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01章,大结局上

时间:2018-04-19作者:北栀

    “我太太怎么说”秦思年直接问。

    妇产科主任回答说,“秦太太也想顺产,这样对孩子比较好,虽然过程可能会很辛苦,但日后恢复也快”

    闻言,秦思年便当即道,“我尊重我太太的意愿”

    他相信妇产科主任的经验和医术,也支持桑晓瑜的决定。

    “那在这里签字吧”妇产科主任从身后护士手里拿过纸和笔递给他。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正常的程序,但握住笔的一瞬间,秦思年的指尖还是微微颤抖了,望了一眼产房,他提了口气,认真且凝重的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待他签完后,妇产科主任便说,“可以进去一个人陪产”

    “我进去”秦思年上前一步。

    跟着护士去消毒,换上了无菌服,他进入了产房。

    房间正中央的产床上,桑晓瑜躺在上面,唇色都已经发白了,秦思年连忙几个箭步冲上去,单膝跪在她旁边,让自己的桃花眼和她目光平齐,紧紧抓住她的手,“小金鱼,老婆,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嗯”桑晓瑜冲他咧嘴笑了笑。

    肚子又开始一阵阵的绞痛起来,而且越来越急促,像是周身骨头缝都裂开的那种疼痛

    他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一声声的告诉着她不要怕。

    虽然疼的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难受,但心里却像是熨过了一样,温暖而平稳,因为她知道,他就在耳边,而她即将生下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

    这是他们生命共同的延续。

    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桑晓瑜心里面那份兴奋和期待更浓了一些,渐渐替代了疼痛,望着近在咫尺有些泛红的桃花眼,在助产护士沉稳而有节奏的“用力”口号声中,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冲出来,随即便有嘹亮的哭声震天动地的响

    起

    “哇”

    睫毛颤抖,她吃力的睁着。

    微凉的薄唇落在她的眉眼上,低沉带着沙哑的嗓音响起,“老婆,你真棒”

    “已经生出来了,没事了,你想睡就睡吧”秦思年修长如玉的手指抚在她额前汗湿成缕的发丝上,心疼又关切的说。

    桑晓瑜的确太累了,生产已经耗尽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眼皮都是费力的在撑着,听到他的话后,便渐渐垂落,嘴角微翘着弧度的昏睡了过去。

    秦思年抓着她的手吻了吻,然后才缓缓站起身。

    突起的喉结滚动,他似乎也还未从刚刚的紧张中回过神来,胸膛微微起伏,不停吸气的调整着。

    “秦医生,恭喜你喜得贵子,小家伙七斤六两”助产护士笑吟吟的跑过来一位,询问他,“现在可以给宝宝洗澡,你这个准爸爸要不要来洗”

    现在很多孕妇生产,都是由爸爸来剪脐带或者洗澡的。

    刚刚看他全程一直在安抚孕妇,前者就没有提出,现在过来想询问他后者,毕竟这是对于孩子人生很重要的参与时刻。

    谁知问完以后,秦思年却没有回答,而且一动不动的,身体像是绷的很紧。

    助产护士不解的上前,再次喊了他声,“秦医生”

    然后,便看到他整个人向后直直的倒了下去。

    秦思年晕了

    傍晚时分,无限好的夕阳从窗户照射进来。

    秦思年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一副让他心脏柔软的画面,已经醒来的桑晓瑜坐在病床上,头发在脑后松松垮垮的扎了个低马尾,穿着病号服,怀里面抱着个襁褓,里面有个小小的婴孩。

    她正伸出手,像是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碰触着,眉眼弯弯。

    光影折射在她白净的脸上,散发的全是母性无法直视的夺目光辉。

    听到脚步声,桑晓瑜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襁褓里抬起,眨了眨眼睛,笑吟吟的问,“禽兽,你终于醒啦”

    “”秦思年唇角微抽了一下。

    想到自己昏倒在产房里的事情,他英俊的五官僵硬的不自然。

    他也没想过竟然会晕倒,听到孩子的哭声时,他激动的不像话,终于安抚她睡着后,从开车时便一直紧绷着的情绪也忽然放松下来,然后眼前就一黑

    上过大大小小的手术台,竟然会晕在自己老婆的产房里

    一世英名啊

    虚握着拳头挡在薄唇前,遮掩了下问,“咳,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还有些身体发虚”桑晓瑜说着,将熟睡中的孩子暂时放下,然后跟他说,“我也刚刚醒来一个多小时,我让爸回去了,小姨和小姨夫到了,去超市买食材到对面酒店去煲汤了”

    “嗯。”秦思年点头。

    桑晓瑜看着他俯身坐在病床边,咬住抽动的嘴角,“禽兽,我生完孩子后,你真的晕啦”

    秦思年恼羞成怒,“能不能别提”

    实在很丢脸

    “唔”桑晓瑜睫毛颤动,作出思考状。

    某只禽兽炸毛了,“小金鱼”

    “你小声点,万一把孩子吵醒怎么办”桑晓瑜立即瞪他。

    秦思年闻言,立即抿紧了薄唇,没敢再发出来一声。

    看到他一副郁闷又憋屈,俊脸黑又臭的模样,桑晓瑜不再逗他,碰了碰他的大手,哄小媳妇一样的说,“好好,我保证不再提了”

    她笑眯眯的转移话题,“老公,你还没有看孩子呢吧”

    秦思年迫不及待的往襁褓里的婴儿看去。

    像是她刚刚那样,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在怀里,心里的感觉无法形容,什么东西满的像是要溢出来,虽然刚刚生下来的小小婴孩皱巴巴的,看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他的孩子

    眉毛和眼睛像他,嘴巴像她。

    一家三口温馨的时刻被打断,病房门这时忽然被推开。

    走进来的是穿着军装的大哥秦奕年,以及穿着西装的二哥秦淮年,前者很明显一身的风尘仆仆,也是刚从部队赶回来没多久。

    “醒了”秦奕年问。

    秦思年勾唇回,“嗯,刚醒一个多小时,孩子还在睡”

    闻言,秦奕年挑了挑眉,“我问的不是弟妹和侄子,问的是你”

    秦思年:“”

    “咱们秦少怎么了”秦淮年一副惊讶表情。

    秦奕年故作沉吟,慢悠悠道,“没怎么,就是在产房晕倒了”

    嗤桑晓瑜双手捂住肚皮,笑抽了
小说推荐