

    手续全都办理结束,女警官冲两人微笑,安抚道,“现在没事了,我已经通知你们家长了,赶快回家吧社会险恶,女孩子以后要多注意”

    “谢谢”两个女孩子连忙道谢。

    从公安局里走出来,谢亚楠紧紧拉着她的手,歉疚不已,“相思,真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害得你陷入危险当中,今天若不是你在的话,只有我一个人,我”

    “没事了”李相思笑着摇头。

    谢亚楠是本市人,今天又是周六,可以不回宿舍,女警察通知了她的家长,被直接接回家住了。

    路边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着,有道高大健硕的身影靠在那,嘴里叼着根烟,打火机甩动两下便被点燃了,白色的眼圈从他嘴里冒出来,特别的浑然天成。

    他脚下踩着双军靴,特别的an。

    那张脸竟然也那么出众,像是上天精心雕琢出来的,五官线条深刻又立体,几乎是她见过最帅的军人

    李相思缓了缓心神,走过去轻轻扬声,“小姑父”

    秦奕年抬头,烟雾缭绕,“做完笔录了”

    “嗯”李相思点头。

    “这个给你”秦奕年递给她个袋子。

    报警后警察将犯人的窝点直接端了,她们的衣服和包也都找了回来,里面手机等一切随身物品都在,物归原主。

    李相思伸手接过来,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小姑父,今天幸好遇到了你,不然我就真的惨了,你简直是我的uckyan”

    uckyan

    秦奕年波澜不惊的心湖微动了下。

    李相思低头看了眼,“哦对了,谢谢你的外套,我还给你吧”

    说着,她就抬手要将外套从身上扯下来。

    里面的吊带早就断了,布料也摇摇欲坠的,如果她脱下来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遮挡的住,而且这时候夜色都已经降下来了,北方初春的天气还不算暖和。

    秦奕年沉声阻止,“你先穿着”

    李相思闻言,便听话的没有再动,乖乖的继续穿在身上。

    看着她孤零零的形影单只,秦奕年将烟蒂掐灭,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淡淡说了句,“上车,我送你回学校”

    李相思微怔了下,点了点头,一溜烟的迅速钻了进去,没有忘记之前的尴尬经验,将安全带在身上妥帖的绑好。

    秦奕年似乎朝她瞥了一眼,发动车子。

    和之前一样,车内太过于安静,没有电台广播,也没有音乐,他似乎没有这方面的爱好,只有汽车的引擎声以及偶尔响起的鸣笛。

    李相思已经忘记傍晚发生的可怕事情,主动打破沉默,“小姑父,你怎么会在那里”

    “出任务。”秦奕年简短回。

    “啥任务”李相思问。

    见他没有回答自己,她撇了撇嘴角,“我知道,一定又是军事机密”

    秦奕年黑眸朝她瞥了眼,见她垂着眼睛哼哼在那,淡声解释说,“部队里有名现役军人违反了兵役法规,潜逃在冰城,并且一直流窜在各大酒吧以及隐秘地方从事违法活动,我负责这次的逮捕”

    李相思倒是不太懂这些,只不过她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低呼起来,“呀,那上次你在酒吧,不会也是去抓他吧”

    “嗯。”秦奕年点头。

    “呃”李相思尴尬的挠脑袋,也是联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尤其是他右手上的纱布还没有摘除,心虚的小心翼翼问,“那你这次抓到了么”

    秦奕年分给她一个眼神,“没有,你又出现了。”

    李相思面色讪讪,脱口的小声嘀咕了句,“你可够衰的”

    秦奕年:“”这时间不堵车,吉普车很快停在了圣叶高中的校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